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全网销售2649.3亿元,“双11”销量再创新高,全球200多个国家的消费者参与购物狂欢。这个中国商业和消费的晴雨表,反映着消费升级、电商国际化等潮流。作为供给侧,四川商家参与“双11”,也在打升级战。战况如何?有何新变化?
  今年,在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的组织、推动下,“四川造”密集组团亮相北京、吉林、贵州等地。其中,既有川酒、川茶、调味品、休闲食品等传统优势产品,也不乏像西科微波这样的新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智能制造等方面新产品。

更多
不一样的硝烟
产业纵横
扶贫四川
生态四川

本期关注

全网销售2649.3亿元,“双11”销量再创新高,全球200多个国家的消费者参与购物狂欢。这个中国商业和消费的晴雨表,反映着消费升级、电商国际化等潮流。作为供给侧,四川商家参与“双11”,也在打升级战。战况如何?有何新变化?本报记者兵分三路蹲点采访,从“双11”零点开始,发回一线见闻。
  青神打造县域电商2.0,依托龙头企业发展电商,以网促销、以销带产。“杨大爷”等优势电商,带活了养殖、腌制到网销全产业链。

一根香肠的带动力

青神打造县域电商2.0,依托龙头企业发展电商,以网促销、以销带产。“杨大爷”等优势电商,带活了养殖、腌制到网销全产业链。
  青神杨大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次备了400多万元的香肠腊肉。11月11日零时一到,公司办公区内,客服、售后、联系物流……14名员工跑起来了,将仓库里的香肠腊肉迅速装箱、贴单。一个小时后,订单就达到了200万元。
  驻守天猫的记者从后台数据看到,以青神腌腊制品为代表的四川特色农副产品进入全国同类产品热销榜前列。“杨大爷”系列产品占“双11”期间青神腌腊产品销量一半以上,尽管一包500克的麻辣香肠比同款产品贵2倍左右。【详细

慢下来的“鞋王”

阿么鞋业过去五年领跑西南地区女鞋网销,但走低价路线,流量冲上去了,却没挣到多少钱。今年有意“慢下来”,不再冲量,而是致力于做品牌、自建电商渠道
  11月11日,上海世博中心的天猫“双11”媒体中心,显示屏上购销数据在翻飞。有一个信息始终未变:靴子,一直位列四川单品销售榜首。
  在成都市双流区,阿么鞋业10日白天就开启了“双11”模式。过去5年,这家企业都占据西南地区女鞋电商销售榜首。今年的“双11”,配备了30多个客服,从办公区到仓库灯火通明,装货、打包、填单、装车,人人都忙得连轴转。当晚发货量超过了两万双。【详细

一包粉丝的出海路

入选“天猫出海”计划,白家粉丝只需供货,后端由供应链负责。借道电商平台,是川货出海的最便捷办法,但也需要适配的供应链服务。家具出海就遇到不一样的难题
  “双11”仅过8个小时,中国海关就放行了从天猫平台上购买的500万单进口商品。与此同时,有一批“逆行”的包裹,从境内流向全世界。其中就有来自成都的白家陈记粉丝,目的地是香港,“双11”当天就送抵。
  “全天销往境外1.6万元左右。”四川白家食品有限公司线上事业部总经理巩咏梅说,“双11”不代表全部。【详细

“亚洲一姐”的9个“双11”

上台前,36岁的陈玉特地捋了捋头发,深呼吸。菜鸟物流的工作人员不停鼓劲:“放松,就互动一下而已。”
  11月11日晚,天猫邀请了全球五大洲5位代表到媒体中心分享“双11”故事。陈玉是亚洲代表。她是四川一个县城的圆通网点负责人兼快递员,这是她经历的第9个“双11”,第一次面对媒体,一开口,脸就红了。
  “虽然我们是女生,但并不比男儿差,因为我们细心、服务好、会照顾人,我们就像一家人。”陈玉娓娓道来。2008年,她加盟圆通经营青神网点。【详细

