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事件,让人感受到生命的卑微

近50条人命,竟然换不回权力的作为,充分暴露了某些权力部门的傲慢和冷血。有媒体报道,为了走完红绿灯建设流程的7道审批程序,安装一个红绿灯,从勘察到完成预计需要175天。这已经够让人觉得超级不可思议了。河北沧县283省道,在已经夺去近50条人命的情况下,依然没有能装上红绿灯,莫非要创造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详细
  当地民众将此段公路称之为“夺命公路”,是对事故受害者的悲哀,也是对诉求迟迟悬而未决的无奈、对道路通行安全的担忧。而对于民众和当地政协委员“设红绿灯”的呼声,当地有关方面竟表示“县里无权设置”,这也让舆论一片哗然、公众一片质疑:事故高发路段,设置信号灯真的这么难?【详细
  11年的时间,3个村庄,50多人被撞死在同一条公路上,都说生命无价,生命崇高,面对如此残酷的数据,我所感受的只是生命的卑微和廉价。【详细

对照国标,该设置信号灯毋庸置疑

设红绿灯,往往会基于道路通行效率和确保车辆安全行驶两重考量,这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面,不应对立。若为了确保省道畅通,该设的红绿灯不设,这肯定不符合车辆安全行驶的要求。早在2006年,由公安部提出、起草,国家质检总局、国标委发布的《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与安装规范》(GB14886-2006),第4章就专门规定了“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依据”,明确“路口信号灯设置的交通事故条件”为:三年内平均每年发生5次交通事故的路口,从事故原因分析通过设置信号灯可避免发生事故的、三年内平均每年发生一次以上死亡交通事故的路口等应当设置信号灯。
  至于由谁来审批决定,只是程序上的事。就算指示灯设置的审批级别要跟道路级别对应,有关方面也没理由坐视道路一再夺命而无动于衷。【详细

相关部门是典型的不作为

在现实中总有一些部门遇到问题不是想办法去解决,而是习惯推诿、拖延,再大的事情到了他们那里都是小事,都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风雨不动安如山。就像这条“夺命公路”,明明发现了问题却迟迟不解决,还在那谈论红绿灯的设置权限问题,等待批准文件,难道50条鲜活的生命还换不来几个红绿灯吗?【详细
  他们在意的还是安装红绿灯的资金而已。这个路段需要设置19处红绿灯,19处红绿灯是需要不少资金的。当地交管部门的做派不是对制度的敬畏,而是对生命的漠视,而是惜钱如命。值得追问的还有当地政府,我们说好的两会议案建议“件件有回声”哪去了?【详细
  按照道理管理规定,省道的管理单位是省里的有关部门,地方没有权力随便设置红绿灯。表面上看,不安装红绿灯是因为他们对制度很敬畏,对制度很坚守,而实际上这就是一种不作为,是消极的对待百姓流逝的生命,这种工作态度是寒冷的。【详细
  沧县的交警部门都说了:“要安装红绿灯,就必须要上报给市里的交管部门,市里的交管部门再上报给省里的交管部门。” 既然有这样一个路子可走,当地为何还是不愿意设置红绿灯?难道一个个不幸死亡的生命,都不值得当地交警部门为了群众的利益而去打个几百字的报告吗?如果说,报告已经打了,可是省里没有批准,那得另说。遗憾的是,并非无路可走,在有路可走的情况下,连个报告都不愿意打,是什么样的心态?【详细

个中责任不是“程序”能推卸得掉的

现实生活中,多少不该做的事情做了,多少违法的事情也做了,为何没有敬畏制度?倒是面对流逝的生命想起来敬畏自己“没有权限”了。这是可笑的事情。“夺命公路”11年不装红绿灯只是对制度的坚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详细
  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9条,公安机关交管部门发现已投入使用的道路存在交通事故频发路段,应及时向当地政府报告,并提出防范交通事故、消除隐患的建议,当地政府应及时作出处理决定。《河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17条还规定:道路主管部门应当在进出国道、省道和县道交叉路口的明显位置,设置规范的警示标志、让行标志、标线及减速装置。
  “夺命公路”近11年来事故迭发却装不了红绿灯,个中责任,不是“程序”能推卸得掉的。【详细

涉嫌懒政 也该追责了

河北省交管部门为什么要把审批红绿灯的权力拽在手里不放?是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能力呢?还是这里面有多少好处呢?不得而知。不管是何种原因,都不能拿人民群众的生命开玩笑。如果近50条人命还不能换回有关公权力的作为,这样的权力部门究竟是不是执政为民,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真得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详细
  2012年7月,国务院还下发了《关于加强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意见》,次年元月,河北省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完善道路交通安全隐患排查治理制度,根据隐患严重程度挂牌督办整改,对隐患整改不落实的,还要追究有关负责人的责任。“夺命公路”问题持续这么久,对于那些懒政乃至涉嫌渎职罪的相关责任人,是不是也该追责了?【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不可否认,对安全隐患进行整改,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迫在眉睫。面对“夺命路段”,必须有人担责,向有关部门亮出问责“红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