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存在重大瑕疵,甚至未批先建

该环评显然存在重大瑕疵,只对普通污染物进行了研判,而对农药等有毒物质的检测却只字未提,这显然与学校紧邻化工厂废弃物处置场所的事实严重相脱节。【详细
  作为新建校舍,项目施工首先需先批后建。然而,常州外国语学院相关文件显示,其环评报告明显晚于学校施工时间长达7个月。最后,环评结果也是符合学校用地对环境标准的要求。这仅仅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正是这样一份审批过关的环评报告,却把学生们陷入了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中。这难道仅仅是环评一个环节的失误吗?【详细

地方政府监管失力

跳出个案,此次常州出现的生产、贮存、堆放过有毒有害物质的“毒地”,绝非孤例。10多年来,伴随着工业结构调整和快速城市化,许多占据城市优越位置的污染企业,纷纷通过关闭、易地、搬迁改造,退出原地块。因这些工厂要么是老国企,存在职工安置等棘手问题,要么是地方纳税大户,故在搬迁后的“余毒”处理上,有些地方政府往往能迁就就迁就。在此背景下,大量“毒地”潜伏了下来。【详细
  常州版“拉夫运河案”,看似是一个学校和学校学生的不幸,背后则是相关部门对化工企业排污行为监管失力,是一座城市在对待排污行为和公众健康权、知情权的渎职。常州拉夫运河案,不能任由历史欠账继续下去。相邻地块同样面临的环境污染问题,在没有进行有效防污处理的情况下,再华丽的开发和所谓的公益项目,也难掩其环境污染这颗骇人炸弹。否则,被侵害权益的就不止是常州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而是更多的不特定公众了。【详细
  环评为何失守?随着事态发展,越来越多的信息被媒体披露:常外属于先开工、后环评,且环评报告存在严重瑕疵。学校选址当慎之又慎,与学校一路之隔就是曾产生严重污染的化工厂旧址,学校却能顺利建成,环保成了橡皮图章?还是环保被当枪使,成了充门面的“纸老虎”?【详细

地的政府对此事曾经持打压的态度

谁在捂盖子?其实,学生家长早就怀疑常外处于“毒地”附近,并自带孩子体检。2016年寒假前一周,每天都有学生家长在校门口抗议。1月份就有媒体进行了跟进报道……然而,“毒地”的盖子却被狠狠地捂住,数百名学生在明知身体受到毒害的情况下仍不得不坚持上学。到底是哪个部门、谁在阻止解决这一问题?背后有没有利益纠葛?是否涉及失职、渎职?【详细
  当地教育部门对外解释,却说“他们已做过相应的环评,并称建校地块的土壤检测达标,符合学校用地”。声称环评合格的也绝不是学校和教育部门两家,常州环保局曾于3月18日夜间开展巡查巡测,发微博称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环境无异味,并且有图有真相,各种监测仪器齐全,环境质量采样监测可谓程序完善,符合科学标准。
  学校说“满足学校环境质量要求”,可以不信,因为不是专业部门;教育部门说“符合学校用地”,也可以不信,因为也不是专业部门;但有环保局的官方微博发布信息,公众还能不相信吗?【详细
  然而,打脸的事实还是如约而至,悲剧不会因为掩盖而不再上演。就在学校新校址投入使用的2015年年底,就有学生出现恶心、呕吐、头晕、肚子疼以及红疹等症状,甚至2016年放寒假前一周,每天都有学生家长聚在校门口抗议。遗憾的是,抗议的结果仅是部分年级取消了考试,学校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而是继续漠视或者无视师生的生命与健康,甚至在有关问题被曝光后,仍然坚称达标,一副顽抗到底、死不认错的模样。【详细

环评成了走过场

其实,在一些地方,环境影响评价形同虚设,很多项目上马动工时根本就不拿环评当回事,普遍存在先上车再补票式的“未批先建”行为,让环评程序形同虚设、沦为走过场和摆设。【详细
  此时的常州外国语学院所面临的困境,与上世纪40年代美国拉夫运河案有着很大的相似性。当学校选址处在化工厂危险废弃物处置场所(有的工人常常偷排化工废料),导致地下水处于污染状态,但学校选址和环评的各个环节,却接连“失守”。学校环评,仅是常州版“拉夫运河案”的冰山一角,倘若选址能够深入调查,审批上杜绝未批先建,环评上能够本着对学生负责任的态度,常州外国语学院就不太可能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详细
  再就是环评报告出现重大瑕疵与缺陷,污染地块在没有完全修复之前,是不可以使用的,可惜,这份报告并没有特别提示,而是象征性地标明了“必须注意”,这与“走过场”没有本质区别,这种不负责任说穿了其实就是玩忽职守。【详细
  全国不同性质的污染场地应以万计,仅是农药厂污染的场地就占据相当高比例,但处理和正在处理的屈指可数。而全国到底有多少块毒地,具体治理情况如何,至今也没有权威数据。【详细

相关法律法规缺失

中国的《土壤保护法》近乎十年磨一剑但一直未得以颁布。土壤污染比大气污染、水污染更严重,更有长期危害性。美国针对土壤污染与修复的《超级基金法》对土壤污染的所有可能责任方,包括所有人、运输人、承租人等实行终身追责,就是因为土壤污染问题相当严重。我们期待这样的法律早日出台,让污染制造者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详细

环评问题亟待正视

环评本应成为防范环境风险、保护公众环境权益的一道铁闸。但现实中,囿于机制失灵,环评不仅没有起到阻止污染项目上马的作用,反倒成了污染项目的背书和“帮凶”。正因为如此,环保部才要大刀阔斧地脱钩环评机构。因为,环评一日不能“挺直腰杆”,这样的事件就一日不能杜绝。【详细
  “毒地”的治理关键在于两点:第一,国家层面必须尽快展开“毒地”的调查统计,每块毒地的位置、治理方案、环境监测数据,都应全面向社会公开,不能让民众身处毒地而不知;第二,必须解决“毒地”修复治理的资金来源,面对高昂的修复成本,靠相关工厂、政府或开发商都不现实,不妨借鉴国外经验,在国家征收化工原料税收中专门拿出一块,再加上一部分环保罚金等,建立“毒地”修复的专项基金。【详细

常州“毒地事件”已暴露出毒地实存风险,这理应成为毒地治理加速的“集结号”,以避免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