本期关注

11月12日,成都西科微波通讯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产品经理叶显陆续接了好几个陌生来电。“都是来咨询合作的。”他说,过去一周,这样的电话他已接了不下20个。就在刚刚闭幕的第十九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上,凭借打破国际垄断、实现“国产化”,西科微波的一款机场场面监视雷达斩获创新金奖。
  今年,在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的组织、推动下,“四川造”密集组团亮相北京、吉林、贵州等地。其中,既有川酒、川茶、调味品、休闲食品等传统优势产品,也不乏像西科微波这样的新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智能制造等方面新产品。

对标全国乃至全球提升“四川造”质与效

“1000余个四川名牌中,在全国乃至全球叫得响的大品牌有多少?”在近期举行的全省工业质量提升现场交流活动上,省经济与信息化委相关负责人一问发人深省。
  参会的200余家企业也有共识:叫响“四川造”,强基固本加强产品质量建设是首要任务。
  我省经济总量已突破3万亿元,经济增长进入规模质量同步提升期。但与此同时,我省的1.4万户规模以上企业,却没有一家上榜2016世界500强。近期公布的2016中国企业500强中,四川也只有14家企业上榜。加强产品质量建设,既是经济转型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提升川企市场竞争力的关键所在。【详细

用活用好本地市场深化产业链配套协作

“最近不出差了,要专心在省内筹办一件大事。”从吉林、上海参展回来,省经济和信息化委质量标准与市场开拓处处长覃有军开始了新一轮忙碌。他口中的“大事”,是近期将针对成都天府国际机场项目协作配套,专门举行的新一轮“四川造”供需交流对接活动。
  今年3月,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牵头为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建设项目供需双方搭建了首场交流对接活动,发布了《成都天府国际机场配套产品供应商推荐目录(第一批)》。“目前,已取得一些实效,下一步,对接将进一步深化”。
  除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外,“四川造”优势产品还瞄准京东方、紫光集团成都IC国际城、格罗方德重大集成电路制造等一批重大产业化项目,开展产品、技术标准对标,扩大供给。【详细

搭建“走出去”平台让“四川造”叫好又叫座

对外,则重在叫响“四川造”工业品牌,搭建平台,更好“走出去”。
  “对我们中小微企业来说,展会是拓展市场的第一选择。”11月7日,第十九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四川展馆前,一个60厘米长宽的白色机器在人群中穿梭自如。“这是一台工业智能运载机器人。”成都普诺思博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曾易寒热情介绍。这家不足30人的高科技企业,以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为核心板块。今年8月,第一次赴省外参展,他们就收获了来自通用电气公司等大企业的订单。“首批样品已在上月交付”。
  不久前,麦当劳时隔19年再次推出四川辣酱,在美国引发排队潮。对此,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主任陈新有专门召开座谈会,鼓励四川调味品企业与肯德基等快餐连锁合作,他说,“与大型快餐企业合作,将为解决调味品产业专利、许可和标准化问题探出一条新路,以便更好走出去。”【详细

本期关注

11月10日,甘孜州炉霍县夜间气温已经降到了零摄氏度左右,斯木镇吉绒村的蔬菜大棚里却温暖如春,新鲜的番茄,嫩绿的黄瓜静静地挂在枝头。这些蔬菜大棚的存在,让吉绒村的贫困户有了脱贫致富的奔头,也让30公里外的泥巴乡次郎村贫困户有了奔头,几乎惠及整个炉霍县的贫困户。
  冬暖式蔬菜大棚,对于炉霍县是新鲜事物,更新鲜的是背后的飞地扶贫模式。这既解决了炉霍县很多贫困村集体经济发展、贫困户增收的难题,也为省内类似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提供了思路。

他们也在打造飞地模式

炉霍县遭遇的困境,在我省不少地方边远山村也存在。
  长宁县富兴镇大云村,青川县瓦砾乡乌龙村,南充市高坪区黄溪、万家等乡镇的一些边远山村……这些贫困村都类似:资源匮乏、位置偏远,导致脱贫致富“先天不足”;集体产业弱,增收渠道少,后天发展缺少动力。
  和炉霍县一样,我省各地对飞地扶贫模式也有探索,形成了一定经验。
  长宁县富兴镇大云村拥有楠竹、桫椤、桢楠等珍稀植物,生态旅游资源丰富。但因地处自然保护区,无法规模化修建养殖基地。通过飞地扶贫模式,该村42户贫困户入股到其他村的养殖专业合作社发展肉牛产业。在生态保护和产业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入股后的第一次分红,大云村贫困户就分到200元到500元不等的利润。【详细

