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期

女保镖、开叉车的女司机、女考古队员、空中救援女飞行员……越来越多女性开始从事在人们印象中只有男性才会从事的工作,她们独当一面,可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写真。值此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我们走近这样一群“女汉子”,聆听她们的故事。
  2018-2019中国三人篮球擂台赛暨“我要上奥运”选拔赛(四川赛区)正在如火如茶地举行。在四川,这项运动吸引着无数草根球员参与,他们追梦圆梦的故事不断上演。
  “硬核”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目前票房已突破45亿元,幕后“视效功臣”之一是国内最大体量的视觉特效公司MORE VFX。鲜为人知的是,MORE VFX成都分公司有10人参与影片项目。今年3月,MORE VFX更对外宣布,要把核心制作部门迁往成都,在成都建设千人制作基地。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铿锵玫瑰别样红
草根球员也能上奥运
《流浪地球》视效团队

本期关注

一群"女汉子"

她们独当一面,可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写真。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随着社会的发展,妇女已远远不止能顶半边天。女保镖、开叉车的女司机、女考古队员、空中救援女飞行员……越来越多女性开始从事在人们印象中只有男性才会从事的工作,她们独当一面,能力与表现在男性同业中丝毫不逊色,可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写真。
  值此“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我们走近了这样一群"女汉子",聆听她们的故事。

叉车女司机,比赛赢了70多个男司机

一头利落的短发、小小的个子、谈话间露出纯朴的笑容……解春仙,一个名字如外貌一般灵秀的大姐,是一名“老”司机。只是,她开的车,可不是一般的车,而是一次可以运载数吨的叉车。作为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文轩”)物流中心里19个叉车司机里,仅有的3个女司机之一,解春仙是拔尖儿的好手。在“2018年成都百万职工技能大赛一类大赛叉车工比赛”中,她凭借过硬的技术和扎实的理论知识,战胜70多位男司机,一举拿下第二名。

  3月4日,记者来到位于青白江的新华文轩物流中心,见到正在上班的解春仙。当她戴上大红安全帽,熟练地跨上那7米高的叉车【详细】

女考古队员,日晒雨淋让土堆“说话”

3月4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万娇出差去了西昌。在这里,她将花1个月左右进行清溪古道的考古调查,为南亚廊道申遗摸清四川地区的线路保存情况。这个耗时两年左右的调查,由她直接负责。

  考古,在很多人印象中似乎是男人的专利。野外考古条件艰苦,动辄要与墓葬打交道,后期学术研究枯燥而烧脑。然而在学霸云集的考古圈,却不乏优秀的女考古队员。她们做得了研究,出得了野外考古和探险,能文能武巾帼不让须眉。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女博士万娇,就是这样一朵“霸王花”。
  万娇是眉山人,身材娇小,说起话来软糯好听。【详细】

女保镖,格斗擒拿一招制敌

3月5日,记者在位于成都环球中心的安蓉利邦集团里,见到了安保项目经理李敏。

  李敏外表看起来干脆利落,除了身材比身边大多数女性稍高一些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从事安保护卫工作近5年,李敏已从一名普通的安保人员成长为高等级的特卫人员,擒拿格斗样样精通,对付普通人完全可以一招制敌。去年李敏还被提拔为项目经理。
  在2014年之前,李敏从没有接触安保行业,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当时,看到公司的招聘公告,想要找一份工作的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面试。由于身体素质较好,性格直爽洒脱,有一些“男生气”,李敏顺利通过招聘,开始接受十分严格的培训。【详细】

女飞行员,蓝天接力救援担当

韩寒今年春节档电影《飞驰人生》结尾,新疆巴音布鲁克赛道上的终极飙车对决的场景,令不少影迷震撼,赛车疾驰在广袤的沙漠,空中是直升机在盘旋,随时待命着因突发状况引起的医疗救援需求。“用直升机进行航空救援,就是我的工作。”3月5日,在绵阳备勤的女飞行员谢曦垚说道。

  启动系统、填写值班记录、检查飞机仪表状态,确保飞机能在短时间内飞到300公里外的地方救援,这些都是谢曦垚每天进行航空救援的“必修课”。但从早晨到日落,每天工作结束后她都不忘发讯息给家人报平安。“飞行有风险,安全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谢曦垚驾驶着直升机【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三人篮球

在四川,这项运动同样吸引着无数"草根"球员参与。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三人制篮球运动首次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中国三人篮球男女队双摘金牌,这是民间“草根”体育力量创造的历史,因为这些摘金球员都是从业余爱好者中选拔出来的!
  在四川,这项运动同样吸引着无数“草根”球员参与。2月23日傍晚,2018-2019中国三人篮球擂台赛暨“我要上奥运”选拔赛(四川赛区)成都锦江区比赛的男子公开组决赛进入关键时刻,一直在川内保持【详细】

姚明点“兵” 陈洽锐入选国家队

三人制篮球运动,是在五人制篮球比赛的一半场地内,进行三对三对抗运动的新体育运动项目,源于20世纪初美国的街头篮球,后经民间传入欧洲、走向世界。三人篮球比赛时间为10分钟,每队各有一次暂停时间,时间为30秒。比赛结束时领先者获胜,或在规定时间内率先得到21分的球队也将获胜。

