94

9月9日,第七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简称贵州酒博会)正式开幕,四川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峰一大早就现身贵阳国际会议展览中心。“我们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笑称,此次川酒抱团出征,不再是每个品牌孤军作战。
  从易地扶贫搬迁到产业扶贫,我省年初制定的22个扶贫专项实施方案如今正在稳步推进中。

更多
川酒出征
扶贫四川
产业纵横
水润蜀乡

本期关注

9月9日,第七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简称贵州酒博会)正式开幕,四川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峰一大早就现身贵阳国际会议展览中心。“我们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笑称,此次川酒抱团出征,不再是每个品牌孤军作战。
  记者看到,汇集了近10个名酒品牌的2号馆名酒馆,川酒撑起了半边天。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参展面积、规格创下历届之最。川酒四大白酒产区70余家企业集体亮相,这在很多参展嘉宾眼中,意味着川酒军团吹响转型升级集结号。

抱团丨客场打出主场气势共享川酒“金字招牌”

如何进一步做大做强?抱团成为摆在川酒面前的一条现实之路。在省经济和信息化委总经济师黄朝阳看来,产量高、品牌多,是川酒抱团发展的基础和优势。“就如同一个航母舰队,‘六朵金花’等名酒是巡洋舰,众多二三线区域品牌就是驱逐舰,协同合作就能走得更远。”
  “以往,各家企业自己来,我们规模小的企业受制于经费等,展台小、档次低,很难吸引眼球。”绵竹碧潭春酿酒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学军表示,此次在“喝好酒,选川酒”的大旗下,全省酒企一起参展,成本更低、关注度更高,“背靠大山”推介起产品来也底气十足。【详细

起跳丨川酒复苏明显需做强更多品牌

川酒回升趋势更加明显。上半年,全省累计生产白酒221万千升,同比增长9.5%。规模以上酒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9%,比全省规上工业增速快5.3个百分点,拉动规上工业增长1个百分点。在全省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对规上工业的贡献和拉动排名第一。全省规模以上白酒生产企业累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220.7亿元,同比增长15.5%;规模以上白酒生产企业利润更是“跑”出了27.8%的增速。
  半年报数据,五粮液利润增长27.91%、泸州老窖利润增长32.73%,在川酒中排名前两位。“各家的数据几乎都是五年来最高值。”熟悉川酒企业的业内人士张丰十分看好川酒。四川四家上市白酒企业,上半年总营收达224.57亿元。剑南春、郎酒两家非上市企业也有不错的业绩。“‘六朵金花’半年总营收应该超过了300亿元,川酒整体实力依然第一。”有业内人士透露。【详细

翱翔丨适应消费新趋势让更多人爱上川酒

川酒抱团出击收获佳绩,不止在贵州。一周前,素有“酒中奥斯卡”之称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2017评选结果在智利揭晓,川酒多款产品获奖。以往只有五粮液、泸州老窖、沱牌舍得等一线名酒参赛获奖,今年高洲酒业、泸州五丰酒业等多家区域品牌酒企首度参展,也都成功斩获大奖。
  新生代酒品,则是川酒撬动年轻人消费的又一探索。贵州酒博会上,泸州老窖、五粮液都不约而同推荐起新生代酒品。自由调节度数的白酒、可调制鸡尾酒的白酒基酒、可直接饮用的预调酒、果酒等,新潮的产品、新鲜的喝法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的目光。品尝过用白酒调制的鸡尾酒后,江苏客商路海觉得十分新鲜。“清醇又轻甜,冰冰凉凉的,第一口喝进去感觉很清透,回味却也有酒香。”【详细

川酒年轻化涌动新势力

高低错落的玻璃杯排成一排,杯口点缀柠檬、樱桃,杯中各色液体,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醒目……9月9日,第七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名酒馆一开馆,泸州老窖展馆门口的“吧台”就成为年轻外国采购商的聚集地。
  端起一杯品尝之后,来自巴基斯坦的采购商Ali(中文名:李卡)竖起了大拇指。“好喝!”他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喝到用四川白酒调制的鸡尾酒。四川新生代酒品,是此次贵州酒博会上涌动的一股新势力。【详细

