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职业打假人来说,打假是门职业,甚至只是一门生意

“职业打假人”的出发点是打假,从而获得赔偿,他们以图利为目的,但他们对商品的标准规范十分了解,但即便如此,他们在索赔时,依然需要聘用技术人才,组建专业团队。显然,不是每一个消费者都能够做到“职业打假人”这种地步,这需要专业知识,需要时间和精力,需要团队,普通消费者并不具备,既缺乏相关资源,也担负不起相应成本。【详细
  对于职业打假人,我们不必拔高,也无须贬低。一方面,懂法律、讲程序的他们,显然不是敲诈勒索的无赖,通过取证、索赔、诉讼等方式,在客观上的确起到了打击假冒伪劣、净化市场秩序的作用;另一方面,有组织、图利润的他们,也难称惩恶扬善的英雄,他们往往选择有赔付能力的企业下手,而不是对所有不良商家都能做到嫉恶如仇。【详细

为消费者成功剔除假货

对于“职业打假人”的存在,应该给予宽容和理解,只要他们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就无可厚非,“职业打假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市场的“啄木鸟”,有利于净化市场,也让合法企业受到保护,促进市场更加规范、有序。【详细
  “职业打假人”的队伍越来越庞大,这是一件好事,凭借他们的力量,倒逼假货越来越少,而且也表明,法律对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在不断增强,只要掌握了正确的程序和途径,维权成功的几率也很大。【详细
  有人说,每一个人王海都是打假的英雄。其实,笔者不想把他们称之为英雄。当英雄未必是他们的本意,只是因为打假可以换来利益而已。如果说,依靠打假不能生存,还会有一个个王海出现吗?笔者丝毫没有歧视王海们的意思,他们依靠打假赚钱的想法并不龌龊。打假是需要成本的,也是需要付出汗水的,还是需要付出危险的。付出了当然要有收获,而且正是他们的行动,才净化了我们的市场,让更多的消费者免于被欺诈。【详细

他们的更大价值可能还在于不成功

有职业打假人称,“职业人士把有问题的商品买了,那么留到消费者手上的就少了”。这层意义可能放大了,甚至有“讲故事”的成分。市场上那么多问题商品,靠职业打假人能买到几起。【详细
  对于职业打假人来说,打假其实是门职业,甚至只是一门生意,他们以经济赔偿为目标。而只有不成功了,这才会走向诉讼;诉讼不成功了,才有可能公之于众。拿职业打假人曝光的一些问题来看,多是因为没有达到目的,或者没有产生效益,而只要达成维权协议,多数没有曝光。【详细

市场上的假冒伪劣仍旧大量存在

从现实情况来看,市场上仍然存在大量的制假售假,产品不合格,虚假宣传等侵犯消费者权益的现象,这不能全靠“职业打假人”,职能部门更要有所作为,消费者要加增强维权意识,并付诸于行动,而作为“职业打假人”也不要只想着埋头赚钱,无妨主动公开一下“维权路径”,从而集聚消费者的力量,让“假货”无处可遁。 【详细
  从职业打假人出现到今天,已经21年了。而且,现在职业打假已经远远不是王海一个人,出现了一批职业打假人,甚至王海并不是现在最红的那个人,可为什么市场还有那么多假货?从职业打假人的叙述来看,现在打假比以前容易,比如职业打假人冯志波,“去年一年索赔案件几乎全部胜诉”。冯志波认为,这是更完善的法律在保障他的正当维权。由此出发,似乎普通消费者维权容易才是,市场秩序蔚然好转才是。答案显然不是如此。【详细

职业打假风生水起但普通消费维权艰难

职业打假能成为赚钱的营生,乃至形成一个行业,这说明消费维权的环境确实有所改善,比如有更完善的法律保障、更强大的舆论支持、更积极的监管作为等等。但必须得说,职业打假的繁荣与消费维权的春天,还远远不是一回事。职业打假,有明确的功利目的、专业的团队组织、流程化的操作手法,不是每个消费者都能掌握这样的维权手段,投入这样的维权成本。对于一些制假售假现象,职业打假人能找到维权路径,不代表普通消费者也能找到;很多官司,职业打假人能赢,不代表普通消费者也能赢。【详细
  “职业打假人”在打假过程中,在获得一定的“报酬”之后,在赢得官司之后,如果能够将自己摸索出来的那一套成熟的,可操作性强的维权路径公布出来,那消费者维权“按图索骥”就能够少走弯路,在维权上就能够更容易一点,【详细

消费者自身也应有维权意识

维权应该成为生活中的一种习惯,这要提高维权意识,这既能够维护自身的权益,也能够维护市场秩序,消费者不应该怕麻烦,不应该轻易放弃维权,同时,也要懂得更多的维权方法,比如平时消费时,要注意保留各阶段相关证据,遇到严重的侵权行为,除了主张退货退款外,还可以主张惩罚性赔偿。【详细

维权环境还需要优化

  如何判断商品标注信息是否全面,如何核查厂家地址真伪,如何寻求法律条文支持,如何向监管部门求证等等。如果媒体和职能部门能够多总结“职业打假人”的维权细节,并借助专专家的“解说”,再制作出“通俗易懂”的案例,就能够达到普及法律,提高消费者维权意识和能力的作用。【详细
  仔细想想这种依靠王海打假的方式是正常的吗?当问题食品是记者发现的时候,当问题药品是百姓举报的时候,当嚣张惬企业是王海死磕的时候,我们的监管部门又在哪里?如果查处能是不折不扣的,如果法律没有成为弹簧,商家还嚣张吗?商家又为何害怕王海们,却不害怕监管部门?【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职业打假不能代替常态维权,而且职业打假并非常态性的维权胜利。应该承认,现在消费维权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法律保障,但消费维权的各种掣肘依然大量存在,我们要看到普通消费维权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