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给自由,也不给福利,积极谋生的人会走投无路

阿大的油饼店的确给上海人提供了吃饭的便利,成为许多人的美好记忆,取缔了实在可惜,也不近人情。而无照经营的摊贩有的是,为啥单拿阿大说事儿呢?【详细
  这样的规定有多少合理性和科学性?商品房是比民房更安全,还是更卫生?我想这取决于经营者的自我管理,而非场所。至于在民房经营会带来污染和噪音的问题,其实可以通过更新设备等技术性手段,或者民意自治的方式加以解决。可以看到,对“阿大葱油饼”,周边居民大多是持欢迎态度的。【详细
  据了解,自1982年以来“阿大葱油饼”一开就是34年,从6点开到15点,一天出炉300个葱油饼,5元1个,每人限购10个。有的“吃货”为了吃“阿大葱油饼”,愿意排队7个小时,最早凌晨两三点就有人排队,有的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不为别的,只为吃到“阿大葱油饼”,可见“阿大葱油饼”是多么受欢迎。可“吃货”心目中的好东西,却面临着“无证经营”,且长大数十年。这是令人悲催的。【详细

高昂的房租与收入之间的巨大差距,本身就是难以克服的矛盾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开食品店必须租用商品房,但在寸土寸金的大上海,一间商品房的租金至少两三万,像阿大这样的个体小吃店主根本无法承担。严格执行这样的标准,意味着“阿大”们在上海难有立锥之地。这既是对弱势群体生存权的一种变相剥夺,也是对地方美食文化的一种摧折。【详细

取缔无证店铺,似乎让人无话可说,但看不见一丝对人的关怀

阿大确实是违法经营,如此就该停业,否则,对那些“有照经营者”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但是,阿大的店停业后是不是就该任其自生自灭呢,还是有关部门积极扶持,使这家受人喜爱的油饼店能重新开张呢?难道偌大上海,就没有阿大油饼店的一个落脚处?【详细
  网友们对“阿大”的遭际,表达了一种良善的情怀。笔者也非常理解上海政府职能部门的善良之举,也同情“阿大”的现时处境。但桥归桥,路归路。对“阿大”非法经营长达34年的行为,违法必究,政府不仅应当令其停业,还应当处以罚款。当然,若能在给予适当罚款、责令补办证照之后,再向其捐助财物若干,扶助其依法经营,既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又解决了当事人的实际困难,如此,是不是更显人性化呢?【详细

管理方式还有优化空间

政府部门如果足够努力,“阿大葱油饼”或可重新开业,但个案的解决显然不具有普遍意义。在上海的弄堂街巷里,面临此种困境乃至消失的名小吃,并非只此一家,如果“阿大葱油饼”因为媒体的关注而获新生,那么其他商家是否也应该享受同等待遇?特事特办的处理方式,总会给人留下法外开恩的话柄。【详细
  城市管理尤其是涉及民众生存权的管理,最忌讳为了管理便利,不分轻重缓急,采取一刀切式的执法模式。这样一来,解决了一个问题,很容易导致更多问题出现,往往得不偿失。好的城市管理,首先应该是精细的,既能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又能关照不同的管理对象。“阿大葱油饼”有30多年历史,也有良好的口碑和市场信誉,甚至已然成为上海小吃的一张名片,能否成为被保护的对象?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能否通过降低执业门槛,鼓励更多的经营者创立自己的品牌?可见,办法总比问题多,关键在于转变管理思维。【详细
  城市管理尤其是涉及民众生存权的管理,最忌讳为了管理便利,不分轻重缓急,采取一刀切式的执法模式。这样一来,解决了一个问题,很容易导致更多问题出现,往往得不偿失。好的城市管理,首先应该是精细的,既能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又能关照不同的管理对象。“阿大葱油饼”有30多年历史,也有良好的口碑和市场信誉,甚至已然成为上海小吃的一张名片,能否成为被保护的对象?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能否通过降低执业门槛,鼓励更多的经营者创立自己的品牌?可见,办法总比问题多,关键在于转变管理思维。【详细

法律的实现必须建立在权利与义务的基础上

“阿大葱油饼”的困境在于,它一方面受到消费者的欢迎,有着强大的民意基础,情理上应该开下去,但另一方面,由于无证无照经营,存在安全隐患,法理上应当关闭。这种情与法的冲突现实中并不少见,两者如何调和?法律底线不容突破,但法律本身是否有可修改、可优化的空间呢?【详细
  但法律的实现必须建立在权利与义务的基础上。现实中好多问题就恰好处在边缘地带,阿大的油饼店即是。它的存在于法理上讲确有不合法之处,但经营了多年,它的出现恰好处在几十年前法制不完善的时候。几十年没在安全上出事,恰恰说明明没有多大问题。既然那么受老百姓欢迎,几个部门就联合在现场办一次公,给阿大办个合法手续,需要改进的地方在现场就提出来进行改进,这不是有关部门该做的事吗?【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在成名的阿大身后,还站着成千上万生意做得并不好、艰难维生的摊贩。在秉公执法时,是否可以体察每个人具体的生存状态,正视他们自食其力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