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取予夺,全看师父脸色,完全没道理可讲

平衡和维系师生关系的,是情分、道义、面子,以及各种基于旧式人情人伦的伦理道德,师父就如旧时大家庭里的家长。如果说,家庭关系的现代化,包括把家庭成员视为独立和平等的个体,尊重个人选择,以及公权力以某种方式介入家庭内部(如反家暴),已然得以实现。【详细
  这样的局面,全因文艺界和娱乐圈,依然是旧时江湖。师父掌握弟子的演出机会和工作权,把持着表演场地、院线资源,并且凭着自身与前辈同辈、师长同门的关系,结成利益江湖的巨网。徒弟,既是技艺的传承者,又是生意买卖的下线。除了靠利益捆绑约束弟子,始终将其限制在一个“进贡”的位置,各种道德捆绑,比如“修家谱”这类如今看来形同外星系的行为,也是实现人身控制的准现代奴隶制手段之一。【详细

没任何仲裁和救援机制

相形之下,无论是现代的行业规范,还是《劳动法》及各种劳动仲裁机制,却对德云社这样的旧式科班管理及文化态度不明,或者说鞭长莫及。【详细
一个相当荒诞的场景是,不管是郭德纲还是曹云金,都没有提到要用法律来解决问题。因为没有合同约定,太多的是是非非,都要交给公众来评判,谁能掌握舆论,谁就获得生机。曹云金对郭德纲的长篇控诉,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文本,不怀好意的媒体可以概括出郭德纲的“几宗罪”,但是曹云金也为我们刻画了一个相声界革命家是如何走向腐朽的形象,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国内颇有影响力的演艺公司,在管理上是多么混乱。【详细

现代社会下的传统师徒制像个笑话

  无论是郭德纲还是其徒弟的话语,都充满了令人熟悉而惊讶的口吻和气息,那就是过时的,江湖味极浓的,充满人身依附的师徒关系,散发着一股子霉味。
只有仍然没有进化到现代教育模式的手艺和艺术,只有还停留在传统时代的思维,只有还迷恋江湖思维的人,才会觉得自己收了一个徒弟,就是收进了家门(门户),就是自己的孩子,可以一辈子呼来唤去,幻想着自己仍拥有强大的父权,弟子稍有不从,就动用社会道德来鞭打他。【详细
  在这场论战中,我们看到的是体面尽失,人性之恶。其中的“欺师灭祖”“卖师求荣”等等让人胆寒,因为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言论,只在电视电影中看过。在一个现代社会,竟然说出这样的过时的语言,真让惊讶。【详细
换句话说,“郭曹互撕”中运用的逻辑,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现代人。一个简单的道理,当父子关系都已经在追求平等之际,当父权“家天下”的封建陋习都瓦解之际,竟然有人还在用传统师徒制度说事,真就是个笑话。【详细

现代社会的教育应该是独立平等的

虽然是个笑话,但这样陋习却仍然或多或少的存在着,比如一些机关,仍然论资排辈,新人打水、拖地,伺候老人仍然很有市场。而广义上,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封建思想更是存在:原本是自己凭劳动吃饭,却总有一些老板认为员工的饭碗是他给的,等等。 【详细
  在现代社会,在教育传承上,师生之间是平等和独立的,而不是人身依附的,师生之间没有谁对谁有无限的义务和责任;在工作关系上,人与企业之间是一种平等的契约关系,企业和员工之间是一种权利和义务的对等,而不是一种施舍关系,两者不仅在人格上是对等的,在道德上谁也不比谁高一头。 【详细
  时代变化了,很多手艺、艺术都纳入学校制,而非门派师徒制了。在现代社会,师徒关系仍然有权利与义务之分别,但本质上是契约关系,彼此应该是平等而独立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多的是讲一种尊敬,绝不是强调人身依附关系。没有哪个老师敢要求弟子对其尽无穷的责任,成为师父赚钱的工具,对其有绝对的指使。【详细

过时的艺术传授方式真得改了

还把过去那些裹脚布当宝贝,在现代社会还演绎得那么自鸣得意,除了令人感到不适,还有太多的时空穿越感。【详细
  相声艺术江河日下的情况下,德云社靠着观众的捧场与加持,与体制内的相声界分庭抗礼,赢得半壁江山甚至进入主流。时势催生的草莽英雄,如果不顺应时代,实现管理民主化,财务透明化,恐怕师生反目、上位潜规则丑闻及各种纷扰,只会不断重演。在承认艺术教育特殊规律的前提下,传统师徒制如何划分利益,保障弱势方人身权利,是否该有外力介入的必要和可能,都是可以敞开讨论的方向。【详细
  “郭曹互撕”发生在娱乐圈,很难说是偶然的,因为现实中这样的恩怨情仇也却是不少,被其多少困扰的人也有很多。因此,借“郭曹互撕”之际,充分地探讨争论一番也是好事,推动思想进步、风俗迁移的,不是一团和气,而是人们思想的碰撞。【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如果德云社不能进化为完全符合法律规范的演艺公司,如果那些徒弟不能成为受到劳动法保护的艺人,“清理门户”的荒诞剧,就会不断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