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期

70年来,四川文学名家辈出,共同谱写了四川文学的丰富性和多样性。70年,马识途、王火、王尔碑、木斧、方赫、白航、刘令蒙(杜谷)、李致、流沙河等四川老作家笔耕不辍,更令全国文学界为之侧目。
  今年国庆档,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献礼影片《攀登者》上映,把观众带回半个世纪前,重温中国登山运动员登顶珠峰的艰辛与荣耀。记者专访影片编剧、著名作家阿来,关于那段真实的历史,大时代中作为个体的攀登者,以及登山题材的影视与文学作品的创作,他都有话要说。
  “跳水皇后”高敏携张山、殷剑、陈龙灿、王丽萍等奥运冠军,带着“星能冠军助学项目”活动走进四川雅安。他们希望通过汇集众冠军的力量,给大家传递“体育的精神”,而不仅仅是“体育的精彩”。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四川老作家们的70年
《攀登者》中的四川英雄
“跳水皇后”高敏公益行

本期关注

四川老作家

70年来,四川文学名家辈出,共同谱写了四川文学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70年啊,想想刚开始写的时候,我才读大学嘞!”说这话时,95岁的作家王火露出开心的笑容。“我的文学创作,真的经历了70年!我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作家,竟然写了70年。”105岁的马识途摩挲着自己刚刚出的一本新书的封面,感慨万千。
  9月25日,成都。马识途、王火,加起来200岁的两位文坛大家,收到一份特殊的荣誉——“从事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详细】

【马识途】硝烟弥漫处,笔墨几起几落

9月25日下午三点半。午休后的马识途,伏案书桌。接过中国作协送来的“从事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马识途亲手撰写一副对联表达内心:“七十年风雨历程改革开放不忘初心 十三亿艰苦奋战富民强国牢记使命”。

  1915年1月,马识途出生于重庆市石宝乡的书香门第。16岁便开始游学于京沪宁,寻求救国之道,投身于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冒着生命危险从事地下工作。
  “我开始写文章,其实很早。1935年,在上海,叶圣陶他们办的《中学生》杂志征稿,我就投了一篇,得了奖,刊登出来,那是我的第一篇作品。【详细】

【马识途】用文字打捞故人往事

马识途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他出版了18部文集,真正做了文学创作的事情。而今他已105岁高龄,却仍然笔耕不辍。“虽然我现在眼睛看不清,耳朵也不灵,看书、写作是比较困难了,但总不能因此无所事事吧?癌症我都战胜了,那就还能与时间赛跑,发奋创作。”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觉得最能了他心愿的,是2016年的那本人物回忆录《人物印象——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他将自己记忆中敬佩的人物写下来。其中有他从事革命工作接触到的领导,也有鲁迅、巴金、吴宓、夏衍、曹禺、李劼人、吴祖光、艾芜、沙汀这样的文坛名家。他写了90多个人物。“在很长一段时间,我睡觉之后,过去的一些老朋友、至交和那些牺牲了的战友【详细】

【王火】从战地记者开始写作

70年的创作生涯,成就了著名作家王火,但鲜有人知道,他还曾经是著名记者“王公亮”。

  王火,原名王洪溥,1924年7月生于上海,194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1943年开始发表作品。“那个时候,我才读大学嘞!这一转眼,就70多年了。”王火告诉记者,“王火”是他给自己取的笔名之一,也是用的时间最长的。“高尔基曾说:‘用火烧毁旧世界建设新世界’,我觉得这个‘火’字简单又是红颜色的,又可以烧毁旧世界,很符合我当时的心境。”
  1944年,王火报考了复旦大学新闻系,正式开启追逐梦想的路程。教授王火的,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包括将《共产党宣言》引入中国的第一人陈望道【详细】

【王火】以亲身经历书写史诗

1949年,王火放弃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深造的全额奖学金的机会,也不再执着于成为战地记者。“因为那时起,世界进入了和平时期,新中国即将成立,我得留下来,为建设新中国贡献力量。”

