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炮车没有得到大多数专家的认可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认为,雾炮车名字就起得不对,实际上它就是个洒水的东西,就是高效能地把水撒出去,所谓治霾的说法是对大气科学不理解。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潘小川教授也认为,即使雾炮车能降霾,作用也不大。他表示,雾霾形成于2000米的高空,而雾炮车平射尚且达不到200米。【详细

并没有数据证明其有用

十几家生产商承诺雾炮能治霾,并声称能提供相关证明。在记者表明身份后,又给了截然不同的说法。一种是“不能治霾,治霾的谣言是其他厂家推出来的”;另一种是“有的能治霾,但我们没做过测试。”
  从2014年至今,多地购置雾炮车,很难找到一个地方可以用先后的环保数据来佐证雾炮车的神奇作用。【详细

粉饰政绩,做表面文章

很多地方政府部门热衷购买雾炮车,并不一定真的相信雾炮车的治霾作用或真正用于治霾。更多则是用来回应公众环保的一种态度甚至只是装扮门面。实际上,雾炮车能否治霾对于不少地方主政官员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雾炮车所给公众误导制造的治霾氛围,本身就足以让某些官员你信其“神”而不信其无,倾公共财政之慷予以采购,不仅可以为环保政绩添彩,更可以搪塞芸芸众生之口【详细
  雾炮车在很多地方被敬奉为“治霾神器”,除了商家的吹捧与误导之外,更在于它迎合了一些地方政府部门非正常的政绩观念,在脚踏实地治理环境污染,既辛苦又难以收到立竿见影效果,同时又难以立即为政绩加分的情况下,选择购买雾炮车,煞有介事的在街头秀上几秀,或是对环境监测站乃至空气采样点打上“几炮”,立马就能将监测采样点的环境数据变得光鲜。【详细

权力寻租,销售过程中可能存在腐败行为

记者暗访考证市场雾炮车的价格最高只有46万元,但来自政府招标采购的价格却均在70万元以上,其中的“猫腻”不言自明。【详细
  河南一家雾炮车制造厂商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曾向省内某城管局卖出一台雾炮车,城管局原预算是每台70万元,最终招标定价是65万元,但实际上蓝航的售价是42万,其中20多万元可能被私分。
  华南地区一家雾炮生产厂商的负责人则答应,生意做成后可给15%的好处费。类似现象,在雾炮车的政府采购中并不是个案。一家企业甚至答应可以帮忙做标书,“我们是个大厂,一定给你做得漂亮,发现不了。”【详细

该反思这种“浮夸政绩观”了

治霾是一场艰难的战役,地方政府将治霾寄望于采购“神器”、制造“神话”,显然不是有所作为,浮于表面的治霾比“等风来”的荒唐也强不到哪去。不然,之前各地“发明”的“防雾霾操”“城市风道”“人造龙卷风”等形形色色的治霾“神招”何以只留下一地鸡毛。【详细

政府采购漏洞需要正视

事实上,最终买了单又被忽悠的,却是广大的社会公众,也就是纳税人。那么,广大纳税人,有权利要求有关政府部门给一个说法,这个“洒水的东西”最终给纳税人带来的,究竟是什么?上级部门,则需要对有关政府部门进行问责,购买“治霾神器”,有没有人玩忽职守?有没有人存在腐败行为?最终目的,就是再也不能让“治霾神器”继续忽悠下去了。【详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针对“治霾神器”采购热的现象,有关部门也要清算其背后暗藏的腐败账,让那些违反政府采购制度、以权谋私等商业贿赂行为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否则,类似雾炮车能治霾的“低级笑话”还会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