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期

结合了游泳、舞蹈、技巧、音乐的花样游泳,素有“水上芭蕾”之称,向来都是女选手的天下,但一位61岁的大叔却说,“老男人”也一样玩得转。
  不仅包办旅行的吃住行,旅游中还当起“隐形人”,随时捕捉旅行者最美、最自然的状态,还兼顾摄影指导,他们,便是近年新出现的“摄影导师”“旅行跟拍师”。
  在明星、名导演、名企业家云集的电影节上,新人如何上位?记者陪着一位新导演在上海电影节展台蹲守3天,见证他在浮躁的市场中如何寻机遇。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老男人”玩花游
留下“有故事”的旅程
新导演“找钱”记

本期关注

玩花游的“老男人”

花游向来都是女选手的天下,耿耀志却说,"老男人"也一样玩得转。

6月14日,四川省游泳馆的深水区旁,一个“大叔”正聚精会神地练习,时而从水中跃起,时而踩水前行,时而单手抬起,宛若芭蕾舞演员。
  如果不是他自己告诉记者,这位肌肉紧实、步履稳健的“大叔”完全看不出已经61岁了。他叫耿耀志,正为6月25日将在德国举行的第22届国际大师花样游泳冠军赛备战。据了解,此次大师赛主要针对超过25岁、退役两年以上的运动员【详细】

找不到男对手 无奈与女选手同组

本次花样游泳大师赛,因为找不到“男对手”,耿耀志无奈被分到女选手的组别。

  在世界锦标赛或者奥运会这样的赛场上,男人们从未走进过花样游泳的泳池。2014年,国际泳联投票决定,在跳水和花游比赛中新增男女混合项目,直到2015年,大师赛才开始接纳男选手。
  虽然花样游泳大师赛已举办多年,但目前为止,无论男女,中国尚无人参加。所以耿耀志在报名的时候,遇到了不少麻烦。“这次报名很难,全部靠我自己用英语跟在德国的主办方沟通。”在多次邮件往来后【详细】

曾在国家队编舞 蒋文文、蒋婷婷送鼻夹助战

过去,耿耀志教出了像蒋文文、蒋婷婷这样的冠军选手,而现在,学生们给了他参赛的动力。

  青年时的耿耀志,曾是一名文艺兵。1971年耿耀志加入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成为一名舞蹈演员,但在声乐上,他也完全不亚于歌唱演员。由于那时的表演节目多又没有幕间,他经常把几套不同的演出服层层套在身上,方便演出。此外,他还会自己写歌、编剧、演小品,在战友的印象中,耿耀志就是一个全能演员。
  1995年,国家花样游泳队的领队到战旗歌舞团寻找既懂音乐【详细】

自编自练自演 将四川元素带到国际赛场

看似简单的动作,如果换到水中完成,难度倍增。一些在地面上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动作,在水中却行不通了。

  耿耀志年轻时因跳舞曾受过腰伤,上世纪80年代他在国家队的时候,医生和专家都说无法治疗,只能通过锻炼来缓解,于是便给他制定了一个游泳计划,“没想到,当年的‘药方’我坚持到了现在”。
  在给国家花样游泳队编舞的时候,耿耀志也曾在水中实践过,但不是正儿八经地去跳动作,而是去测试水的阻力。“因为我在编舞的时候【详细】

多彩生活 耐得住寂寞又不甘寂寞

一个人要身兼运动员、编舞和教练之职,训练难免寂寞,但耿耀志不甘寂寞地还想为自己的人生再添色彩。

  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中旬将近5个月的时间里,耿耀志基本上都在练习比赛中的规定动作,并初显成效。“他们都很惊讶,我能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就能攻下这6个动作。如果是一个新运动员单单练习倒立,至少得花半年以上。”耿耀志坦言,训练这几个动作的过程非常不易,“12月份练的时候一倒立我就完全无法控制。3月,本来我是每天上午训练,但怕不能完成动作,咬了咬牙,连续三个星期每天反反复复都练这几个动作,身体几乎受不了。”【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旅拍师

最近两年,"摄影导师""旅行跟拍师"等新职业开始出现。

成都女孩苏琛的家,有一张装裱起来的照片。照片上,青海茶卡盐湖难得一遇的阴霾天空下,她背着行囊行色匆匆,风吹乱了她的长发。“有意境,拍出了背包客的孤独!”她的朋友到家里玩,都会凑上前夸赞一番。

  这张照片不是苏琛朋友无意间的杰作,而是“摄影导师”韩杰的作品。【详细】

旅途中的“隐形人”

38岁的成都摄影师严路,是成都最早的“旅行跟拍师”。两年以前,他还是供职于成都某周刊的摄影记者,喜欢旅游的他和朋友结伴出游,拍照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他的头上。2013年,严路和朋友去土耳其自由行,在雄伟壮观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在色白如棉的棉花堡,严路给朋友抓拍了一张张精美的照片。朋友和他开玩笑,“以后你可以收费了!”