  2月19日元宵节,成都体育学院三人篮球队正在学校室内篮球馆训练,主教练田虹在场外密切关注,执行教练杨肇云紧盯场上队员的每个动作,并作具体指导。田虹说,“我们的老师没有过专业队经历,队员最高身高仅2.04米,而且队伍是由入学前仅有二级运动员级别甚至没有运动级别的学生组成,组队才一年半,比赛经验少【详细】

打破壁垒 高中生走进青奥赛

因赛制简单灵活、场地受限少、对抗性强、比赛时间短、观赏性强等特点,三人篮球在我国校园和民间非常火爆。2017年11月,中国篮球协会推出“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创新人才选拔模式,打破“专业”与“业余”壁垒,为广大中国“草根”青少年篮球爱好者搭建起通向国际赛场的大舞台。仅2017-2018“我要上奥运”,就吸引8439支队伍、32380人次参赛,约10000场比赛过后,一批优秀选手脱颖而出。

  四川绵阳中学的高中生王云章,就是通过“我要上奥运”的比赛选拔,有幸参加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比赛。当时,年仅17岁的王云章在经历集训与选拔后,终于如愿以偿地站到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的赛场上。
  在第二场对阵土库曼斯坦的最后一分钟,助跑、起跳、灌篮【详细】

缘于热爱 篮球教她“永不言弃”

2月23日的“我要上奥运”选拔赛(四川赛区)上午10点开始,由四川农业大学原校篮球队部分女队员组成的“叫个啥子”队早早来到赛场热身,这是她们第一次参加“我要上奥运”,也是她们大学毕业一年半以来一起参加的第三场篮球赛。虽然最终未获小组出线,但伍珊和队友们依然开心,“篮球带给我的并不仅仅是场上的输赢,而是一种永不言弃的精神。”

  伍珊最初接触篮球是在初中,“当时就特别喜欢科比,房间里全是他的海报。科比的曼巴精神教我永不退却、永不放弃。篮球教我做人和成长。”因为爱好篮球,在大学她参加了校篮球队,也结识了许多朋友,还和队友们代表学校参加了很多比赛。2017年10月,获得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四川赛区第六名【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流浪地球》视效团队

电影幕后低调的"视效功臣"之一,就是国内最大体量的视觉特效公司MORE VFX。

3月1日,成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位于天府四街的特效公司MORE VFX(墨影像制作)成都分部的伙伴们,穿着灰色工作卫衣,在近20层高的玻璃写字楼内,安静地为电影《征途》制作视效。“最近工期比较紧张,刚和北京的同事讨论了一下。”MORE VFX成都市场总监刘姗姗说,做视效工作总是在“快乐”和“痛苦”的双重模式中“疯狂切换”。
  对于MORE VFX的成员来说,今年初【详细】

2000多个视效镜头,75%是“中国制造”

“哈哈,讲真接到《流浪地球》的项目,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要辞职’!”MORE VFX制作部总监、视效总监赵浩强对2017年底的场景记忆犹新。从最后成品来看,《流浪地球》中有2003个视效镜头,包括片中技术难度最高的镜头在内,75%的工作由MORE VFX、橙视觉等承担。其中,MORE VFX承接了800多个视效镜头,包括400多个高难度镜头,比如,令观众印象深刻的冰雪矿区、冰封北京国贸城区、赤道救苏拉威西发动机在内的12000台发动机、地球引擎火焰“点燃”冲向木星等场景。“这个视效量是非常大的,在9个多月的工期内,要制造一个50多年后的世界,每个环节都很难。”

  电影中,有一组被业内最为称道的长镜头:先是以男主角刘启开动【详细】

电影背后有“成都力量”,团队多为“90后”

一部电影的视觉制作,通常是以“项目制”进行的。很多人以为视效工作就是在原片基础上加各种效果,但要做到专业,需要涉及到前期与导演沟通,进行概念草图设计、各种画面资产的比例大小、模型制作和组装、动画灯光、渲染合成等各个环节,整个生产线上涉及10多个部门。

  《流浪地球》的项目特效是在MORE VFX北京公司制作,项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成都公司才刚成立,考虑到项目的困难度和制作周期,并没有把项目放在成都制作,但MORE VFX成都分公司有10人参与影片项目,比如王嵬和王政就主要负责模型的材质部分。2019年3月,MORE VFX对外宣布,要把核心制作部门迁往成都【详细】

视效里的工匠精神,需要情怀和积淀

视觉特效,作为现代电影工业成熟力量的一种直观展示,也反映着一个国家技术实力,近年来运用在电影制作的方方面面中。包括“肉眼可见”的奥斯卡获奖电影《绿皮书》中黑人钢琴家弹琴的“重头戏”,小到《记忆大师》里女主角脸颊划过的“一滴泪”,黄渤执导的《一出好戏》里荒岛上被搁浅的大船,和宁浩导演的《疯狂的外星人》中与真猴子无异的“欢欢”,其中不少镜头都用到了高难度的CG(英文computer graphics的缩写)镜头,即在影视后期制作中,将实拍场景和计算机绘制的图形相结合。《流浪地球》里就有数百个高难度的全CG镜头。

  “确实,真正厉害的视效艺术家,肯定不止技术。”赵浩强和刘姗姗都认为【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