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期

影片背后的幽默观众都懂;导演任性一下电影会更好看;网友认为不可以,激发了我使用范冰冰的热情”……面对《我不是潘金莲》的争议,冯小刚向记者作出了颇具冯氏个性的回应。
  因为朋友说“我相信只有你可以拍好她们”,著名摄影家肖全走进西双版纳结识了一对“雨林精灵”,为她们拍摄了千余张照片。
  他是我国鲜有的拍到世界上三种虹雉的摄影师之一,中国野鸟图库收录了他拍摄到的600种鸟类。在他看来,自然摄影的原则是要敬畏生命,尽量“不打扰”。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冯小刚:任性画个圈圈
一对“精灵”姐妹花
摄影师为鸟兽留影

本期关注

我不是潘金莲

《潘金莲》上映后,范冰冰的演技、影片的圆画幅等,成为讨论的热点。

《我不是潘金莲》上映5天票房2.5亿元,虽然没有像冯小刚以前的商业片那样有票房爆发力,但影片上映的同时,范冰冰的演技、影片的圆画幅等,都成为影迷们讨论的热点。
  11月18日,冯小刚在成都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大家的争议一一回应。他表示,不管是用演员还是用圆画幅,都是顺心而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谈喜剧 影片背后的幽默观众都懂

记者:这部电影在国际电影节拿下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观众却觉得很“接地气”。“得奖”和“接地气”是怎么结合起来的?
  冯小刚:刘老师是一个非常有幽默感的人,他一直是在用幽默的方式写悲剧,而不是用悲观的方式写悲剧,这给我们能够拍出一部好电影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基础。

  记者:您觉得您在片中埋下的那些点和观众的反馈一样吗?
  冯小刚:刘震云说喜剧有三种,一种是语言的幽默,一种是行为的幽默,还有一种是背后道理的幽默。《我不是潘金莲》是最后一种。【详细】

圆画幅 导演任性一下电影会更好看

记者:用圆画幅的初衷是什么?
  冯小刚:这个题材表面看和《秋菊打官司》容易混淆,面上看极其写实,实际很荒诞,我就想怎么能够找到一个过去大家没有用过的方式来拍。

  记者:很多观众都注意到,镜头不止是圆的,还有方的,还有满银幕的,这是出于怎么的考虑?  
  冯小刚:所有在李雪莲故乡的镜头都是圆的,在北京的镜头都是方的。为什么北京是方的?因为北京是一个讲规则的地方。【详细】

话角色 冰冰接地气,男演员妙趣横生

记者:这是您和范冰冰的第二次合作,范冰冰给您印象如何?
  冯小刚:我对冰冰很了解。12年前,电影《手机》是我导的,范冰冰跟葛优演的。我在现场给她说戏的时候,她跟葛优两个人那个戏能“咬”到一起去。葛优演戏是很结实的,范冰冰没有掉链子。

  记者:《我不是潘金莲》中,李雪莲这个关键人物为什么确定范冰冰来演?
  冯小刚:当要选李雪莲这个角色的时候,有很多网友都给我推荐,比如说周迅、章子怡、姚晨、白百合等等,网友们认为她们的演技非常好,唯独范冰冰不可以【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精灵”姐妹花

因为朋友说"我相信只有你可以拍好她们",著名摄影家肖全走进西双版纳结识了一对"雨林精灵"。

“我没有孩子,年纪越大,就觉得自己离‘孩子气’越远,直到3年前偶遇这对姐妹。”11月20日,在成都那特艺术教育机构举办的沙龙上,摄影家肖全诚恳地说出这番话。这对姐妹,指的是15岁的林妲和13岁的宛妲,她们是德国生态学家马悠与环保工作者李旻果的女儿。
  2013年,因为朋友说“我相信只有你可以拍好她们”,肖全走进西双版纳【详细】