  没想到这句玩笑话让严路留了心。他发现大多数人出游拍照,还停留在用手机拍大头贴到此一游的水平。即使有人喜爱摄影,但入门级的单反相机,也不可能拍出完美的云海、日出、星空甚至街景。【详细】

善解人意的摄影导师

旅途中,若是碰上驴友想要依葫芦画瓢自己拍片怎么办?严路此时就得客串摄影导师,手把手教对方玩相机。这种既想旅游、又要自己创作者还不在少数。另一位职业“摄影导师”韩杰自2014年开始推出旅游兼摄影指导的业务以来,已经组织了好几次旅行活动。

  和严路一样,韩杰要提前打探哪条旅行线路何时风光最美、最适合拍照。面对一群“甩手掌柜”,同样也要负责一行人的吃喝拉撒。“如果带人去金川,最好的季节就是4月和10月。春季可以拍梨花,只要光影掌握好,就可以拍出静谧的世外桃源图景。【详细】

留下“有故事”的旅程

苏琛平时并不喜欢自拍。外出旅游,她的镜头几乎只对准壮丽的风光。她试过和旅拍师在同一机位拍风景,效果大相径庭,“曝光的强弱、用远景还是近景都有讲究,分寸并不好把握。”几年前,苏琛在旅游论坛上看到茶卡盐湖的“天空之镜”,于是兴冲冲慕名前往。结果去的那天,茶卡盐湖的天空一直阴云密布,很多游客都感叹完全不能拍出惊艳的“到此一游”照片。

  那天的茶卡盐湖游客依然很多。苏琛避开人群,背着行囊在湖里悠然漫步。让她完全没想到的是,韩杰却在这样的阴霾天,以她为前景拍下了盐湖的照片。【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新导演

李世亮,用6年时间开发出"三星堆寻宝"系列电影项目

本周,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在火热进行中,各大影视巨头纷纷公布了未来几年的计划,明星、名导演、名企业家蜂拥至上海滩,整个电影圈都骚动起来。在上海电影节电影市场展区的川军展台,有一位电影人李世亮,用6年时间开发出“三星堆寻宝”系列电影项目,在上海终于完成了第一部影片的意向融资。记者陪他在展台蹲守了3天,体会了他的“小心酸”和“小成就”。 【详细】

古墓冒险题材“落地”三星堆

6月12日 上海展览中心 暴雨

  上午10点,李世亮就来到展馆。逛展的嘉宾很少,每个展位都有点冷清。李世亮看了看窗外的瓢泼大雨,发了好几条微信,然后坐在展区的位置上。
  “不担心没人来吗?”记者问。
  “第一次参加上海电影节,还是担心。刚才联系了几个朋友,他们叫我放心,他们联系的投资方老板已经在路上了。”李世亮看上去并不紧张。【详细】

各路访客要求五花八门

6月13日 上海展览中心 多云

  这是上海展览中心最热闹的一天,也是李世亮最繁忙的一天,从上午11点开始,他一共接待了40多位访客。
  “我手上有3个亿,项目很多,只要你这个项目好,钱好说。”说这句话的秦老板有点派头,口气也不小,但李世亮脸上没什么表情。
  李世亮开始介绍起剧本。秦老板耐着性子听了5分钟,便打断了李世亮,问:“你这个项目需要多少钱?演员找好了吗?什么时候上映?什么时候分成?”【详细】

“寻宝”系列第一部有“谱”了

6月14日 上海展览中心 晴

  电影市场最后一天,李世亮依然忙碌得像上了发条一样。

  春秋永乐影业代表和他详细谈了海外发行,省心影视文化传媒公司代表也和他谈营销的初步设想,李世亮都受益良多。14日下午,一位叫做尼克的老外出现在展台,指名道姓要找导演李世亮。原来,他是美国一家特效公司的,也来上海电影节找项目,看到李世亮项目的海报,觉得这个项目肯定需要特技,于是找了翻译来聊聊【详细】

记者手记:浮躁中的机遇

在电影市场展场蹲守三天,记者陪着李世亮导演迎客、送客。听着各种“大老板”说自己的房产如何大,收藏品如何多,总觉得这种热闹有点浮躁。今年李安在上海电影节上不停呼唤电影产业各个环节都慢下来,慢下来,但滚滚热钱涌进电影圈,要刹车谈何容易。

  面对各路“神仙”,李世亮都表现得十分冷静。他坦言,作为新导演,他也被骗过钱,被忽悠过剧本,只能从一次一次挫败中积累经验。他就是中国电影产业的一个小缩影。不管是产业中哪个环节【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