本期关注

凉山州布拖县扶贫移民局局长沈金文办公桌上的台历,9月20日——这一天被红色圆圈鲜明标注。
  那是布拖县“百日攻坚大会战”的关键日期。沈金文告诉记者,进入10月以后的雨雪天气不利于施工,他们决定赶在9月底前完成全县6669套安全住房、52个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68条通村通组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布拖县已进入攻坚最后时期,各项工程在加班加点进行。
  不仅是布拖县,为确保高质量高水平完成年度脱贫攻坚任务,实现再战再胜目标,继“春季攻势”“夏季战役”之后,秋冬季“百日攻坚”行动在全省范围内展开。

聚焦年度目标

9月7日一大早,宜宾市屏山县新大村“第一书记”陈俊义便来到贫困户李希合家中走访。李希合计划今年脱贫,饲养了四五十只山羊、几头肥猪,还种了茵红李、苞谷等。“年底脱贫肯定没问题。”他自信满满道。
  陈俊义进屋,打开电视,查看能否正常收视,同时询问李希合家中用水用电情况。“我关注的可不仅仅是收入。”陈俊义告诉记者,针对贫困户的各项帮扶措施都已到位,目前需要对照贫困户脱贫“一超六有”标准认真核对。看住房、算收入、查验水电是否齐全等,发现哪里有不足,立即着手帮扶。【详细

聚焦精准帮扶

从易地扶贫搬迁到产业扶贫,我省年初制定的22个扶贫专项实施方案如今正在稳步推进中。南充市蓬安县加快实施产业扶贫“三百工程”,建设100平方公里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园,打造100公里沿江蔬菜柑橘产业带、平坝优质粮油产业带等,带动100余个村的贫困群众增收致富;布拖县抓实劳务经济、转移就业等工作,目前已培训农户237人,实现培训就业13人,人均月收入达2368元;教育扶贫方面,9月开学后,我省藏区32县(市)全面启动“一村一幼”工作,藏区农牧区3-5周岁幼儿可就近接受学前教育。
  省脱贫攻坚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百日攻坚”期间,22个扶贫专项参与部门更要“协同作战”,尤其注重项目质量、资金安全,确保道路交通、安全用水、生活用电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项目如期全面完成。【详细

聚焦监督检查

8月末,省脱贫攻坚办完成对16个今年计划摘帽贫困县的专项督导。嘉陵区扶贫移民局副局长曾万宏对此印象深刻,“督导逗真碰硬,选的都是边远死角区域,不走过场,不耍花架子。”
  据了解,此次专项督导在农民人均纯收入较低的2个乡镇各抽一个今年计划退出贫困村和一个非贫困村,全覆盖抽查村中的建档立卡贫困户,非贫困户则按贫困户数1:1比例调查走访。
  专项督导刚结束,今年以来第三轮全覆盖督查即将开始。省脱贫攻坚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此轮督查将参照国家评估检查方式,重点了解贫困户“两不愁、三保障”实现情况和“两率一度”情况,即贫困人口漏评率、错退率和脱贫攻坚工作群众认可度。【详细

本期关注

作为一种全新经济形态,数字经济正成为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全球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制高点,今年更被写入我国政府工作报告。
  数字经济浪潮中,四川发展情况如何?有何优劣势?又面临怎样的发展趋势?近日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和腾讯研究院联合发布了《四川省“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报告》(下文简称《报告》)。省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我省首次系统盘点数字经济“家底”。

四川数字经济总指数全国第七,成都占半壁江山

从全国看,四川数字经济发展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报告》显示,四川省“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呈现出“总指数领先中西部、分指数超全国均值”的鲜明特点:4大指数均在全国平均数值之上,总指数位居榜单第7,领先于湖北、湖南等中西部省份;增速位居全国第4,仅次于福建、广东、湖北。
  从全省看,成都数字经济占全省“半壁江山”,且在省内优势不断扩大。2015 年,成都市“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占比达全省49.7%,而去年这一比例提升至51.0%。看增速,成都也要略快于全省平均水平。【详细

