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期

耗时4年摸底,全省首次可移动文物普查结果新鲜出炉,共采集登录文物1043384件/套,总文物数量在全国排名第6。在浩如烟海的文物中,不少国宝也随普查揭开美丽面纱。
  高举情怀大旗,坐拥千万粉丝,今年内地电影市场引进的7部日漫亮相完毕,却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票房,甚至7部票房总数还没有去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一部的票房高。漫画粉丝哪里去了?
  郭际,中国摄影金像奖得主,却谦逊地自称“业余摄影师”。30多年来,他走遍南北两极、东非大裂谷等众多人迹罕至之地,以自己富有中国韵味的摄影语言,唤起人们对自然的关切。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可移动文物普查
日漫井喷票房低
捕捉自然之美

本期关注

可移动文物普查

据四川省普查领导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此次普查,四川的一级文物达到3461件。

今年12月31日,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将画上句号。作为全国文物大省,四川在美轮美奂的太阳神鸟、神秘大气的三星堆青铜面具之外,还有哪些惊艳世人的国宝?近日,四川省可移动文物普查公布结果:耗时4年的摸底,全省截至8月31日,共采集登录文物1043384件/套,其中新增文物320370件/套,总文物数量在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中数量排名第6。【详细】

“国宝”不胜枚举

资阳西汉铜车马,被誉为“中国汉代第一车”;万佛寺南朝石刻造像,全国稀有;东汉秘戏陶俑,其生动造型可以和说唱俑媲美……随着普查推进,工作人员发现,能称为“国宝”的文物在四川不胜枚举。

  据四川省普查领导办公室成员彭代群介绍,这次普查共有玉石、陶瓷器、造像石刻、古籍书画等35大类别。几乎每一个类别,都有在国内甚至世界上都极具代表性的文物。
  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库房,记者见到11年前重见天日的资阳西汉铜车马。2005年12月,资阳兰家坡大桥桥头的建设工地上,挖掘机师傅意外挖出一座汉代砖室墓葬【详细】

“江湖”也有遗珠

此次可移动文物普查,首次在文博系统以外进行了摸底。结果各级图书馆、档案馆、文化馆的馆藏精品,同样有价值连城者,新增文物的数量,总计达200761件/套。

  记者看到,四川省图书馆的诸多古代典籍,成为该馆申报的最大亮点。明代最杰出的木刻版画家曾在4个月内完成一套《陈章侯画水浒叶子》,原本就是当时的版画精品。这套省图保存的清初刻本,因为传世罕见,无论版本价值还是艺术价值都极为重要。四川省文化馆的部分藏品有晚清著名书画家吴昌硕临摹的石鼓文、现代国画家黄君璧的《溪桥探幽图》、张大千的《青绿山水图》;成都市档案馆则馆藏了张大千的《天女散花图》。【详细】

重新定义文物价值

在普查中,一些文博系统内的文物由于种种原因,它们曾被深锁库房,而这次引来专家重新审视。

  在四川博物院的藏品中,11幅以描述格萨尔王为题材的清代唐卡,风采曾完全淹没于诸多的文物中。然而此次普查,专家发现这套唐卡,竟然是迄今保存下来的同类唐卡中稀世罕见的珍品。格萨尔王从降世、称王再到返回天界,数百个故事被巧妙安排在一套唐卡中。更难得的是,这套唐卡绘制精美、构图巧妙、色彩细腻,无论内容还是技法,都堪称精品,在国内甚至国外都十分罕见。不仅具有美学价值,还具有相当重要的研究价值。【详细】

自然类标本孤本众多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可移动文物普查,在历史文物之外,还把自然类藏品纳入普查范围。而自贡恐龙博物馆、四川大学博物馆、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等馆藏的部分古生物化石、古人类化石和动植物标本,不仅在中国、就是在国际上也极有价值。

  据曾参与自然类藏品普查的自贡恐龙博物馆研究员彭光照介绍,四川的古生物化石类文物有2492件、古人类化石文物1件、熊猫等现生动植物文物则有17281件。这些标本的价值,远不止于猎奇。
  在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一块看起来灰扑扑的大石头被安置在最显眼处。【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日漫

坐拥千万粉丝,这些日漫却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票房。

11月11日,日本系列漫画改编电影(以下简称日漫)《航海王》正式上映,今年内地电影市场引进的7部日漫亮相完毕。
  高举情怀大旗,坐拥千万粉丝,这些日漫却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票房,甚至7部票房总数还没有去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一部的票房高。漫画粉丝哪里去了?

