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期

2012年冬,成都天回镇汉墓出土近1100支医简,书写文字多达25000余字,共包括了8种医书。研究者反复求证后得出结论:确信即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扁鹊、仓公所传之医书,汉景帝时由齐鲁传入蜀地。这些研究,印证中华医学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从2000多件到5000多件,国立剧专史料江安陈列馆的不少史料,是80年间江安戏剧儿女们一件件捐出来的。他们大多数年事已高,但每年都有人和国内戏剧界学术大咖一道,从全国各地千里迢迢奔赴这座川南临江小城。
  11月18日,国内首部羌族红色革命英雄题材电影《红色土司》上映。影片取材于红军长征途经羌区时所发生的一段真实感人的故事,讲述松潘县镇坪呷竹寺世袭羌族土司安登榜在党的民族政策和红军政策感召下毅然率众参加红军的故事。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天回医简讲述中医传奇
国立剧专80年
羌族红色革命题材电影

本期关注

天回医简

这些研究,印证中华医学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这是《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所载之医学典籍
  ●是我国首次出土医学经典《脉书·上经》
  ●记载至少汉代就已有“中成药”制剂
  近1100支医简,书写文字多达25000余字,共包括了8种医书。反复求证后得出结论:确信即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扁鹊、仓公所传之医书,汉景帝时由齐鲁传入蜀地。【详细】

来自山东 司马迁笔下名医著作重见天日

2012年,当天回镇汉墓出土,这些医简出自何人?墓主究竟是何身份?为何会在墓中随葬医书?经过学者们抽丝剥茧般的研究,疑问渐渐大白于天下。

  “当时看了媒体的零星报道,我和成都中医药大学的相关专家认识一样,怀疑这批医书就属于扁鹊医学,并且医简是从山东带过来的。”柳长华,中国医史文献研究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在他看来,中国医学要守正创新,这些出土医简,正是对当时医学最真实的记载,是中医学研究可遇而不可求的材料。后来真正看到这批简,并且参与研究之后,柳长华吃惊了!
  “蕴含的信息太丰富了。”柳长华说,从目前掌握的材料来看【详细】

蜀椒、川防风 西汉年间川中药就普遍入药治病

扁鹊学派医书在蜀地出现,为蜀地自古出名医找到了一种可能。专家还发现:医简中《脉书·上经》的一些话,在《黄帝内经》中往往就演绎成一篇甚至两三篇文章。专家们由此认为:《黄帝内经》是后人解经之作。

  四川自古出名医,东汉时有著名的医学家郭玉。他是东汉和帝时期著名的太医,擅长于脉理,史称“多有疗效,帝奇之”。郭玉的之师程高和师祖涪翁,同样都是享有盛誉的名医。这些名医,和扁鹊医学典籍入蜀有无关系呢?
  勾勒历史,研究人员发现有一系列“偶然”的联系。
  柳长华说,天回老官山汉墓的墓主带来的这些医简【详细】

价值重大 诸多理论方法今日仍然适用

一部两千多年前的医书,究竟还有什么现实价值?在专家们研究发现,医简中的很多理论和方法,到今天仍然适用。这些古代医学经典的整理和研究,对提升中医文化自信,指导现代医学,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材料。

  天回医简中的《疗马书》,证明了汉代医生不仅可以给人治病,还可以给马治病。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天回汉墓发掘的领队谢涛介绍,墓葬中发现的医简,不仅有给马看病的,还有怎样操练马的内容。巧合的是,仓公弟子中,有一位“太仓马长”冯信,同样兼习了医马之术。《疗马书》的发现,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它极可能是仓公的著作【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江安戏剧

这些人是他们的亲人、恩师、或戏剧和电影领路人。

“越是珍贵的东西,越应该捐出来,献给国立剧专,献给江安。”11月16日,在宜宾江安县举行的“国立剧专在江安”八十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上,国立剧专校长余上沅之子、年近八旬的同济大学终身教授余安东颤颤巍巍地走上台,从身上掏出一叠624页的《戏剧技巧》手稿,眼里隐约地闪烁着泪光。这次纪念活动上,又有32件史料跟着江安戏剧儿女们“回家”。
  从2000多件到5000多件,国立剧专史料【详细】

曹禺在此创作《北京人》

江安国立剧专是流亡中的戏剧家摇篮。1939年,成立不到4年的国立戏剧学校(后改为“国立戏剧专科学校”,今中央戏剧学院的前身)的几百位师生们,为躲避战乱,一路颠沛流离。他们背着书籍、抱着铺盖卷、冒着战火,从南京、长沙、重庆最终辗转到宜宾的江安县。

  1939年,在当地几大富商的支持下,江安县腾出文庙,改造成共计8000平方米的“校区”,大成殿改造为演出舞台,教室、图书馆、学生宿舍错落有致。国立剧专师生们在这里一住就是6年。在如今的江安国立剧专旧址,俨然印着“中国戏剧摇篮”几个大字。走进一间红砖外墙的青瓦房,里面有曹禺使用过的书桌。
  “几生修得住江安。”著名戏剧大师、时任江安国立剧专教师的吴祖光深知【详细】

