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降低各种成本 高效的完成社会动员

微信打赏等便捷支付功能,最大程度降低了人们从事参与公益慈善的门槛。【详细

民众更愿意直接捐款给确定的个人

互联网“去中心”、“去中介”的基本特质,也为人们提供了绕开中介机构,直接选择救助对象的各种机会,这一功能,很大程度上也化解了此前由于一些机构的不当行为对人们爱心的伤害。【详细
  而朋友圈,是一种基于强关系间的传播。在这个缺少信任的社会里,很多人可能不信任各类公益慈善机构,不信任媒体报道,但是,很多人会选择相信自己认为靠谱的朋友。所以,一篇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当其用于慈善公益时,其强大的动员能力不可小觑。【详细

慈善公益事业早就融入了创意技巧和营销传播

若没有特殊的炒作手段,关注度不高,募捐的善款很难达到预期。一般而言,那些借助炒作进行的募捐都很有效果,事实上,只要炒作不太有恶意,公众都可以原谅。【详细

捐款信息不透明导致的骗捐、诈捐、过度捐款等情形时有发生

去年,95后女生杨某通过微博谎称父亲在爆炸事故中被炸死,网文获赞赏9万余元被警方以诈骗罪刑事拘留。【详细

“朋友圈慈善”也面临着筹款后资金使用无人监管的尴尬

“个人求助”的问题在于,一方面,它得不到正规慈善机构的组织支持;另一方面,它也不受到慈善机构的监督、管理,受助人真实性、善款的额度和具体用途,都缺乏透明的披露和有效监督。于是,这就变成一场苦情戏的竞技场,看谁的文采最好,谁的故事最催泪,看谁能10万+……走上了道德和法律的钢丝绳,煽情求助和诈骗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规范“朋友圈慈善”行为 一靠自律二靠严管

此事件出现再次提醒了相关部门在个人和相关单位募捐的过程中,必须做到全程监管,对于募捐行为坚决做到不能脱离相关部门的监管之下,只有让相关的新《慈善法》所存在的制度长牙,同时对于制度所存在的漏洞进行修补,这罗尔“诈捐门”事件怎么会出现呢?【详细
  司法机关有必要予以重视,以司法解释或者典型案例发布等方式,进一步明确涉求助网文赞赏的法律尺度。如此,一方面,可对刻意虚假求助者形成震慑,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有人因一时鬼迷心窍走上犯罪之路。【详细

不要低估社会监督的力量

我们包容营销式慈善的前提,在于这里面真存在慈善。如果这场营销本是一场谎言,或者是假多于真,就容易激发民愤。当事件另一面浮出水面,人们便纷纷表达对女童家长与某机构的愤怒和斥责。或许在法律上,这家恶意炒作的机构难以得到追究,但实际上,这家机构已失去了绝大多数人的信任,获得的只是恶名,掺假营销注定满盘皆输,这是最大的惩罚。【详细
  一旦发生类似失实造假事件,公众的愤怒,也会变本加厉。【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司法机关有必要予以重视,以司法解释或者典型案例发布等方式,进一步明确涉求助网文赞赏的法律尺度,才能避免此类事件对于公众善意的透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