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国家对环保问题越来越重视

公众对空气质量高度关注,国家在加大空气治理力度的同时,也加强了对空气质量的检测和数据采集,以便随时向公众发布空气质量状况。【详细
  国家气象部门为防止地方数据造假,设置了多道关卡,比如数据的“一点多发”;比如远程监控;比如每年开展飞行检查、交叉检查,等等,地方环保局想作弊恐非易事。【详细
  在雾霾围城频频发生,国家对环保监测越来越重视的语境下,在环保上弄虚作假,无异于火中取粟。【详细

西安环保局官员“用心良苦”

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长,私自截留钥匙,篡改数据,属下工作人员多次潜入站内,用棉纱堵塞采样器,给空气采样器“戴口罩”,干扰空气质量数据采集,最终东窗事发,相关责任人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其实,长安区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自欺欺人的做法,是一种弱智的表现——用面纱堵住空气采集器,真能堵住空气中的PM2.5吗?篡改空气质量数据,能改善真实的空气质量吗?【详细

为了逃避体制内惩罚

在2015年3月,新华视点报道,甘肃武威相关企业向沙漠排污至少十几年,而且长期顶风作案、“屡犯不改”。而这背后是地方政府长期的故意放纵。同样,环保数据“戴口罩”,又何尝没有地方官员的魅影呢?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政府部门对环境末位的官员有处罚要求,官员为了逃避处罚,给采样器堵棉纱,污染的空气就会改良一些。”正是在地方官员的干涉下,空气采样器“戴口罩”式的以身试法,才得以逆风而上。【详细
  而与此同时,由于相关法律制度执行相对滞后,环保人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这就让一些官员钻了空子。【详细
  用棉纱堵塞空气采样器,犹如给采样器戴上防尘口罩,这种“掩耳盗铃”的空气质量改善,不只是让采样数据看着光鲜,更能以此粉饰政绩,实现仕途升迁等利益的目的,不但能“惠及”环保部门自身,“一票否决”的制度设计更能让基层政府主要领导甚至各部门官员“受益匪浅”。【详细

不能忽视背后畸形的政绩观 以及环保部门面临的履职尴尬

尽管我们有“史上最严厉”的《环境保护法》,各级政府的环境保护意识也大有提升,但环境保护的“一票否决”和环保部门职责权限的“不对称”,却也让基层环保部门对违规超标排放的治理时常陷入力不从心的尴尬。尽管各级政府领导对环境保护普遍重视,但真正遇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产生矛盾冲突时,某些基层政府领导往往却下意识的就站在了经济发展一边,虽有国家的环保法规做“后盾”,但在具体执法好查处实践中,基层环保部门还是要看政府主要领导的眼色行事,特别是在遇到地方支柱企业或“利税大户”涉污排放时,如果缺少政府主要领导的明确态度,基层环保部门更会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尽管这都不是堵塞采样器“掩耳盗铃”的理由,显然也不完全是基层环保部门为自身粉饰政绩。其实,基层环保部门尤其是具体工作人员能够从数据造假获得的政绩利益十分有限,而政府主要领导才是光鲜数据粉饰政绩的最大“受益者”。【详细

环境监测市场乱象需改变

官员不是通过切实有效的减排措施防控污染,而是用给检测仪器“戴口罩”的虚招糊弄企图蒙混过关,这样的弄虚作假行径无疑令人气愤。而更让人气愤的是,面对官员的造假需求,相关环保工作人员不是刚直不阿顶住压力,反而配合性的为环保数据造假大开方便之门。如此害群之马受到法律的严惩是应有之义。但在惩罚环保官员的同时,我们也要反思,本该是环保数据守护神的环保人员,为何要监守自盗呢?【详细
  “执法失灵”的背后,是新环保法仍然存在操作漏洞。首先是取证难,环境监测数据造假存在隐蔽性、瞬时性和流失性的特点,长期连续监控又受制于各种因素。其次是违法成本低,尽管新环保法规定罚款上不封顶,但在实践中“罚不当罪”的现象屡屡发生。甚至据报道,有一家把取样管拔插至矿泉水瓶中的企业,就没有被罚款。认定难、取证难、罚不当罪,环保造假就有可乘之机。【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不在改善空气质量上下工夫,却在涂抹数据上动脑筋,案例的背后,还要看到,治理环境污染不可急于求成,官员面对的压力之大也是事实。不保守地说,给空气采样器戴“口罩”的造假,恐怕非长安区一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