校长余上沅“兼收并蓄”

在国立剧专历史上的280多部作品中,有210多部是在江安排演,包括《凤凰城》《流亡三部曲》《雷雨》《日出》《北京人》《蜕变》《家》《哈姆雷特》等中外著名剧目。其中,《哈姆雷特》《北京人》《蜕变》是在我国首次上演。这背后离不开校长余上沅“兼收并蓄”的办学理念。

  “我是喝江安水长大的孩子。”余安东2岁到8岁都在江安生活,他拿出自己儿时和小伙伴的合照笑着说,这张照片是他的“江安身份证”。“我的名字就是安安,1940年父母在江安生了我,纪念我的出生地。”澳门电影家协会主席、国立剧专教师蔡松龄之子蔡安安也非常怀念故土。他和余安东回忆,小时候最爱在江安河畔,数着大大的蚂蚁,或是去剧专听歌听戏【详细】

“凭物换戏”也换江安情

国立剧专在江安6年中,约有10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在此就读,这离不开当地老百姓的支持。曹禺曾经说过,“我们喝过江安的水,吃过江安的粮,永远忘不了江安人民对我们的哺育。”江安成为剧专师生的第二故乡。

  “缺粮,缺资金。”余安东回忆,这是在江安时最令余上沅头疼的事。当时有学生开玩笑说,数过一顿饭只有48根黄豆芽,但还表演出正在吃大鱼大肉的样子,大家笑称有沙子、糠皮、稗子、老鼠屎的米饭为“八宝饭”,苦中作乐。目睹了学生的饮食情况,余上沅心酸落泪。由于江安人民生活水平不高,通货膨胀,也很难拿出额外的钱来专门看戏,他随后和老师商量【详细】

敬爱的人都曾在这里

1945年7月,江安国立剧专迁往重庆北培,再复迁南京,新中国成立后合并入中央戏剧学院。短短14年间,国立剧专“为国储才”,完成了“研究戏剧艺术,培养戏剧实用人才”的使命,培养出一批叱咤风云的戏剧界杰出精英,这些人也影响着一代代戏剧人、演艺人、电影人。

  “我一生成长中深深影响着我的、我喜欢的老师和同事,都曾和江安国立剧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一次到江安的中央戏剧学院原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罗锦鳞感慨道。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罗锦鳞先后将《安提戈涅》《美狄亚》《忒拜城》等16部著名希腊戏剧搬上舞台,让无数观众领略到经典的魅力,还执导了【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红色土司》

影片播出后,也唤起了不少人对这段红色历史和英雄人物的关注。

11月18日,国内首部羌族红色革命英雄题材电影《红色土司》上映。

  电影《红色土司》由四川纳一影业有限公司、纳一(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艺兮执导,游大庆、德姬、多布杰、赵亮、楚布花羯、尔玛依娜等主演。影片取材于红军长征途经羌区时所发生的一段真实感人的故事,讲述松潘县镇坪呷竹寺世袭羌族土司【详细】

从羌族土司到红军战士

安登榜是谁?他为什么被称为红色土司?

  透过奶奶、父亲、亲人以及不少老革命家的讲述,安登榜的孙子安德军还原了爷爷短暂却光辉灿烂的一生。
  1895年3月,出生于松潘县镇坪呷竹寺世袭土司家庭的安登榜,是松潘南部地区实力最强、影响最广的羌人首领。他对待百姓十分亲和,因此受到当地人的爱戴。
  1935年,安登榜参加了红军,部队首长还特意送了一匹红色战马供他使用,并安排他在红军部队里担任通司(翻译)、向导、前卫、筹粮食等工作。此后,安登榜又被任命为番民游击大队大队长。安登榜也由此成为羌族近代史上第一个率众参加红军的上层领袖人物【详细】

影片创造了多个第一

事实上,不仅安登榜,他的整个家族都为革命做出了重要贡献和巨大牺牲。在安登榜的动员下,不少羌族群众参加了红军队伍,其母亲、妻子及亲属还为红军洗补衣服,打草鞋,制作羊皮褂、毪衫、毪毯、绑腿带等许多用品,为红军提供了重要的后勤支持。

  1935年6月,安登榜奉命随红军北上。临行前,他给家人留下一床军用毛毯和一个军用水壶作为纪念,同时告诫他们:“要搞好团结,随时想着红军,万勿听信国民党反动派的谣言。红军是有把握打胜仗的,我们一定会回来!”
  红军北上后,他的家人和羌族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千方百计保护红军留下的伤病员和干部。由于战火阻断了通讯【详细】

助力民族文化“走出去”

11月18日,电影《红色土司》正式在全国公映,让观众有机会通过电影了解羌族的历史文化和英雄历程。

  网友“轩慕玲”评论:“这是一部超出了我的想象的电影……在重温那段历史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了少数民族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的和平解放不惜牺牲一切的抗争精神。”她感慨:“如今的阿坝是一个美丽的旅游圣地,谁能想到,红军在这里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光,但也在这里遇到了像我们电影中的男主角一样的少数民族英雄,一句话就跟着红军走,留下自己的妻儿。让我们牢记历史,向英雄致敬!”【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