孩子、父母都没“请”进影院

这两年,日漫才开始进军内地大银幕市场。去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拿走5亿元票房,这个比肩好莱坞大片的成绩让很多电影引进商看到以小搏大的希望。于是,今年日漫呈现井喷之势,《圣斗士星矢》《火影忍者》《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樱桃小丸子》《龙珠Z》《航海王》《蜡笔小新》等几乎囊括70、80甚至90后少年时期对日漫的所有记忆,但这7部日漫的票房总和还不到《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三分之二。

  《圣斗士星矢》《龙珠Z》是很多70、80后影迷童年的记忆,然而票房却名不副实,分别为3800万、1000万。“小学时候看的动画片突然要在电影院上映了【详细】

光有情怀不够,还要精准打击

日漫的引进方式都是进口买断片,外国片方不参与分账。这种方式的优势是成本低,业内分析3000万元票房就能回本;但劣势也很明显,影片几乎都先在日本上映一段时间后,才在内地上映。《航海王》迟到半年,《火影忍者》《蜡笔小新》迟到一年,《龙珠Z》迟到一年半,《圣斗士星矢》迟到甚至两年。在网络时代,好莱坞都尽量和中国市场同步上映,这种延迟上映节奏,注定会造成影迷的流失。

  日漫到底该怎么营销也值得探讨。目前中国电影市场的营销方式已经逐渐固化,媒体报道、网络热搜、剧组地推、广告轰炸。以上几招对于常规影片可能适用【详细】

日漫围攻下的中国动画不能急

虽然没有亮眼的成绩,但日漫抱团进军中国电影市场的趋势并不会改变。在内地电影市场,动画电影逐渐成为香饽饽,来自好莱坞、日本的动画和国产动画已真枪真刀的“干”起来了。

  今年国产动画电影数量其实不少,平均每10天就有一部新片上映,可惜80%都成为炮灰电影,上演着影院一日游的悲剧。2016年从质量上能拿出手的国产动画电影只有《小门神》《年兽》《大鱼海棠》《熊出没3》,其中只有《大鱼海棠》票房过了5亿元,能称为大片。“现在大家看到的国产动画电影,很多都是前两年‘着急’的产物。”王彦兵说,“之前动画电影成本低,风险小,很多又是基于动画片和游戏改编,所以有那么一股风潮。【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郭际

郭际不仅要建立富有中国韵味的摄影语言,更希望以镜头唤起人们对自然的关切。

11月15日上午,当记者来到郭际位于成都高新国际广场的工作室时,这位56岁的摄影家正在为自己的非洲主题画册挑选、编辑图片。房间一角的工作台上,两座不久前刚刚收获的奖杯引人注目:第十一届中国摄影金像奖和中国艺术摄影学会2016“金路奖”。
  尽管如此,郭际却谦逊地自称“业余摄影师”。从事摄影创作30多年以来,他的足迹遍布南北两极、东非大裂谷等众多人迹罕至之地【详细】

追逐“死亡之湖”的“生命之舞”

2014年11月,郭际正筹备第四次坦桑尼亚之行,准备租用直升机在纳特龙湖上空航拍火烈鸟。就在此时,埃博拉疫情肆虐非洲,郭际一度也很犹豫,然而由于计划早已敲定,租用直升机又很不容易,他最终选择冒险出发。

  纳特龙湖位于东非大裂谷东部,湖水PH值高达9至10.5,碱度与氨水相仿。其他动物不慎进入湖中死亡后,通常会被钙化形成“石像”,唯有数百万只火烈鸟在此安然生存。
  此次纳特龙湖之行,郭际只有3天拍摄时间,没想到由于天气原因,前两天都没有大批火烈鸟出现。“我的拍摄需要色彩、光线、鸟的队形配合才能完美。”【详细】

融入异国题材的“中国韵味”

郭际始终偏爱自然、人文地理题材。他的足迹遍及西藏、甘肃、新疆等广阔的西部大地,以及全世界近60个国家和地区。

  郭际的镜头,不仅仅满足于如实的记录。“我们早已习惯了《国家地理》或BBC的方式,一种写实的、精确的、科学的‘纪录片’,我想拍的其实是‘艺术片’。”2004年冬天,郭际在河南三门峡偶遇天鹅,他爬到山上用航拍的视角,将天鹅融入抽象的线条中,效果如同中国的泼墨山水画。航拍火烈鸟的作品中,郭际关注的同样是河流、湖泊、云影、动物等构成的“意境”。壮阔的非洲风景,因而有了一种别致的东方韵味。【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