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回收利用“废旧轮胎”技术上已经非常成熟了

中国轮胎翻修与循环利用协会原会长姜治云介绍,废旧轮胎回收产业包括旧轮胎翻新、加工成胶粉铺设胶粉改性沥青道路、制造防水材料、制造再生橡胶、制造燃料油等方面。“中国每年生产再生橡胶400多万吨,顶三分之一橡胶的进口,很多都是用废旧轮胎回收做出来的。一年铺几千公里的胶粉改性沥青道路,大多也是用废旧轮胎做出来的。这几个方面国家都有相关标准,只要按照标准来做,都不会出问题。”【详细
毒跑道和毒草坪的问题,显然不是废旧轮胎处理途径不规范的问题,而在于教育部门和学校在招标、施工、验收、环评阶段的审核、监管问题。正如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曲睿晶说的,“如果行业规范,对废旧轮胎进行回收利用,制造塑胶跑道是有利于环保的好事,但目前塑胶跑道标准缺失、监管缺位,才导致了黑作坊的产生。”【详细

“废旧轮胎”再利用并非毒跑道泛滥的根本原因

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曲睿晶认为,央视对废旧轮胎的介绍比较片面,容易造成误解,他向财新记者表示,再生资源综合利用是循环经济重要一环,废旧轮胎在中国早已“变废为宝”。用几家以废旧轮胎废橡胶为原料的黑作坊生产、销售塑胶跑道以偏概全来揭示所谓“毒跑道”黑幕未免让人觉得有失公正。【详细

相关立法存在若干空白

新华社已经指出的,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存在若干空白。无论是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塑胶跑道的某些疑似毒性成分都没有规定。而具体到行业、产业,则更是千疮百孔,从生产、施工,再到监管,几乎每个环节都有出问题的可能。另一方面,各地政府及教育主管部门又纷纷开列指标,雄心勃勃地推进塑胶跑道的“普及”。【详细
  成品塑胶跑道可依据两个国家标准,但均属于推荐标准,不具备强制性。人造草坪方面,国家体育总局提出的《体育用人造草国家标准G B/T 20394》大部分针对的是关于人造草坪的物理性能规范,对于环保要求,只有“铜、锌、铝、镉等重金属离子含量不大于20m g/㎡。”所以,国家强制标准的缺失,让校园运动场地失去了安全保护罩。【详细

商业道德的全面决堤

在我国几千年商业文化的沿袭过程中,尽管没有形成任何完善的市场监管体制,但受民间传统商业道德的约束,无论产品制造还是经商做买卖甚至从医诊疗,往往都强调“凭良心”,就是这一句再朴实不过的三个字,却造就了几千年厚重的商业道德文化,国内一些百年“老字号”企业,之所以历经沧桑依然被百姓所信赖,依靠的非但不是政府监管,反而恰恰是这种“凭良心”。【详细

监管缺失

这一次杭外人造草坪问题爆发,就是在多名学生出现身体症状之后,校方立即对人造草坪取样检测,最终发现了问题。而在之前的招标、施工、验收阶段,是否存在相应的监管失位问题,值得关切。毕竟,此前曝光的深圳多家小学出现毒跑道现象,最终被曝光招标企业的资质不达标,转包的过程也存在违法等问题。所以,杭州外国语毒草坪在施工单位的招标、施工、验收方面有无明显漏洞,还有待详细的调查。【详细
  监管,本是监督管理以“防患于未然”,却为何各个监管环节失守,使得“毒跑道”这样的“三无产品”,一路顺畅跑进了学校大门?根本还是因为被动监管,监管者不主动出击,对违法问题自然看不见,更不可能主动创新,完善监管机制。更可怕的是,被动地、应付地监管,事情发生了,雷厉风行地排查一回,一旦风头过去,又死灰复燃。
就“毒跑道”事件而言,工商、质监、环保等市场监管链上任何一个环节主动作为,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多一点责任意识,都不致有今天这样的后果。遗憾的是,我们总是亡羊补牢,却少见未雨绸缪,而没有对监管责任的主动担当,这个“牢”总也扎不紧。【详细

制定强硬的监管标准才能避免“毒跑道”

  此次曝光的毒跑道由工业废料制成,看起来是对“毒跑道”的正面回应,其实是在否定之前的建设。有学校因此撤掉塑胶操场,改为水泥操场,这样的改变能够为学生带来舒心环境固然很好,但若是因噎废食,对改变“毒跑道”的现状无济于事。一所学校的操场恢复,并不会带来全国性的操场更换,要想回应质疑,不是简单的恢复水泥操场,而是要触及到跑道的质检标准上。我国的检测方法明显滞后于国际标准,这才导致了我国的有毒检测出现空白。【详细
同样,有毒操场的出现不是偶然,但是并非不能避免。恢复水泥操场可能是最直截了当的方法,但却改变不了“毒跑道”依然存在危害的事实,黑心窝点的三无产品,本质上暴露的是生产企业的无序化竞争。可怕的是,这种竞争模式还能一路躲过监管,挺进学校操场,“一帆风顺”的同时,拷问的不仅是企业的良知,深挖背后的利益链条,才是【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教育部门和学校对施工单位资质、施工质量、原材料的检测,都需要有一套流程,只有获得专业力量的支持,学生的健康才能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