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期

过去的一个多月,由成都可可豆团队主创的电影《哪吒》票房大卖,外界纷纷猜测,投资方、制作方都是大赢家,蛰伏了6年的饺子团队要“一夜暴富”?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四川动漫企业要大赢,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埙,是我国特有的开口吹奏乐器,因其幽深哀婉、古朴悠长的独特音色,近年开始受到一部分乐迷的喜爱。在成都,也有一群爱埙人,他们做埙、吹埙,在网上分享吹奏指法……7000年前的远古乐器,渐渐在现代“复活”。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互联网时代,变化非常迅速。怎样用迅捷的方式来反映这个时代,表达年轻一代人的微妙的精神世界?听四川青年作家的心声。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四川动漫如何才能大赢
古乐器在他们手中复活
四川青年作家

本期关注

四川动漫

四川动漫企业要大赢,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8月21日,成都高新区,可可豆动画公司大门紧闭,里面一片繁忙。现象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的大幅海报贴在门口,一名工作人员说:“刘总(负责人之一刘文章)和饺子导演都在外地,媒体采访请统一联系光线宣发。”
  过去的一个多月,由于《哪吒》大火,制作公司可可豆动画经历了一场巨变。一个月前,公司还面临着生存问题,如今,每天上门【详细】

作品火了 本土制作方却只能赚“零头”?

在不少观众看来,动画电影没有流量明星的高片酬,制作成本相对较低。《哪吒》这部票房直奔50亿元的电影,理应让主创团队赚得盆满钵满。但事实并非如此。

  按照国产电影的分账原则,院线和影院占57%,剩下的43%才是制作和发行方的,其中,一般3成归制作方,一成归发行方。《哪吒》的主要发行方是光线传媒,主要制作方是光线传媒和饺克力(饺子团队公司)联合成立的可可豆动画公司。
  有机构预测,若以44.87亿票房估算,《哪吒》将为光线传媒带来10.12-12.13亿元的营收,而饺子团队票房分账收入【详细】

高度依赖资本平台 多数本土公司难有话语权

作品火了,制作团队为啥只能赚“零头”?业内人士认为,对资本和平台的高度依赖是四川动漫企业处于“弱势”、不掌握话语权的主因。

  成都动漫业媒体人谭正创业15年,还“窝”在WEwork共享办公空间内,一个花2000多元租来的几平米的玻璃间里,转身就是门。“很少有本土动漫公司能拿出钱来支持论坛活动。”这侧面说明本土动漫公司都还“不富裕”。
  一部好的动漫作品从创作到上映至少需要三四年,制作成本少则两三千万元、多则五六千万,后期还有宣发成本,上线后还不知道会不会火,“这样一个投资高、风险大【详细】

多数本土企业仍在代工 发展亟需由多到强

过去十余年,从四川省到成都市都推出支持动漫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全省动漫企业发展壮大。不过,多而不强的现状让这些公司在制作发行和收益链条上掌握不了话语权。

  2005年四川出台《四川省动漫游戏产业发展规划指南(2005年-2010年),2012年出台《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意见》,成都市政府还制定了《2011成都市关于鼓励和扶持动漫游戏产业的政策实施细则》并打造了中国数字娱乐产品制造中心和中国数字娱乐产品体验交易中心……成都大学影视与动画学院教授张娟认为,这些激励政策都让四川动漫产业快速发展,完成了从小到大的量的积累。【详细】

冲刺独角兽 本土企业在探路

四川动漫企业如何实现由多变强的整体跨越?不少公司正进行多种尝试。

  《哪吒》上映以来,罗霄接到不少动漫业内人士和投资方打来的电话。“他们希望通过协会联系到像可可豆一样优秀的四川动漫创作团队,有想要投资的,也有想要谈合作的,还有想要挖人的。”业内人士分析,“照这个态势发展,成都涌现动漫独角兽,是迟早的事。”
  经过《哪吒》的磨合,饺子团队的创作、制作实力得到充分验证,光线的宣发等资源支持也十分“给力”。此前的媒体采访中,可可豆曾透露,正在筹备哪吒续集等新作品。不出意外的话,将仍然由光线投资出品,双方的合作将更加紧密【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在成都,也有一群爱埙人,他们做埙、吹埙,在网上分享吹奏指法……

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和乐天下——中原古代音乐文物瑰宝展”正在举行。8月18日,成都古乐器爱好者康骏专程前往观展,听说展览有7000年前的乐器埙的实物亮相,急欲一睹文物风采。
  埙,是我国特有的开口吹奏乐器,多呈椭圆或梨形,在世界原始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种大约在清代就渐渐淡出舞台的古老乐器,因其幽深哀婉、古朴悠长的独特音色【详细】