要拍到好照片,必须成为她们的朋友

2013年,朋友告诉肖全,有个叫李旻果的环保工作者,在西双版纳带着两个美丽的混血女儿,“相信只有你可以拍好她们”。肖全于是动身飞往西双版纳。

  到达目的地已是晚上。肖全与李旻果畅饮到凌晨,聊天声吵醒了林妲,她在楼上大声抗议。不太好的第一印象,阻碍了肖全的拍摄计划:只要他举起相机,林妲就立刻进行阻止。肖全意识到,要拍到好照片,必须真正成为她们的朋友。
  一天早餐时,林妲自顾自地拿着竹篮里的蔬菜玩。她把已经【详细】

最重要的“种子”,在雨林中生根发芽

姐妹俩的父亲马悠是生态学家,曾在菲律宾工作20年,被尊称为“雨林再造之父”。1997年,他开始担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恢复与保护项目》专家组组长,在中国协助开展热带雨林保护项目。“他是科学家,更是艺术家,用艺术的形式做雨林保护的科学工作。”李旻果这样评价丈夫。

  马悠和李旻果结婚后,来到云南景洪郊外的这片坡地,尝试用生态的方式复建雨林。两个孩子相继出生,夫妻俩希望她们在雨林中自由呼吸、快乐成长。“我们想给孩子一个雨林花园,哪怕怀着她们的时候,我也没停止栽树种花草。”李旻果说。【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为鸟兽留影

在摄影师董磊看来,自然摄影的原则是要敬畏生命,尽量"不打扰"。

日前,中法环保文化周在方所成都店开幕。野性中国—中国野生动物摄影训练营以及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所(IBE)的签约摄影师、西南交通大学老师董磊分享了近年来拍摄鸟兽的经验与心得。
  董磊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通过影像搭建公众与自然之间的桥梁,唤起公众对环保的重视,然而真正看到效果,也许仍需要一两代人的努力。【详细】

踏破铁鞋,拍到三种虹雉

虹雉主要分布于中国,有绿尾虹雉、棕尾虹雉和白尾梢虹雉三种,都生活在喜马拉雅山—横断山脉的高海拔地区。它们的数量很少,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中绿尾虹雉被国际自然保护组织列为濒危动物。“虹雉生活区域狭小,而且受到盗猎的威胁,因此公众对虹雉的认识与了解是保护这种野生动物的必要前提。”董磊说。

  2007年,董磊在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拍到绿尾虹雉,2010年在雅鲁藏布大峡谷拍到棕尾虹雉,因此董磊一直想拍白尾梢虹雉。董磊根据资料,追踪白尾梢虹雉的生活地,该去的都去到了,但一无所获。【详细】

意外“惊喜”,拍到怒江仰鼻猴

“自然摄影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董磊说,大部分时间很煎熬,但冷不丁地,大自然又会给你一个“惊喜”。

  2012年,云南省林业厅邀请董磊到高黎贡山拍摄,一个重点任务是拍摄怒江仰鼻猴。
  当年夏天和秋天,董磊与团队上山两次,却不见猴子踪影,打算放弃。董磊已经开车离开,突然接到保护区护林员的电话,说看到了怒江仰鼻猴。董磊马上驱车返回,到达片马镇时已经凌晨2点。
  此时,天下起了大雨,一直到凌晨4点,雨势依然不减。【详细】

敬畏生命,“不打扰”拍摄原则

在自然摄影中,难以避免会对拍摄的动物产生干扰。董磊说,鸟兽摄影和风光、人物摄影相比,最大的难点在于你的拍摄对象的不配合性与不特定性。比如拍风景,风景是相对静态的,你可以等光线、调角度来获得更好的拍摄效果;再比如你拍美女,你可以要求拍摄对象摆出特定的造型来配合你,或者放置更合适的背景来衬托主题。但这些手段在鸟兽摄影上是行不通的。因为它们都是害怕人的,看到人来,它们的本能是躲避和保持距离,所以你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找角度、调光线,更不要提摆造型了。

  “摄影师要敬畏生命,尽量以‘不打扰’的原则拍摄鸟兽。”董磊说【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