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铁发明家宋有洲只小学学历

巴铁的发明人,被誉为“民间科学家”的宋有洲,只有小学文化学历。他曾自述,自己早年曾经当过兵团战士,采过矿,做过木工,后来一直做生意,涉足过烟酒批发、水暖建材和饭店等多个领域。2008年底,突发奇想,萌生了如何利用城市道路上层空间治堵的想法,半年后一个名为“宽体高架电车”的发明诞生,并申报了国家专利,这就是巴铁的前身。【详细
  研究设计巴铁的团队,没听说有相关领域的专家,或者做出过什么成功的项目。这么说并不是否定民间创新和个人发明创造,也不是唯学历或唯名气论,而是因为这么复杂的交通系统的设计,确实需要专业的科学知识,经过严格论证和试验,这是科学规律决定的。不仅项目团队比较“山寨”,而且至今没看到任何研究机构或权威专家为巴铁的科学性背书,之前被公司拉来站台的专家,也对此进行了否认。相反,对此提出质疑的公共交通专家倒有不少。这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详细

当然 学历与个人成就的可能不能划等号

放眼古今中外,上学不多,甚至智商都有“问题”,却最终成名成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比如爱迪生只上过几个月的小学,却成了大发明家;再如莫言只是个小学毕业生,竟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质疑“空中巴士”可以,但根本不应该拿设计师的学历说话,因为学历与个人取得成就并不能划等号。借助低学历来否定某个人的成就,只能令人顿生反感。【详细

发明人在公司仅负责技术

巴铁发明人宋有洲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称,他已将巴铁技术卖给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他在公司并不占股份,仅仅负责技术。【详细

巴铁背后的“华赢集团”

华赢集团在2015年底曾公开对外宣称,宋有洲旗下的民营技术研发企业与华赢集团签订战略性合作协议。据了解,巴铁公司自去年12月24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白丹青认缴9000万,朱红斌认缴1000万。白丹青也是华赢凯来公司法人。【详细
  记者调查发现,华赢集团旗下的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P2P理财公司,而华赢集团、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与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则是同一个人:白志明。曾有多家媒体公开报道称,巴铁科技公司的投资方华赢集团以巴铁项目的名义进行私募基金募集,甚至有媒体报道,去年,华赢集团南京分公司被爆涉嫌非法集资,但华赢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对此予以否认。记者搜索华赢凯来官方网站发现,该网站的理财产品中,不少理财产品许诺给投资者11%-16%不等的年收益回报。【详细

巴铁项目是下一个“e租宝”?

据新京报记者实地调查,巴铁和其背后的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利用巴铁这个尚在测试阶段的试验品,在全国布局数百家分公司,打着地方政府拟建巴铁“PPP”项目的名义,面向公众集资。在其借款合同中,华赢凯来为服务方出现,而借款方则为巴铁公司、担保方为中建联。专业人士称,三方同为白丹青投资的公司,涉嫌自融。记者发现,2015年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公布互联网金融机构“黑名单”,华赢凯来榜上有名,涉嫌非法集资大案的e租宝也同时在列。【详细

需要良好的前瞻性监管

良好的监管,要针对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前瞻性预判并提前采取预防措施,要敢于质疑、积极主动。强调监管的前瞻性,与金融风险的复杂性、隐蔽性、传染性有关。互联网金融突破了时空限制,部分具备混业经营的特点,放大了上述风险,更需要前瞻性监管。具体到“巴铁1号”,如果经执法机关调查后确定“华赢凯来”违规经营情况属实,则应启动相关司法程序,依法严肃处理。【详细

巴铁引起的轰动与质疑

“巴铁”之所以引人关注,最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号称能有效解决城市拥堵;二是声称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前者让公众看到了便捷出行的可能,后者满足了公众对国家科技进步的自豪感。单从概念上看,“巴铁”足够吸引人。但是,这并不代表其一定能成功走向应用。从一开始,许多交通、工程领域专家就对“巴铁”的实用性提出过质疑,其所谓得到“上海交大汽车研究院”的可行性认证,也被交大方面撇清了关系。由此不难判断,对于“巴铁”应用,专业人士更多持怀疑态度【详细
  其实质疑并非从今日始。这个项目在2010年时就曾炒作过,当时是因为这个项目的“概念”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当年的全球50大最佳发明。当时,“巴铁”的实用性就一直饱受各种专业人士质疑,特别是中国极为复杂的路况。虽然“巴铁”曾经在宣传材料中宣称项目得到了“上海交大汽车研究院”可行性认证,可交大方面却一直不想与这个项目有任何联系,而且还一直想撇清关系。【详细

巴铁是否具有充分性、必要性和可行性

杨晓教授说:“还是不要简单地凑热闹,要把事情弄清楚。上这系统,是否具有充分性、必要性和可行性。必要性方面,要改善城市交通,但改善交通的措施好多,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呢?这个措施是不是最好的?新颖性来讲,他是很新颖、很酷、很炫,但杀鸡用牛刀的话,毫无意义。我们丝毫不反对创新,但要严谨一点。”【详细

创新不能以概念取胜,必须以结果取胜

曾经有一款产品叫“曹青山电动车”,号称“一次充电续驶里程达到600公里的电动车”,而当时美国最先进的电动汽车一次续驶里程仅为280公里,发明者曹青山因此获得了全国十大创新人物,最后生产的“中大青山纯电动汽车”还被宣传为我国新能源客车中的里程碑,但最后还是倒掉了。所谓的“创新”不过是曹青山臆想的结果,既不是什么高科技发明,也没有任何专利权证书。“巴铁”是不是另一个“曹青山电动车”,最后的答案只能看其是否能走向实际应用。现在国家鼎力支持创新活动,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都被激发出来。但创新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没有开拓进取的精神,没有脚踏实地的努力,而只想走捷径、玩概念、搞形式,终不能长久。【详细

当地政府为何置身事外?

记者采访秦皇岛市发改委时了解到,该项目是按照旅游项目审批的,而非交通项目。秦皇岛市发改委交通科科长翟文说,巴铁项目并没有投入交通项目的计划,完全是作为旅游项目实施的。【详细
  “黑科技神器”让人们忽略了梦想照进现实到底还差几步。打着中国制造的大旗,人民日报记者专门就此事致电河北秦皇岛市委和北戴河区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却均表示对巴铁试运行一事不知情,这样的不知情未免令人生疑,一个如此意义非凡的科技项目,当地政府为何“置身事外”?【详细

显然,巴铁还没有成熟

科学研究和发明创造,应该鼓励奇思妙想,也要允许失败和试错,但巴铁系统不是个人自己在家里搞发明创造,而是要建在城市的大路上,事关所有交通参与者和城市的公共安全。因此,不仅要求设计科学、技术成熟,还要符合相关的设计建造标准,经过严格的测试验收程序,能够解决安全和管理上可能遇到的问题,才能真正上马建设。这些要求,巴铁显然还没有达到。【详细

“巴铁”的确迎合了公众对解决拥堵的希冀、对国际科技强大的期盼,以及国家对创新的鼓励扶持。现在也还不能断定“巴铁”项目如怀疑者所说是场骗局,但是应该冷静下来,重新审视这项“黑科技”的充分性、必要性和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