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医院暴露市场模式下的医院存在问题

莆田系”医院赚“昧良心”钱,让魏则西一家花光了积蓄,却只是画了一个饼。并且,其中充满了诱骗,事实也已经证明,当初给的承若都是为了谋财,害命虽不是“莆田系”一手造成的,却也应该为生命的逝去负责。但是,医院若不把救命摆在第一位,只想着谋财,这不反映出了市场模式下的医院存在了问题吗?【详细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详细

百度作为行业龙头应有正确价值观

作为一个从竞价排名中获得巨大利益的公众平台,百度不可能轻松撇清其在引导乃至误导患者方面的责任。诚然,搜索工具本身并无所谓善恶,但竞价排名这种赢利方式,其实就是把一个便捷的工具交给了心存不良的逐利者。【详细
  百度已两度回应魏则西去世事件。先是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继而表示“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百度回应速度倒是很迅速,但这种“迅速”似乎更是为了更快摘清自己的责任,所谓“资质齐全”“递交审查申请函”云云,无非是说“我在此事件中没有责任,魏则西之死是医院的责任,而医院管理混乱是监管部门的责任”。面对年轻生命的逝去,竭力推卸责任、洗白自己,没有丝毫的反思与愧疚,难道这就是国内最大搜索公司秉持的价值观?【详细
  在魏则西去世事件中,百度医疗搜索的“竞价排名”又一次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魏则西正是陷入这样一个唯钱是图的“医疗广告陷阱”。百度医疗“竞价排名”,这个依靠金钱和谎言包装起来了的“排名”,一次次欺骗着公众的信任,坑害着无辜患者的健康,甚至是生命。“图财害命”也许是百度医疗“竞价排名”最合适的品牌形象。【详细

媒体多次曝光百度“竞价排名”

2008年,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用长篇报道曝光过百度在搜索结果中采用竞价排名的方式,存在大量虚假药片广告的问题。 2011年,央视新闻30分又连续2天报道百度搜索结果中竞价排名靠前的医院都是骗子的大篇幅报道。2016年初,血友病贴吧的事曝出后,又有人把百度各种疾病吧都做了调查统计,大约40%的疾病吧已经卖给了各种民营医疗机构。【详细

监管缺失难辞其咎

百度与医院联姻逐利,监管的失位难辞其咎。试想,如果相关的监管部门,对百度的“竞价排名”、医院的假宣传假医疗早治理、早惩治,还会有今天的泛滥成灾的局面吗?监管的“隐形装睡”,只会让企业“眼睛里只有钱”,不择手段地追求利润最大化。就此来说,魏则西之死,我们更应反思监管缺失之痛。【详细
  令人吊诡的事情是,这样一个医院却能够通过各项审核,并且和公立医院扯上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榜上公立医院的“莆田系”医院,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些问题倘若不厘清,倘若不在源头上扼杀问题,即使改变了病态的竞价推广的商业模式,也难以根除“人血馒头”的悲剧发生。【详细
  如果面对互联网企业的这类行径,我们没有一个强大的法律监管和严厉追责的话,仅仅是依靠简单地“以罚代法”,或者在每次出事后,任由其在官方微博中发布一个声明,进行一个表面上的道歉以及内部处理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此类丑闻必然还会层出不穷。【详细
  此事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详细

医疗知识的科普可能避免患者盲目求医

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详细
  魏西则的病很重,即使他不到北京武警二院,他的病也未必能够治好。可是他之所以选择到武警医院去治疗,就是因为该院所做得广告神乎其神,相信了其误导,让其家人和他对未来生活充满了希望。可是实际结果呢?却不是这样,花了很多钱,二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讲是相当不易的,结果是,钱花了,病没治好,并且很快地恶化了。【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想要再次避免“魏则西们”的悲剧,对于医院、百度、监管和患者自身问题的反思,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