  “新闻记者的职业当然给我带来了非常深厚的生活积淀和锻炼提高文笔的机会,也让我对文学创作的兴趣更加浓厚。”王火回忆,1944年,他就开始在报纸副刊上发表小说,“我脑子里很多素材,那些亲身经历,一幕幕地涌现。我经历了八年抗战,过敌人封锁线,轰炸、炮火袭击、灾荒……”那些人与事,时时刻刻敲击王火的内心,他决定,要写一部史诗性的作品,这就有了后来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战争和人》。【详细】

【新闻多一点】把心交给读者

9月20日,四川省作家协会在成都特别举办了一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从事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颁发仪式暨四川文学创作学术研讨会”。老作家代表90岁的木斧、89岁的方赫、94岁的白航、90岁的李致精神矍铄,亲自到现场领取荣誉证书。几位老友见面,场面感人,谈及四川文学皆饱含深情。

  李致:我是受鲁迅、巴金的影响,踏上文学旅途的。从十五六岁开始,我发表了近百篇习作,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向往光明的憧憬。改革开放以来,我主要在四川出版、振兴川剧和文学艺术几方面,留下了相关的文字和资料。【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攀登者》

十多年后,一支年轻的登山队再次登顶,将五星红旗插上珠穆朗玛峰,令世界瞩目。

今年国庆档,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献礼影片《攀登者》上映,把观众带回半个世纪前,重温中国登山运动员登顶珠峰的艰辛与荣耀。记者专访影片编剧、著名作家阿来,关于那段真实的历史,大时代中作为个体的攀登者,以及登山题材的影视与文学作品的创作,他都有话要说。
  影片中,有两位四川小伙儿,他们是首次登顶的屈银华和二次登顶时牺牲的邬宗岳。在祖国攀登事业的光辉史册上,永远记录着他们的名字【详细】

在生活中寻找英难主义情怀

记者:《攀登者》跟您以前的作品似乎不太一样?它主要想表达什么?
  阿来:它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1960年和1975年的两次登顶都是国家行为,跟今天的户外运动完全不同。那时中国人还没有登山的经验,气象、地质条件在登山者面前是一片空白。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更像一次探险。古往今来,探险的题材都是彰显英雄主义、爱国主义的。

  记者:故事中有一个细节,有人提出“饭都吃不饱,为什么要登山?”
  阿来:过去国家的边界并没有今天这么明晰。英国曾经组织过对珠峰的大规模探险,而当时我们国家由于在科学方面落后,对珠峰一无所知。这两次登珠峰都不只是关于登山的问题,而是对珠峰全面的科考【详细】

攀登是平凡人成为英雄的过程

记者:对那个时代的个体,攀登又有怎样的意义?
  阿来:攀登有多层含义,对个体来说,是跟自然界的抗争和超越自我的过程。我更愿意把登山看做一场对话,要了解它,深入它。在那个极限条件下,往往一点错误就要付出生命代价,每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人都会懦弱,都会退缩。

  记者:但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牺牲了,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成为英雄。
  阿来:你说得对。两次登顶,牺牲在山上的不光有登山队员,还有很多科学家。比如一名北大的年轻教授在7000多米处勘探时牺牲了。即便是成功登顶的人,也留下了永久的身体创伤。但他们没有后悔【详细】

把攀登理解成对未知世界的兴趣

记者:现在有很多人喜欢登山,甚至登珠峰,享受那种征服的感觉。听说您也很喜欢登山?
  阿来:我20多岁就开始登山了,在登山的过程中更深入地认识这个世界。海拔最高时到了6000米,这种在绝顶之处的体验让我更理解他们。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刚写完《云中记》,接到影片出品人任仲伦的电话时非常干脆就答应了,1个月完稿。