入股蔬菜大棚,不同乡镇、村组间优势互补

炉霍创新了飞地扶贫模式。飞地扶贫,主要是实行政府引导、企业引领、村级负责、群众参与、产业共建、利益共享等联结机制,从而实现不同乡镇、村组之间优势互补、利益共享。
  考虑到不少贫困村缺土地、缺产业,炉霍县决定在贫困村外,集中开发产业。贫困村以资金入股,每年获取收益。
  斯木镇吉绒村、若海村,海拔低于全县平均水平,土地较平整,适宜大规模建设蔬菜大棚。
  炉霍县依托鲜水源有限责任公司,在吉绒村、若海村流转土地590亩,投入贫困村产业扶持基金、对口援建资金等,集中种植高原生态有机蔬菜。【详细

资源贫瘠、土地分散,脱贫面临难题

炉霍县共有88个贫困村,其中大多位于高寒牧区,土地分散,产业发展基础薄弱。
  泥巴乡次郎村第一书记陈旺介绍,该村耕地较少,且大多数土地坡度都在30度以上,不适宜耕作。交通极为不便,从一个自然村到另一个自然村最短距离也在5公里以上。
  次郎村距离炉霍县城35公里,村民外出打工机会较少,只能在家种一些青稞,每亩一年收入两三百元。
  斯木镇吉绒村离次郎村30公里。2015年,吉绒村探索引领村里贫困户脱贫。通过县里帮助,吉绒村引进甘孜州盛煌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修建了10个蔬菜大棚,当年人均收入就增长了1600元,包括流转土地、入股分红以及在大棚打工收入。【详细

本期关注

进入11月,王坤俊就一直奔波在冕宁县的崇山峻岭间。这位凉山州冕宁县林业局防火办副总指挥,“正在忙着为机场和水源选址”。此外,他还要对各林区进行重新勘测,以便确定“包围圈”。
  实际上,他正在做的,是寻找直升机的临时起降点和扑灭森林火灾的水源,以及划定森林防火区。每年冬季到来年春天,是四川森林草原的防火期。而航空护林直升机临时起降场(点)和取水点选设、划定森林防火区、约谈,正是我省今冬明春度过这段最“火”时间的三样新式“秘密武器”。

新制度逗硬追责

各项防火措施如何保证落到实处,又如何让防火方案不只是“看起来很美”?
  11月初,记者走访了攀西地区和川西北高原的数个一级火险县。谈及今冬明春的工作进度,各县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负责人均提及两个词:压力、逗硬。
  压力和逗硬,来自于9月份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建立的一项制度——《森林防火工作约谈制度(试行)》。
  在这一约谈制度中,四川首次提出将森林草原火灾防范扑救列入领导干部生态环境责任追究范畴。同时还首次提出,对于履职不力的林业及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门,将予以约谈。【详细

新范围未雨绸缪

除直升机外,森林火灾扑救的主体力量,仍是各级扑救队。目前,全省拥有各类林火扑救队伍193支5872人,主要分布在林火高发区域的川西高原和攀西地区。
  为增强扑救队伍的专业性和综合素养,去年我省出台专门规定:扑救队员的年龄必须在18—50周岁,且具有初中及以上文化水平。
  “加强扑救力量是亡羊补牢,我们还是想未雨绸缪。”攀枝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说,如要确保林区和生态资源安全,根本举措还是要强化野外火源管理。
  此言非虚,根据此前的监测统计,我省多年林火发生起因,九成以上系人为因素引起,且多数是野外用火不慎导致的。【详细

新设施雪中送炭

作为全国三大林区之一,四川特别是攀西地区,一直是全国森林火险备战的重中之重。此前,国家林业局南方航空护林总站已在凉山州西昌市设立站点,并配备直升机。
  冕宁,是全省一级火险县。直升机参与扑救山火,王坤俊经历了不下10次。对山势崎岖、交通不便的冕宁而言,“扑救力量有时候走几天都上不去,直升机无异于雪中送炭。”王坤俊说,每次直升机从西昌起飞,他都觉得心里有底。
  不过,与此同时,他又要捏一把汗。因为,他不知道飞机该停在哪里?水从哪里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