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认为: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一次不成功的“偷盗”里饱含着辛酸的母爱。可怜天下父母心!每一个父母都希望给与孩子最好的,这种爱超越了许多界限,有时哪怕是法律底线,细一想来,刘金燕实施偷盗之时心中只会想到女儿在节日能收到母亲的礼物的欣慰与满足,所以她丝毫没有犹豫,浓浓的母爱中,我们分明感受到了生活的辛酸。【详细
  最心酸的儿童节礼物”与“最伟大的母亲”之间,显然没有臆想的逻辑关联。不过,令人担心的是事件起承转合后的舆情“网意”:有人说,“都是被逼的,说真的,要是惯偷肯定偷值钱的”;还有人说,“怎么反转了?没看人家偷的是白糖和菜吗?因为老公跑了,她一个带生病的女儿,那种金钱和生存的压力是你们能体会的吗?”更有人断论,“这超市员工是要逼死人啊”……这些饱蘸情绪的捣糨糊式言论,将一个生动而现实的母亲,活生生逼上了道德的神龛。【详细

有人认为:生活所迫也不应不择手段获取

就因家庭困难无力在儿童节当天给生病中的孩子购买节日礼物,这位母亲行窃不仅没有受到处罚,反而还因媒体的运作而获得30万元的爱心捐款,世上还有这等好事。这会不会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只要目的正义,手段是乎合法就可以不予计较?假如再有家中老人、重病中的亲人有什么需要,或者是残障人士受生活所迫,就可以不择手段地去获取?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会不会也给未来执法设置了不小的障碍;执法人员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戴上没爱心、不人性的帽子,从而让他们在执法过程中缩手缩脚。【详细

不能让情感侵蚀法律

仅凭偷窃一点杂粮、一个鸡腿还有两本儿童读物,的确还不构成犯罪,经过警方批评教育后便可放人。但是,无论所涉及物品的多少、价格的高低,偷窃总归是偷窃,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不应该成为被原谅的理由。否则的话,公平与正义将荡然无存,社会的文明进步将无从谈起。【详细
  一个“小偷”,不等于不是好母亲;而扶困救弱,不等于连僭越底线的糊涂都当了恩赐。基于制度的反思,基于人性的悲悯,基于秩序的理性——在公共事件上,需要的是清清爽爽的“独唱”,而不是拉拉扯扯的“和声”。【详细
  对于这样一个母亲,道德攻击固然有点不人道,但基于公序良俗之上的诘责,也是负责任的态度。偷东西就是偷东西,就像刻章救妻的故事一样,不能一善遮百丑。【详细
  不能说,因为孩子亟待拯救、因为人生际遇悲苦,“逼”上超市,就有了无上的理由。私力救济的边界在哪里?生存权益的底线在何处?这都是些严肃的议题,不能靠。【详细
  “偷”历来是为人所不齿的,可是,刘燕(化名)的“偷窃”行为却引发了舆论一边倒的声音,除了极少部分拿着道德大棒和所谓的职业法律人士的异见之外,大多都是从刘燕所处的境况加以分析之后给出的理解和同情,当然理解同情并不能代表法律和道德的纵容与默许。【详细

社会救助体系存在缺陷

孩子的大病救助,是制度亟待兜底的事。根据此前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仅在去年6月至今年5月期间,各部门就共计出台30项文件以促进儿童福利。那么,为什么有的孩子在儿童节连个鸡腿都吃不到?为什么有的孩子上学还要冒着生命危险爬天梯?【详细
  “刘燕”当地民政部门,虽然给予了刘燕家庭每月900元的救助,但是,在重大疾病方面,这样的救助无疑是杯水车薪。在当地政府明知“刘燕”困境的情况下,为什么不给申请大重病救助?这就是典型的不作为,而这恰恰就是就是基层治理的缺陷所在。 【详细
  刘女士的低保,新农合的报销,在相对天价的医药费面前,确实可能是杯水车薪。但问题是:制度的BUG与制度不作为,并不是一回事。救孩子,不能不择手段,违法就是违法,如果“偷鸡腿”还有什么正能量可言,那么,法律就成了“糊涂蛋”,最后,受损的还是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详细

精准扶贫任重道远

脱贫攻坚离不开精准扶贫。不知刘女土家乡所在地在落实中央国务院《决定》中,是否对刘女土一家作了精准统计,精准到了“个位数”之后,在因户制宜、因人制宜上有没有动脑筋,与刘女土一家有没有对接上,针对刘女土家庭境况,到底制定了什么脱贫措施,每一年的脱贫计划又是什么,责任人是谁有没有落实。这一系列的问题等不得,拖不得,推诿不得,回避不得。包括这次到南京总医院治病,家乡的干部是否知晓,原本是如何安排的,无论如何,总不能“安排”刘女土做小偷吧。这毕竟不是脱贫的正道,这样下去,最终也无法脱贫。【详细
  从母亲做“贼”为女送礼物中,我们收获的不应该只是感动,应该还有反思:首先其行为是违背法律的偷窃行为,应该予以惩戒;其次表明有关部门对于贫困人口的关心不够,政策落实不到位;再者对于公民的普法教育力度还需加强。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各部门执行落实,全社会齐心协力,“刘金燕式”的家庭才会走出阴霾,对生活充满希望,还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详细
  因病返贫、大重病的以农村为高发区。要想从根本上治理这一现状,首先要扭转基层的干部作风问题,净化基层干部队伍,唯此,才能使国家惠民政策落到实处;其次,摸底排查基层因病返贫、大重病家庭,完善档案管理,基相关层部门跟踪,由相关的上级部门及群众组织监督,同时,对于一些大重病家庭,政府在救助跟不上时,可委托一些社会公益爱心组织介入救助;另外,就是破解低保、医保等跨区域领取报销难题。如此,才能改变“偷鸡腿”妈妈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偷”悲情现实,才能在法制和道德的框架内促进社会的文明和进步。【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偷鸡腿妈妈”的故事,很快将淡出人们的关注,但是“因病致贫”的顽疾却依然存在。对此,我们只能直面扶贫救助缺陷,才能避免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