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期

成都武侯祠、罗江庞统祠、江油关、蒋琬墓、剑门关……据不完全统计,四川三国的遗址、遗迹达200余处。这些遗址、遗迹,大都集中于诸葛亮南征、北伐的线路上,并且串成了多条完整的线路。
  把家里的剩饭剩菜、菜帮菜叶、瓜果皮核等厨余垃圾,经过发酵,变成天然的有机肥,用于栽花养草,改善土质——从2011年开始,成都“根与芽”项目在八宝街、三官堂等社区的9个小区试点堆肥,培养了一批堆肥达人。
  4个月9000元,三个年轻人徒手把一个杂乱破败的农舍,改造成了掩映在竹林和果树中的小清新院落。这个名为“野火肆”的小院在网上迅速走红,每天都有不少人来参观,还有人提出要投资。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三国遗存今何在
将残羹剩饭变身有机肥
手工DIY“理想的家”

本期关注

三国遗存

摸清三国"家底",是又一轮的"赛跑"。

自古以来,成都就是西南战略要冲,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公元207年,身为汉室宗亲的刘备三顾茅庐,向诸葛亮请教成就霸业之策,最终将开创基业的重心转向巴蜀之地。公元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建立蜀汉政权。
  将近1800年之后,追寻着刘备、诸葛亮的足迹,来自四川各市州文物管理部门及相关单位负责人与三国历史文化研究专家齐聚一堂。【详细】

全省总动员,期待更多新发现

厘清、整理三国遗迹,将载录于各类史料和方志的遗址、遗迹在现实中定位,逐步建立全国三国文化遗存数据库,并运用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等多学科交叉方法,对三国文化遗存、遗迹和非物质类文化遗产进行研究,对于科学地认识、发掘、利用三国文化资源,让三国遗址、遗迹“活”起来,很有必要。

  成都武侯祠、罗江庞统祠、江油关、蒋琬墓、剑门关……据不完全统计,四川三国的遗址、遗迹达200余处,散布于成都、绵阳、德阳、广元、乐山、宜宾、泸州、西昌、内江、南充、达州、巴中等地。这些遗址、遗迹,大都集中于诸葛亮南征、北伐的线路上【详细】

古蜀道三国遗迹串成线

公元228年,诸葛亮率领蜀国军队开赴汉中,开始北伐。因此,成都—绵阳—广元—汉中,这一路的古蜀道上留下大量的三国遗迹,如同一串散落的珍珠。

  三国遗迹、遗址不是四川独有。“河南、安徽、陕西、江苏等地都有。但是其他地方大都以点位形式存在,没有像四川一样,串成了多条完整的线路。”梅铮铮说。
  从成都出发,沿老川陕公路向北前行到新都,这里有蜀国五虎上将之一的马超的墓。再向北行,就是广汉,古称雒城。雒城西10公里处,有蜀汉将军邓芝墓。刘备病死于白帝城后,邓芝是诸葛亮派出【详细】

附会三国遗迹,见证民心所向

三国文化的影响巨大,让许多传说在民间流传,也出现了一些附会的遗迹。但换个角度来看,这既说明三国文化得到老百姓的认可,也有利于增强民间保护的积极性。

  在调查过程中,专家们还发现很多未见于史籍、文献和方志的记载,但在当地却影响颇大的“遗址”“遗迹”。
  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的九里堤,有学者研究认为,该堤修筑于唐代扩建罗城之时。但在明清之际,由于诸葛亮在蜀地影响极大,民众出于纪念,就为种种好的事物附会上诸葛亮的文化印记,将九里堤称为“诸葛堤”。在考察南征中专门负责收集三国传说的团员符丽萍说【详细】

有惊喜有遗憾,保护要和破坏赛跑

在考察过程中,专家还发现,三国的历史遗迹如今也面临被城市化碾压,被旅游过度开发或者价值彻底被忽略的窘境,而保护还需“跑”得更快。

  承载着蜀、吴两国联盟友好历史佳话的“万里桥”,随着城市建设的加快,已被一座现代化桥梁所替代。黄忠墓、祠的原址,如今已变成了高楼林立的住宅小区。“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从‘黄忠小区’来还原它的历史。”李加锋对此颇为无奈。
  位于双流的诸葛亮的“葛陌”,当年是诸葛亮的私有财产。上世纪八十年代,“葛陌”还是一片田畴,令人想到诸葛亮自曝家产的清廉形象【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堆肥达人

厨余垃圾变成了天然的有机肥,成为家中花花草草的"营养餐",更是改善土质的"良药"。

8月15日早晨,家住成都锦江区的杜英从绵阳回家后,迫不及待地走向阳台,看“菜园”的蔬果花草长势如何。葡萄、蓝梅、西红柿、黄瓜、茄子……原本空旷的阳台已经成了她家的“菜篮子”,蔬菜郁郁葱葱,瓜果结得又多又好。街坊邻居看着眼馋,纷纷来向她“取经”,她指着厨房里一大一小两个白色塑料桶说:“秘密就在这里面。”
  原来,杜英把家里的剩饭剩菜、菜帮菜叶、瓜果皮核、废弃食物水果【详细】