  记者:您如何看待电影《攀登者》的热映以及与剧本原作的差别? 
  阿来:电影和文学是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不能完全放在一起比较。创作者最大的乐趣在于过程,非常认真地完成,结果就不管它,不论收获的是鲜花还是经济,都跟我没有太大关系【详细】

《攀登者》中的四川英雄

近日,随着电影《攀登者》热映,影片中人物的真实原型也走入大众视野。

  影片中,张译饰演的原型人物,正是1960年首登顶珠峰的四川小伙儿屈银华。登珠峰之前,屈银华是四川林业局的一名伐木工人,因身体素质好等原因,他入选中国登山队并成为首批登珠峰队员。
  井柏然饰演的登山队员李国梁,其原型人物正是曾在成都理工大学(原成都地质学院)就读的邬宗岳。1959年,邬宗岳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同年被选入中国登山队。首次攀登珠峰时,他和负责后勤的队友们将氧气和物资运送到8500米处,有力保障了队友们的攀登。【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高敏公益行

通过汇集众冠军的力量,给大家传递"体育的精神",而不仅仅是"体育的精彩"。

9月28日,“跳水皇后”高敏携张山、殷剑、陈龙灿、王丽萍等奥运冠军,带着“星能冠军助学项目”活动走进四川雅安,为雅安市业余体育学校的孩子传授体育训练技能,并走访慰问困难运动员家庭。
  1992年,22岁的高敏在蝉联奥运会女子3米跳板冠军后选择退役。从那时开始,她与体育公益结下不解之缘。去年9月,她和百位世界冠军又共同发起北京星能公益基金会,希望通过汇集众冠军的力量【详细】

将目标对准业余体校

2015年,高敏和众多运动员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邀请下成立了“冠军运动员基金”,带动一群体育人把体育精神送进校园、帮扶救助退役运动员等。

  2018年9月,她将目标对准体育公益鲜有涉及的领域——业余体校。“我6岁进入自贡市少年业余体育学校练习体操,后来才去练跳水。”高敏说,“中国约90%的冠军来自业余体校。但业余体校中仅有很少一部分人能进入国家队。”高敏希望通过体育公益的方式鼓励孩子们,即使不能成为赛场上的冠军,但也要努力做自己的冠军。
  这次雅安行,高敏带着殷剑、张山、陈龙灿等奥运冠军,分别教授赛艇、射击【详细】

体育公益是付出也是收获

干净利落的短发,爽朗又富有感染力的笑声,9月28日,高敏出现在雅安市雨城区八步乡射箭运动员李凯家中。

  从雅安业余体校毕业的李凯曾被选拔到国家队集训,2017年却被诊断患上白血病。“今年完成化疗后不久,他又开始复习,在我来的前两天,他刚参加完公务员考试。”高敏说,23岁的李凯还告诉他,他把射箭技术传授给自己的弟弟,希望弟弟能实现自己的奥运梦。
  每次面对这样的运动员,高敏都觉得深受感动,“做体育公益是一种双向的收获,我们不仅是给与者,也是收获者。这些运动员坚韧的生命力和顽强的斗志【详细】

回归日常享受平凡生活

从2018年至今,高敏和基金会的冠军们带着全社会超过3万人次的捐款,去到西藏、黑龙江、四川、安徽、江苏、浙江等地的15所学校,向青少年运动员捐赠运动服,向贫困、伤病运动员提供资金或物资,有超过3000学生和体育冠军零距离接触,了解最新的体育训练技法。作为对外联络人,每去一个学校,高敏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这次从成都赶往雅安途中,她的电话基本没有停歇过。

  很多人愿意把高敏的人生分为两段:一段是她站上跳板,不断拿金的运动员时代;一段是1992年退役后的后奥运冠军时代。从训练、比赛的两点一线,到现在回归生活,高敏也不断寻找和探索着新的自我打开方式。2013年她受江苏卫视邀请【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