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阳气初惊蛰,韶光大地周。桃花开蜀锦,鹰老化春鸠……”唐代诗人元稹用蜀锦来形容桃花的灼灼其华。蜀锦,又有“天下母锦”之称。随着丝绸之路沿线考古的展开,大量精美蜀锦的出土,证实了四川一直是丝绸之路源源不断货物的供给地。
  从最初的放什么就看什么,到老百姓自己选片,从站着到坐着观影,农村观影氛围变化的背后,少不了农村电影放映员的努力。每当夜幕降临,他们一人撑起一块银幕,为农村老百姓带来光与影的盛宴。
  讲述60个古镇的前世今生,用镜头语言捕捉古镇沉淀下来的文化基因,串起传统文化中“忠、孝、勤、俭、廉”“仁、义、礼、智、信”等美德,纪录片《记住乡愁》(第三季)捧得“星光奖”电视纪录片大奖。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千载丝路上 桃花开蜀锦
一个人撑起一块银幕
用镜头捕捉古镇文化基因

本期关注

蜀锦

学界一致认为,"四川与南北丝绸之路紧密相连的历史地位不可替代"。

“阳气初惊蛰,韶光大地周。桃花开蜀锦,鹰老化春鸠……”4月,春光灿烂。敦煌研究院的官微近日专门摘取了馆藏文献中唐代诗人元稹的《咏廿四节气诗》的部分,应景春光。诗中,这位唐代著名诗人选择了用蜀锦来形容桃花的灼灼其华。
  蜀锦,又有“天下母锦”之称。最近几十年,随着新疆、宁夏等地丝绸之路沿线考古的展开,大量精美蜀锦的出土,证实了四川一直是丝绸之路【详细】

丝绸“外贸” 来自印度的印证

精美的四川丝绸,在北方丝绸之路开通之前即通过南方丝绸之路销往南亚、中亚甚至更远地方。

  从考古资料可见,新石器时代的华夏大地就有了丝织物的存在。在传说中的第一代古蜀王蚕丛时期,四川就已经出现了采桑养蚕的习俗,甚至甲骨文中的“蜀”字,很可能就是从“蚕”字演化而来。几千年前的古蜀人因为天府之国的地理和气候相当适合养蚕,大力发展丝织业。2017年4月,“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达成的《成都共识》认为,天府之国四川是中华丝绸文明的起源地之一。
  中国先秦史学会副会长、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段渝透露【详细】

丝路启航 蜀锦成耀眼明星

当影响深远的北方丝绸之路开通,四川成为丝绸产品的主要供货地,在各式华贵的丝织产品中,作为“天下母锦”的蜀锦,成为丝路上最为贵重的商品之一。

  成都的丝织业在秦汉甚至唐宋究竟有多发达?从出土文物以及史料可窥一斑。
  四川博物院青铜馆内,1965年出土的战国嵌错水陆攻战纹铜壶上,多幅图像生动刻画了古代蜀人采桑、宴乐等活动场面。其中最上面的采桑图,共有15人。成都出土的汉代画像砖、画像石,也多有桑园劳作、织机高架的图像。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认为,这是当时大规模种植桑田、喂养家蚕的形象写照。“秦并巴蜀的一个重要【详细】

开放包容 “陵阳公样”风靡世界

在蜀锦织造技术和产品设计中,深受外来文化因素影响最典型的是“陵阳公样”蜀锦,这种创新产品曾经风靡京城和丝路沿途。

  在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图案繁复、华丽的陵阳公样蜀锦总能吸引观者驻足。这种唐代织锦中经常采用的纹样,最大特色便是纹样对称、花式奇丽,融合吸收了波斯、粟特等中西亚纹饰的特点。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霍巍说,川人织锦善于吸收外来文化在唐以前就有先例。隋朝时,波斯人曾经献给隋文帝来自波斯的纺织品。见其纹样漂亮,皇帝命朝廷中负责艺术品制作的著名艺术家何稠进行仿制,结果仿制成功以后【详细】

绝地求生 四川丝织业在传承中创新

随着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易皱、易脱色的丝织品,渐渐远离了主流服装市场,但蜀锦、丝织技艺的传承仍在延续。

  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馆长钟秉章透露,“1952年,成都蜀锦厂成立,还能生产云龙八宝、巴蜀胜览、百鸟朝凤等经典蜀锦纹样。”然而,随着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蜀锦生产迅速淡出历史舞台。
  2002年,成都蜀锦厂改制设立蜀江锦院,2009年设立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将重点转向蜀锦织造技艺的保护,以及产品的创新。
  蜀锦织造技艺,如今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钟秉章说,锦之所以珍贵【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农村电影放映员

