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期

宜宾屏山书楼镇,向家坝水电站的蓄水,令奔腾的金沙江在这里变成高峡平湖。在书楼镇南侧,一片古建筑群近年来拔地而起,它们是从屏山老县城及另外5个乡镇易地迁建而来的。这也是四川最大规模的文物迁建。
  马边河在犍为拐出一个弓形,环绕出建在一片冲积平坝上的古镇清溪。随着成贵铁路乐宜段正式通车,沿线的犍为进入“动车时代”,距离县城只有几公里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清溪,也逐渐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大哥打胜仗归来,“傻子”献上一根麦穗,却引得哥哥冷面相向——是没有人送麦穗作为祝贺礼的。 7月5日,在锦城艺术宫进行川内首演的大型民族舞剧《尘埃落定》,第一男主就是这个对麦穗情有独钟的“傻子”。谈起“傻子”,导演刘凌莉,作家阿来等各有话说。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四川最大规模文物迁建
蓄势千年的清溪
探访《尘埃落定》幕后

本期关注

文物迁建

它们是从屏山老县城及另外5个乡镇易地迁建而来的,这也是四川最大规模的文物迁建。

宜宾屏山书楼镇,中国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的蓄水,令奔腾的金沙江在这里变成高峡平湖。在书楼镇南侧,一片占地116亩,建筑面积达2万6千多平方米的古建筑群近年来拔地而起。这里有沧桑的城门、拥有繁复斗拱和藻井的道观与寺庙,也有大片特色鲜明的民居。步入其中,俨然穿越明清古城。
  这片建筑并非仿古建筑,它们是2012年向家坝水电站蓄水前,从屏山老县城及另外5个乡镇抢救出来【详细】

小城文物多 这是四川的古建博物馆

宜宾屏山县,一座与云南隔江相望的小县城,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区。随着清代湖广填川,多元文化融合,形成寺庙与会馆林立的格局。在向家坝蓄水之前,屏山被誉为活着的四川古建筑博物馆。

  7月1日,“马湖古城”仍在进行最后的市政配套工程施工。站在高处,可见屏山老县城的3座完整城门和一座残存的靖边楼,已经巍巍矗立在文物迁建区的东南西北。“马湖古城”西面,5座清代节孝牌坊错落有致,细节的雕琢见证着工匠的手艺高超。沿牌坊而下,平夷长官司衙门别具徽式建筑风格,木建筑的轻灵与简洁、高大与雄浑融为一体。以平夷长官司衙门为起点,20多处民居分布在一条百余米长的街道两旁,复原出楼东古街的场景【详细】

搬迁难度大 淹没前抢出所有文物

在迁移保护的44处文物中,包括祠庙、民居、石刻、桥梁、城门、牌坊、古井等不同类别。在2012年10月向家坝开始蓄水后,施工人员硬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将文物全部抢出,陈放文物构件的库房,面积达到近40亩。

  在向家坝库区蓄水前一年多,屏山文物除了仍有居民居住者,早已提前开始拆卸。屏山县文管所所长龙力说,“这个工作进展很慢。要保证文物拆卸以后能够完整复原,施工单位必须具有文物施工一级资质,确保文物在拆卸时不受任何损坏。”每一件文物拆卸前必须提前编号。拆下来的文物构件统一运送到书楼镇曾家湾临时修建的库房中。在那里,每个构件必须分开堆放,并且按照不同的类别标识【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清溪镇

清溪历史悠久,至今,这里仍分布有面积近半平方公里的古建筑群。

日前,随着成贵铁路乐宜段正式通车,沿线的乐山市犍为县进入“动车时代”。距离犍为县城只有几公里的清溪镇,也逐渐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尽管偏居西南一隅,不过在历史上,清溪却并非籍籍无名之地,这要归功于唐代诗人李白著名的《峨眉山月歌》。有学者认为,当年,李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就是从这里的清溪驿登船出发,在初次出川途中满怀故土深情写下“夜发清溪向三峡【详细】

历史绵延近2000年,曾为南丝路商业重镇

如果从公元25年设清溪驿计算,清溪的历史已经绵延近2000年。过去,这里见证了南方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的喧嚣,造就了一座影响川滇黔的商业重镇。

  从成都驾车出发,沿成乐高速、乐宜高速一路南行,大约两个半小时便可到达清溪。随着成贵铁路乐宜段通车,若采用“动车+汽车”的出行方案,时间可以缩短到两小时以内。
  四川不少古镇临水而建,清溪也不例外。古镇南侧,宽阔的马边河缓缓流过,它是岷江中游的主要支流之一。便利的水运条件,使得清溪很早便成为交通枢纽和军事、商业重镇。公元25年设清溪驿,公元650年在此置边关军镇——惩非镇,公元1011年至1371年为犍为县治所。
  正是由于这300多年的县城史,如今的清溪【详细】