制埙 从做泡菜坛到做古乐器

洛带古镇老街,挨挨挤挤的店铺大多出售小吃和旅游小商品,余永田的埙馆就开在这里。埙馆并不起眼,不过,只要埙声响起,那苍凉、幽远的乐音便总能让游客驻足。

  50多岁的余永田梳着马尾,身材瘦削,看上去有着老派艺术家的气质。不过他曾经的主业,其实是在家乡达州做泡菜坛子。“上世纪90年代以前,我连埙的名字都没听过。”直到有一天,他无意在电视上看到“中国吹埙第一人”赵良山的表演,被深深打动。“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埙的这种乐音悲凄、哀婉,好像把我的不幸也哭诉了出来。”
  “我想做一个埙,让乐音替我说话。”余永田照着电视里埙的样子捏了一款【详细】

吹埙 “90后”的埙曲吹进《国家宝藏》

余永田的埙馆,开始吸引着各路古乐器爱好者,今年28岁的吴苏芯就是其中一位。这个“90后”小伙子不但喜欢吹埙,还对陶埙进行了各种改良。如今,他已然成为川内小有名气的埙演奏人。

  2008年,吴苏芯还是成都某学校的学生。他和同学到洛带古镇玩耍,看到余永田店里的埙,对这种“一团泥巴捏成的乐器”感到好奇,渐渐喜欢上这种乐器。当余永田的埙能够吹奏乐曲以后,他大方地送了一个给达州小老乡吴苏芯。从此,这种“来自泥土的天籁之音”,伴随吴苏芯此后的学生时代。
  怀着对民族音乐的向往,吴苏芯在实习期选择到“中国笛乡”杭州【详细】

玩埙 让传统乐器走进更多人

中国传统乐器的独特音色,尤其镌刻的民族气质,近几年渐渐受到一部分乐迷喜爱。2017年,吴苏芯开始在网上教网友学埙,迄今学生已超过700人。他同时还发布演奏视频和曲谱供大家学习。

  专赴三星堆参观中原乐器展的康骏,就是成都众多玩埙人之一。他是一家科技企业的程序员,拿着丰厚的年薪,加班是常态,“心理压力和精神压力一直很大。”无意中接触到埙,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有空,就会吹上一曲。“埙的声音朴实无华,纯净幽深,让人的心灵能得以释放,浮躁的情绪得以平静。我最感慨的是,以前睡眠不好,自己吹一吹埙,或者听一听埙曲,失眠的情况要好许多【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青年作家

怎样用迅捷的方式来反映这个时代,表达年轻一代人的微妙的精神世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8月13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四川新锐作家小说作品研讨会”在成都召开,研讨“80后”作家七堇年、宁航一、阿薇木依萝和“90后”作家周恺的作品。“要有记录新时代、反映新时代的野心。”这是与会专家、学者对四川青年作家的共同期待。
  互联网时代,变化非常迅速。怎样用迅捷的方式来反映这个时代,表达年轻一代人的微妙的精神【详细】

风格各异 青年作家是时代的镜像图

一位是青春文学的翘楚,一位是悬疑小说的大神,一位是打工文学的代表,一位是靠方言小说起飞的潜力股。因为研讨会聚在一起的4位青年作家,宛如一幅镜像图,让人窥见四川新锐作家的气质和四川作家薪火相传的图景。

  出生于大凉山的阿薇木依萝,16岁外出打工,然后阅读、写作,创作出《山神》《羊角口哨》《采玉者》《曲莫阿莲回家》等多部描写家乡故事的作品。其中,被众多学者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影子商店》。故事讲述了到城里打工的农村青年董庆铭发现自己丢了影子,便去影子商店买影子的故事。当他戴着购买的老虎、豹子等动物【详细】

去标签化 青年作家希望呈现多元自我

快速更迭的时代,意味着平台、机会和无限可能。讲述虚拟故事的4位青年作家,却也有着自己转型或成长的真实阵痛。在面临写作瓶颈、社会责任感以及标签化束缚下,他们希望能打破成见,担起责任,尝试新路径,找到自我而获得多元发展。

  七堇年自嘲目前处于一个35岁觉悟期门槛上,“刚入行时自信爆棚,越往后走,就越容易看见自己的不足,愈发感到谦虚的珍贵。”这种焦虑,让七堇年陷入一个低谷。如何克服?在她看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这期间,除了写作,七堇年也尝试编剧、翻译等领域,2015年主编岸口系列第一辑《近在远方》,翻译爱尔兰作家【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