数字经济的消费走在了供给前面

《报告》显示,智慧民生应用是四川最为耀眼的亮点。我省智慧民生用户规模位居全国第二。看分指标,四川移动政务服务的活跃用户规模近几年持续扩大,成为全国微信城市服务用户规模第二大省。交通违法查办、生活缴费、天气服务、汽车购票……大量应用在全省铺开。预约、挂号等医疗服务在线化甚至成为全国特色服务之一。
  与此同时,根据清华大数据产业联合会相关调查报告,作为数字经济重要一环的大数据产业,四川在全国排名低于第7。根据《报告》,去年全省数字经济总体量达到8211亿元,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达到12万人,这两项指标均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详细

数字经济正进入基于创新的新阶段

 数字经济等于电子商务?中国社会科学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明确反对这种观点。在他看来,眼下,我国数字经济开始从基于用户流量的超高速增长阶段,进入基于创新的增长新阶段——用户数量增长放缓,数字经济开始向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全面渗透,数字经济开始由“量”的扩张向“质”的提升转型。
  就数字经济未来,王磊建议我省可以制造业为重要的切入点,着重发挥新一代信息技术对生产领域效率提升的作用,在生产过程中引入大数据,实现生产过程的数字化与智能化;同时积极将社会经济发展过程进行数据化,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原料”。【详细

本期关注

8月底开始,天就没下过雨,通江县水务局乡镇供水总站李洪进坐不住了。9月3日至5日,他连续跑了四个乡镇,结果出乎意料:各乡镇农村自来水运转情况一切如常。
  通江地处秦巴山区深处,国家级贫困县。这里与全省多数贫困县一样,受制于气候、地形和基础设施,生产生活用水缺乏,始终是制约脱贫的关键因素之一。
  年初,全省水务局长会议提出:今年将发动水利扶贫攻坚行动。那么,目前“攻坚”战果如何?

开水源配监测,提升农村安全饮水工程

算起来,余金明家装上自来水已经三年。但直到今年初,他才彻底丢掉挑水的扁担。这位通江县至诚镇快活岭村村支书解释,村里的自来水并不稳定:一到冬天就停摆,“冬天不出水”。而在夏天,只要天降暴雨,水就会变得浑浊。
  “这个现象是存在的。通江工程性缺水严重,自来水水源主要是地表水。通常情况,取水点的水位不是很稳,天气一干旱,原水跟不上。雨下大了,泥沙就容易增多。”通江县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认为,要让贫困户吃上放心水,必须多给水厂配备稳定的水源并对水质进行监测。【详细

扶贫资金已基本下达到位

8月底,德格县龚垭乡血呷村的第一批蔬菜上市了。如果一切顺利,仅蔬菜这一项,全村农户人均纯收入可突破1500元。在此基础上,血呷村最迟明年就可摘帽。
  省水利厅东风渠管理处总工程师、德格县委副书记陈万林说,2015年,省水利厅对口帮扶德格县时,他来过血呷村。当年,全村可耕地面积只有286亩,人均不足1亩。在这样的情况下,村民收入主要依靠各项惠民补贴,人均年纯收入2376元,远低于全省平均值。经入户调查,全村需要重点帮扶的贫困户就有25户、86人。【详细

贫困县获得资金项目支持力度“只增不减”

自年初以来,每隔一段时间,血呷村第一书记汪晓龙都会迎来成都的客人。这些客人,是省水利厅派出的扶贫攻坚综合督导组。“他们不定期地过来,我这边战战兢兢,压力很大。”汪晓龙说,督导组不打招呼、不听汇报,只看项目进度和资金使用情况。
  为监督已经下达的水利扶贫项目资金落实到位,防范专项资金“跑冒滴漏”,从今年5月起,省水利厅组建了10余个综合督导组,对各地水利脱贫攻坚等重点工作开展督导。目前,督导工作已经覆盖了全省21个市州。【详细

四川防汛蓄水两手抓齐备战

9月,是四川汛期的最后一个月。每到此时,四川各水利工程都会迎来两个任务:防汛和蓄水。就在9月6日,省政府召开的省级防汛减灾和地质灾害防范工作督导组工作情况汇报会上,专门强调各地要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汛末蓄水目标如期完成。
  那么,四川如今蓄水情况如何,又该如何平衡防汛与蓄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