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水土不服”,丢书大作战被“玩坏”

许多报道都说外国人爱读书,坐地铁往往是以读书为主,但却忘记了一个前提,人家的地铁环境相当不错,不用那么挤,可我们许多大城市的地铁挤得很,人多声音嘈杂,很难能够静下心来读书。【详细
  在社会信任度持续下滑、骗局无处不在花样翻新的当下,谁敢擅自翻看一本不知源头的书?谁能确保不因一时的阅读招惹麻烦?谁敢断定这就是善意的倡导读书,而非一个骗局或一个碰瓷道具?所以,很多遇到丢书的乘客会这样选择:与其冒着一定的风险阅读,倒不如“明智”地躲开。【详细
  对于地铁上的书,也会被清洁工直接拿走,当作垃圾处理。即便是在书的封面贴标签,内页夹上书签,也未必就能够引起乘客的关注和阅读,毕竟每一个人阅读的书是不一样的,喜欢的书也是不一样的。你能保证你“丢”的书人人喜爱? 【详细

阅读价值传输效果难称乐观

赫敏“丢”书的英国是一个重版权的国家,非常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一本新书基本需要20英镑至40英镑,用国人的话说,买书和“剁手”无异。因此,爱书的英国人常常在书店纠结很久。这种背景下,在伦敦地铁上拾到被“丢”的书籍,那真是惊喜。
  而在中国,读书从来就不是件奢侈的事情,在生活支出比例可谓微不足道。这里,不仅有盗版书的“神助攻”,还有电子书和网络阅读的低门槛、电商的价格战。加之人们在成年后对于知识涉猎的热情普遍不高,因此,一本崭新的书籍突兀地出现在地铁的某个座位上时,所能够引起的兴趣恐怕寥寥。【详细

起码被提醒了一次“该多读点书了”

“捡一本书不会改变你的生活”,我大体赞同这种看法。可是话也要说回来:如果凡事连试一下的想法都没有,那改变肯定不会发生。正因此,我其实很愿意为“丢书大战”点一个赞,就算它是山寨版的,就算它是一次完全商业化的营销,它起码再次提醒你中国的阅读率不高,提醒你即便地铁这样拥挤的、不太适合阅读的环境,也未必没有点滴的阅读价值。【详细
  不难想象,这样一场略带娱乐性质的活动,与书籍这种彰显文化气质的载体相结合,加之明星光环的加持,传播效应必然可观。活动确有积极意义,就如在浩瀚的水面丢下石头,虽不能掀起全面阅读浪潮,但激起的涟漪或许可以触动一些向往纸墨的心灵。【详细

国民阅读量非常低

有调查表明,中国是出版大国,出版图书的种类数量都是世界第一,但积压的库存量也冠绝全球。加之公共图书馆资源的稀缺以及稀少的资源使用者,更消减了阅读水平。数据显示,全国公共图书馆持证读者人数只有582万,仅占全国总人口的0.47%,公共图书馆平均每册藏书年流通仅为0.4次,均为美英日等国家的十几分之一。 【详细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5年我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7.84本,欧美国家年人均阅读量约为16本,北欧国家更达到年均24本。而在活动发起国英国,这一数字更是高达64。热闹的活动与严峻的现实一对比,自然免不了遭遇“有这工夫还不如去读书”的情绪宣泄。【详细

对不读书的焦虑造成了全民号召读书的文化景观

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如果说古代的障碍是教育、书籍的获得成本,在今天则是占据时间的机会成本。读书习惯,它必然地和功利意义相悖,正如中国学生从小就泡在书山题海里,在脱离了功利指向后却并没有形成广泛的读书习惯。【详细
  今天读书多少变成了一种“姿势”,用于向外人宣示“我是读书的”。正如每年的世界读书日,社交媒体常被修饰过的“亲切读书照”刷屏。读书成了文化格调的彰显,变成了“炫耀性消费”。不能说作出爱读书的姿态、大张旗鼓地举办活动都是虚伪的,或是一概贯之以附庸风雅的嘲讽。这只是展现了一种补偿性心里:正因为现实情境的过于冷清,造成了姿态展示的极端热闹。这其实是逻辑自洽的,对不读书的过度焦虑,造成了全民号召读书的文化景观。【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地铁“丢”书的理想是美好的,但脱离现实的推广让人觉得可惜,中国人提高阅读量有赖于各方踏实努力,所以我们也不能否定其对于社会进步的促进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