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贫情况复杂

大凉山地区的贫困,有自然条件、资源禀赋和生活习惯等原因,又有毒品流行等特殊背景,是扶贫工作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之前媒体关注的使用童工事件、“最悲情日记”等,都发生在凉山地区。一个地区长期以贫困闻名,还因为贫困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且长期扶贫却仍未脱贫,其中必然有特殊的原因和困难【详细

扶贫难度很大

整体搬迁不太现实,一是凉山州土地稀缺,阿土勒尔村植被茂密,水土适宜,农作物产量高,村民能够自给自足,很多村民不愿意搬出去;二是搬出去后虽然不用攀爬藤条,但是村民长远的生计问题不好解决。【详细
  当地政府也曾考虑给阿土勒尔村修一条公路,并且进行了考察论证,但是,由于地质情况复杂,修一条路要花6000万元,对于一个贫困县来说,拿出这样大的一笔资金,解决一个村的道路问题,确实算不上一项科学的规划。【详细

解决“悬崖村”难题有参考意义

央视《朝闻天下》以《“悬崖村”纪实---明知山无路 偏向山上行》为题,全面报道了“悬崖村”的基本情况和省州县的帮扶措施。原来,在网友眼中生存条件已非常恶劣的“悬崖村”,在当地条件还是比较好的,比它条件更恶劣的还有很多。【详细
  在当前的脱贫攻坚战中,很多地方、很多时候都会遇上阿土勒尔村这样的两难问题。遇到这样的两难问题,答案并非是非此即彼,还可以有第三种或者称之为退而求其次的方式。当然,退而求其次并不是敷衍塞责、应付了事,而是因地制宜地,分轻轻重缓急,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切实解决贫困群众脱贫最紧要、最现实的问题,在确保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前提下,把那些投资太大、难度太大的工程,放到经济条件更好的时候再去完成。从这个层面说,阿土勒尔村建设“钢筋梯道”,为破解当前脱贫难题提供一种可以借鉴的路径。【详细

舆论方面,对悬崖村的评价应该更理性

舆论、媒体和当地政府讨论“悬崖村庄”的问题,都须摒弃简单思维,否则可能促使地方政府基于漂白“负面新闻”的动机,做出两种选择:要么动用强制手段实施整体搬迁,要么为博舆论一笑“烽火烧钞票”。【详细
  公众的质疑不能说没有道理,只不过,一些责骂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悬崖村庄”缺的可能根本不是把藤梯换成钢梯,如果因为媒体报道在山上专设一所学校,那可能是浪费,而如果花费巨资修路上山,更可能是对纳税人的不公。
  像新闻中的“悬崖村庄”,修一条路至少五六千万,全国那么多孤立村庄,都要如法炮制吗?【详细
  特殊的地理环境让大凉山成了“新闻富矿”,但“富矿”也不能乱开采,而是要怀揣一颗诚挚的心,客观理性的对外界讲清它的前世今生和前因后果【详细
  众人拾柴火焰高。与其我们对造成“悬崖村”的原因刨根问底,到不如转化为默默行动,无论你是捐钱、捐物,提供建议意见,还是多一些理性,对当地政府或干部少一些质疑。【详细

政府可思考改变村民观念

村民还在缅怀当地与世隔绝因而远离了纷扰的优越条件。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他们的不是悬崖峭壁,而是多年在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封建落后思想。由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根”的概念,也不难理解他们不愿背井离乡。【详细
  “悬崖村庄”里的人已经习惯了靠山吃山,长期水上漂的渔民则习惯了靠水吃水。他们走出大山、走出水域之后,就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了?这需要考虑的事情其实是,该如何让悬崖上的村民愿意走出大山,在走出大山之后,能够融入到社会上。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的传统认知,他们的生产模式,需要我们多些包容,多些理解。只要我们让他们走出大山也能幸福的生活,他们就能愿意融合到山下的生活。他们就愿意从山顶上走出来。【详细

政府也可考虑引入市场的手段

在尊重村民意愿的前提下,引入合适的旅游开发。媒体报道给“悬崖村庄”带来了名气,肯定是一件好事。如果有民间资本看上这里的旅游资源,愿意投入开发,地方政府应该大力支持。到时候,“悬崖村庄”就不是问题麻烦,而是特色资源了。但这需要时间,需要机遇,不可急躁,不可蛮干。【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是搬出去异地安置,还是修通道路,或者让村民能够参与到旅游、度假等产业中去。这都需要科学规划,也需要各方支援。但无论怎样,这个方案的出台都不能拖得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