他们一人撑起一块银幕,为农村老百姓带来光与影的盛宴。

天色渐暗,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准备下班的时候,有一群人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们就是农村电影放映员,村民们都亲切地称他们为“×电影”。
  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559.11亿元,随着电影市场回暖,老百姓观影热潮持续走高。在广大乡村也不例外,即使无法第一时间欣赏到最新上映的影片,即使有了电视和网络,乡亲们围在一起看一场坝坝电影,仍是茶余饭后一项重要的文化生活。【详细】

自掏腰包购买凳子

人物:邓建君 成都金沙院线农村数字电影有限公司新津站放映员

  4月10日下午5点半,邓建君将放映设备装上小货车,前往新津县兴义镇岷江社区广场。小货车里除了银幕、音箱、流动放映播放器等,还有一大堆特殊的“装备”——150张塑料凳。这些小凳子,都是“邓电影”从2014年自掏腰包攒下的“固定资产”。
  由于父亲是一名电影放映员,所以邓建君很小就与坝坝电影结缘。“我们小时候看电影的人多哦,场场都是几百上千人,天天都是水泄不通,正面看不到就在背面看,有些老百姓甚至要跑十多二十里路来看电影。”
  11年前,邓建君子承父业,成为一名电影放映员。【详细】

映后义务“家电维修工”

人物:牟代洪 宜宾市映三江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珙县数字电影六队放映员

  牟代洪在乡亲们中“出名”,不仅仅因为他是“牟电影”,还因为他义务帮忙维修家电。
  曾在绵阳武警支队服役的牟代洪,1987年退伍后,承包过影剧院,也开过家电维修部。2007年,他再一次重操旧业,加入放映队,负责珙县上罗镇、罗渡苗族乡、曹营乡、石碑乡等64个行政村的电影放映。
  3月27日下午,到达罗镇放映点后,牟代洪便有条不紊地张贴电影海报,挂银幕,调试播放器,再在院坝边摆上一张桌子,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套家电维修工具。不一会儿,就有抱着电视机等家用电器的观众来到放映点【详细】

把“致富经”送到家门口

人物:唐吉才,成都金沙院线农村数字电影有限公司邛崃站放映员

  今年52岁的唐吉才,是邛崃市水口镇一名普通农民。自从当了电影放映员后,在农村山路上一走就是20年,每年放映公益电影300场。
  自小生活在农村的唐吉才,知道村民们文化生活相对匮乏,他想通过电影让乡亲们感受世界的变化。多年来,在播放正片前,他总会主动给乡亲们播放农村科技知识短片,比如,实用的种植技术、病虫害防治等。“很多观众反映看了收获很大,比如种植猕猴桃的,就知道啥时候该打药,啥时候该施肥。”唐吉才说。【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纪录片《记住乡愁》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60个古镇的前世今生

在刚刚落幕的第31届电视剧“飞天奖”暨第25届电视文艺“星光奖”上,纪录片《记住乡愁》(第三季)捧得“星光奖”电视纪录片大奖。这部纪录片讲述了60个古镇的前世今生,通过故事和镜头语言,串起传统文化中“忠、孝、勤、俭、廉”“仁、义、礼、智、信”等美德。
  如何用镜头语言捕捉古镇沉淀下来的文化基因?4月9日,《记住乡愁》的川籍撰稿沈皛接受了本网记者专访。【详细】

从罗城背回10公斤资料

从2015年以来,《记住乡愁》已经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纪录频道、综合频道播出,共四季,每一季60集,从古村落再到古镇,纪录片用影像为观众展现了这些人类聚集的空间的起源、发展和传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乡镇村落的一山一水,一砖一瓦,滋养着生长在那里的人们,无论身处何地,他们身上总会有故乡打下的烙印。千百年来“遗传”下来的文化基因,要浓缩到一集30分钟左右的片中,需要进行怎样的捕捉和提炼呢?
  “去一个地方,我们要先阅读地方志,有些地方历史上的区域划分经历很多变化,还要翻阅与之相关的史料。小到居委会,大到文史专家,我们都要采访【详细】

用精彩故事传承文化

沈皛如今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青年教师,他与纪录片结缘已多年。2012年和2013年,沈皛策划、撰稿、导演的川剧题材纪录片《角色》和木雅音乐文化题材的纪录片《木雅,我的木雅》,均斩获当年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

  在执笔撰写《记住乡愁》文稿时,沈皛想表达什么样的情感?透过镜头和文字,给观众传播的乡愁到底是什么?
  “我们的片子每一集都有一个文化的主题贯穿始终,通过故事来串联。因为我们不想空喊口号,而是通过故事来讲述、传承文化,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就是当观众都老了【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