24条街道构成古建筑群,现存天井150多个

悠久的历史、繁盛的商贸,造就清溪古镇规模庞大、保存完好的古建筑风貌。整个清溪现存大大小小150多个天井,成为古镇空间格局的一大突出特色。

  如果从空中俯瞰,或者在地图上观察,可以看到马边河恰好在清溪附近拐出一个弓形。南边的“弓背”,北边的“弓弦”,共同环绕出建在一片冲积平坝上的清溪。
  与一些古镇相比,清溪至今少有旅游开发的痕迹,在镇上居住、行商、购物、休闲的大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2006年,罗长安开始对清溪古镇进行逐街、逐巷、逐院的采访拍摄和史料查阅工作。根据调查,罗长安绘制了《清溪古镇平面示意图》,发现镇内街道以东西向为中轴线【详细】

“铜门坎”走出工商巨子,创办西南首家水泥厂

清溪古镇静谧的表象下,激荡着令人瞩目的历史回响。这里走出的工商巨子,不仅助力民国时期四川工业发展,还为抗战期间的大后方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罗长安透露,古时犍为有名胜八景,其中之一“清溪渔唱”即位于清溪镇上。“清溪渔唱”,即以前渔民在河里打鱼唱歌的景观。曾有清嘉庆县令王梦庚亲笔题写的“清溪渔唱”四字崖刻。“原来还刻有一副对联,‘真觉坐五龙搅浑清溪半江水,观音骑双马冲开凉井一重天’,是郭沫若幼年之师陈容庵巧用‘清溪渔唱’周围几个地名所撰成。”可惜,上世纪50年代修建犍沐公路时,这副对联和“清溪渔唱”四字崖刻均毁。
  跟四川不少古镇一样,清溪出过不少名人。往远了说,有明代【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民族舞剧《尘埃落定》

大型民族舞剧《尘埃落定》,第一男主就是这个对麦穗情有独钟的"傻子"。

“傻子”的大哥身披戎装,打赢了一场胜仗归来,步子迈得大,走得稳,脚下带风,好生得意。众人簇拥,老土司嘉奖,“傻子”也开心地迎了上去,献上一根麦穗,却引得自己哥哥冷面相向,转身走人——是没有人送麦穗作为祝贺礼的。
  7月5日,在四川省锦城艺术宫进行川内首演的大型民族舞剧《尘埃落定》,由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的同名小说改编,剧中的第一男主就是这个对麦穗【详细】

川港AB角,演绎“傻子”的世界

大约10年前,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杨云涛还是一位普通观众,他坐在台下目睹了刘凌莉执导的舞剧《尘埃落定》,震撼又感动。这种感受并非杨云涛独有,在港轰动一时的《尘埃落定》不仅获“香港舞蹈年奖2007”之最佳演员奖及服装设计奖,还在香港观众的强烈呼吁下,于2007年、2014年再度公演,依然一票难求。

  这种热情延续到今年6月,舞剧《尘埃落定》在香港沙田大会堂和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共演出6场,场场爆满。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尘埃落定》在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的支持下成为川港合作项目,加入了“香港主创”,最终由四川省歌舞剧院和香港舞蹈团联袂登台表演,在舞美、剧情、服装等方面进行【详细】

以“麦子”为意象,贯穿整部剧始终

“看完小说《尘埃落定》,对‘傻子’这个角色真是喜欢得不得了,他的纯真,他的善良,他的简单真太宝贵了。”早在2005年,刘凌莉就决定着手创作这部舞剧。她带着团队前去藏区采风,用艺术化的眼光兼顾老百姓的现代审美,构思着舞剧的人物塑造、矛盾冲突和情节发展。

  “作为麦其土司的接班人,大儿子选择了种罂粟,小儿子‘傻子’选择了种能吃的麦子。”刘凌莉介绍,但由于大儿子和其他土司都把大片田地种了罂粟,因此使得连年丰收的草原出现饥荒;而仓廪殷实的“傻子”开仓济贫,反而引得灾民拥戴,也让茸贡土司的漂亮女儿塔娜慢慢地喜欢上他。“‘傻子’的角色不是单一的,他需要哥哥和女主角塔娜等的立体衬托。”【详细】

“傻子”一些特质,激起每个人共鸣

小说《尘埃落定》出版20年间,不断被国内不少艺术团队改编为舞蹈、川剧、电视剧、歌剧等。如今在各大书店的书架上,仍深受全世界读者的欢迎。1998年,原著作者阿来回答记者问时说,“十年后我相信这本书还能摆在书店里销售”并不是狂妄的谵语。

  “舞剧不同于文字表达,希望这部舞剧能有相对于原著的全新创作空间。”阿来谈起舞剧《尘埃落定》说,自从把版权授权给舞蹈团队后,就没有把这部舞蹈作品再当做是“自己的”,他十分尊重舞蹈与文字的表达差异,期待这部舞剧能展现出一个全新的故事,一个全新的“傻子”。当晚观看演出后,他也为这部舞剧作品点赞。
  “大概是因为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傻子’的影子【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