“菜园”里的秘密

退休后的杜英是一名热心的社区志愿者,两年前,在参加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的活动中,第一次了解家庭厨余垃圾堆肥的方法,“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做垃圾分类,但是厨余垃圾不晓得咋个处理。参加那次活动后,才知道可以用来堆肥。我喜欢养花花草草,于是就尝试做了起来。”

  杜英领回两只带龙头和盖子的塑料桶,然后把家里的菜叶、菜根、剩饭和果皮等放进桶里,在上面撒上一层豆渣,最后把盖子盖紧密封。“经过一周多的发酵,就有液态的肥料产生。”杜英说,但要完全堆好,需要3个多月时间。【详细】

绿化带受益堆肥坑

不光是李德英家门前的小菜园,就连东方逸景小区绿化带的土质,也因厨余垃圾堆肥而有所改善。

  成都“根与芽”项目助理李晓娟介绍,2014年,他们在东方逸景小区的部分绿化带上试验堆肥,“当时这里连杂草都长不出来。”项目组在绿化带上挖了一个1立方米的“大坑”,上面用可翻折的不锈钢盖子密封,坑内四周堆砌的砖头中间留有缝隙,以便液肥通过下方的土层进行扩散,起到改良土壤的作用,如今,树周围的草木长势茂盛。
  这个堆肥坑从2014年5月开始使用,除了居民的厨余垃圾外,更多的是加入小区【详细】

分享易,推广难

从2011年开始,“根与芽”在成都益州、八宝街、河滨、河心村和三官堂等社区的9个小区试点堆肥,5年来,累计覆盖小区居民将近200户。

  杜英由于堆肥堆得好,经常向成都、绵阳的社区居民分享堆肥经验。杜英等热心志愿者的加入,让魏蔚暂时松了口气,“现在团队只有6个人,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这些活动很难推广。”由于人力有限,再加之垃圾分类并未成为市民的生活常态,目前堆肥在成都推广的范围还非常有限。
  “我们分享堆肥经验,其实是想通过这种简单有趣的方式【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野火肆

"野火肆"在网上走红后,每天都有不少人来参观,还有人提出要投资。

此前,一条关于“4个月9000元,三个年轻人徒手把破败房屋改造成理想的家”帖子在网上流传,被不少网友点赞。
  8月26日,记者来到这个被改造的农舍。在房主们提供的照片中,记者看到,这里几个月前还是一个有些杂乱和破旧、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房舍,如今却变成了掩映在竹林和果树中的一个小清新院落。这个房屋有一个搭调的名字——“野火肆”。【详细】

三个年轻人因爱好而结缘

“野火肆”的主人之一小明,是山西人。1985年出生的他,原本一直在从事动画设计。在走了很多城市之后,去年他到了成都,开始转行自学做木工,又与在伊朗背包旅游时结识的里克尔赞重逢。

  里克尔赞是新疆人,毕业于四川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2013年底,他与几位朋友在成都开了一家木制家具工作坊。后来就邀请小明到工作坊里进行木工教学。
  在工作坊中,他们又结识了刚大学毕业的女生官不二。官不二年龄最小,今年只有22岁,现在从事手工银饰制作。【详细】

将破败农房改为清新小院

今年3月,他们开始改造农房。首先将原来的杂草全部除掉,保留了芭蕉等果树,然后用碎石子填平院坝,并砌成小道。在小道两边铺上一层黑土,撒上草籽,不久后,就长成绿茵茵的草坪。

  院子的另一半,是十分茂密的竹林。他们把原有的鸡圈拆除,还在竹林中搭了一个小竹亭,四周罩上纱帐,成为他们看书、写字、做手工的地方。竹亭附近则是一个篝火台,可以用于烧烤,冬天也可以用来取暖。
  他们换掉室内一些腐烂的房顶木桩,墙壁全部重新粉刷。【详细】

“野火肆”每天几拨人到访

如今,3个年轻人在小院里悠闲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溜溜狗、看看书、做做手工。

  在改造房屋时,他们把整个过程都记录下来,发到社交网络上,没想到,让“野火肆”还成了“网红”。
  据小明介绍,6月左右,“野火肆”突然迎来大量客人。“很多人以为这里应该是一个茶馆或者咖啡厅之类的,专程跑了很远过来。”小明告诉记者,最多的时候,一天来了五六拨客人,热情好客的他们也欢迎大家一起坐在客厅里聊聊天。
  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还接到了装修生意。【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