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期

在监视下清淤作业,在“死亡地带”筑起“蓝色和平线”……2006年以来,陆军第十三集团军某工兵团先后8次赴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累计已有千余名官兵被联合国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一款名为“小布”的娃娃,深受成人玩家喜爱。富有创意的玩家热衷于给娃娃“换脸”,于是,专门给“小布”改妆的改娃师应运而生。
  一家民营修复机构为何能入选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所?超市收银员、家庭主妇如何成为古籍修复师?请跟随记者走进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他们守护和平
洋娃娃千面魔术手
古籍修复技艺传习所

本期关注

维和建筑工兵团

陆军第十三集团军某工兵团是一支具有优良传统和顽强作风的英雄团队

7月26日中午,陆军第十三集团军某工兵团副团长、中国首批赴黎维和建筑工兵分队指挥长田升平向远在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的战友们发了一条微信:注意安全。
  简短的一条微信却让田升平心里五味杂陈。今年5月,刚从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回国的他深知维和任务的光荣与艰难。前不久,中国赴南苏丹维和部队遇袭,虽然目前黎巴嫩的局势趋于稳定,但工兵团还有百余名官兵在执行维和任务【详细】

清淤:在监视下作业

去年5月,由陆军第十三集团军某工兵团组建的中国首批赴黎巴嫩维和建筑工兵分队200名官兵奔赴黎巴嫩南部执行为期一年的国际维和任务。主要担负建筑工程保障、基础设施抢修、人道主义援助等任务。在枪口下执行任务,其中的惊险外人很难了解。

  “这是我国应联合国邀请首次向黎巴嫩派出维和建筑工兵分队。”据田升平介绍,随着联合国维和任务区优化调整方案,执行工程维和任务成为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的一项重要职能。
  瓦扎尼河是一条发源于黎巴嫩南部,恰好流经黎巴嫩和以色列临时分界线的一条淡水河【详细】

扫雷: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

黎巴嫩南部与以色列之间的临时边界线“蓝线”地区被视作“死亡地带”。所谓“蓝线”就是联合国在地图上划定的一条121公里长的黎巴嫩和以色列临时分界线,也称黎以停火线。在这里,中国维和工兵要按照联合国相关决议,通过将带有“联合国”字样的蓝桶立上已经浇好的水泥柱,形成一个个界桩,把这条“蓝色和平线”真正地筑在黎以边界上。

  然而“蓝线”是雷区密布的“死亡地带”。为防止越境偷袭,在上世纪先后爆发的5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在黎以边境埋下近50万枚地雷。
  因此,首先要进行扫雷作业。【详细】

坐诊:军医变“村医”

除了执行工程任务,在看到当地村民有病难治的情况时,建筑工兵分队还与驻地村庄沟通,在当地首次建立联合医疗站,每周定期派出医生坐诊,救死扶伤。

  如今,军医赵军虽然已回国,但他仍然经常向在黎巴嫩的战友们打听曼苏里村村民们的健康状况。
  去年,赵军作为建筑工兵分队的医生,初到驻地提尔市的曼苏里村,看见满目疮痍的村落,村民们更是有病不能治,也治不起。
  赵军告诉记者,在黎巴嫩看病难,看病贵,正规医院做一次胃镜【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改娃师

经过改娃师巧手改造后的"小布"面部表情丰富,可以微笑、嘟嘴、流泪。

说起洋娃娃,或许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小孩子的玩具。殊不知,一款名为“小布”的娃娃,却深受白领等成人玩家喜爱。这款玩偶英文名叫Blythe,1972年诞生于美国,最早的中国玩家大都是海归。
  “小布”四肢短小,头部和眼睛偏大,拉动后脑勺的拉环可以睁眼、闭眼。富有创意的玩家热衷于给娃娃“换脸”,带着它们旅行、拍照。于是,一种专门给“小布”改妆的改娃师应运而生【详细】

“换脸术”可是技术活

“进入盛夏挺忙的,现在工作室都堆了3个娃。”7月25日,在成都市成渝立交附近某小区里,记者见到了在微博上小有名气的改娃师“九九”。虽然她在网上公布一年只接20单,可还是有很多玩家“托关系”找她“开后门”改娃,一年下来,她要改40来个“小布”娃娃。

  “小布”大约30厘米长。“别看娃娃不大,但要改一个娃,需要花费将近一周的功夫。”“九九”告诉记者,虽然厂家每个月都出不同主题的新品,但每个娃都长一个样。娃粉对“小布”的风格有不同的偏好,有人喜欢可爱的,有人喜欢无辜的,甚至还有人喜欢恐怖的。“我改娃的风格偏‘软妹’一些。”【详细】

改娃由副业变主业

“九九”除了改娃外,还自己设计、制作娃衣,售价200至700元不等。“一个月能卖出五、六十套。”

  从小就喜欢玩芭比娃娃的“九九”,在大学时从网络上看到了“小布”,“当时觉得这种娃娃很有个性,也非常时尚。”不过,由于囊中羞涩,上千元的“小布”她只能远观。
  2008年,“九九”从动漫设计专业毕业,两年后,她终于拥有了第一个“小布”。“在娃友聚会上,从一个娃友手上买的。如果在官网上买,要等一个月,我当时爱娃心切,哪儿等得了啊!”“九九”希望自己的娃娃更梦幻一些【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古籍修复

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是目前西部规模最大的民营文献修复机构。

选好纸张,将破损粘连的书页一页页分开,用浆糊将其粘在纸上,托起来喷水压平,待自然风干后,裁剪装订……在成都蜀汉路一栋办公楼里,有一群每日伏案而作,修修补补的人。这里是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所在地。

  成立于2008年的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从最初的5个人发展到如今的30多个人,现已修复古籍上万册(件),是目前西部规模最大的民营文献修复机构。【详细】

创业初期 每人每月工资300元

前来接待记者的,是四川西部文献修复中心主任彭德泉。虽然他年近七旬,但精神矍铄。在他带领下,记者来到修复中心工作室,只见书桌上堆放着大量待修复的古籍,有些遭虫蛀破损严重,有些因霉变已经板结粘黏成“砖头”;而另一旁则是已经修复好的古籍,焕然一新。

  “看到大量的文献因年代久远且保护不周而破损,感到十分心痛。”2005年,彭德泉从巴中市图书馆退休后,联合几位从事图书馆工作并有古籍修复经验的同行一起,在德阳广汉成立了古籍修复机构。
  创业初期,日子十分艰难,团队总共只有5个人【详细】

打破壁垒 家庭主妇也能成修复师

经过8年的发展,如今西部文献修复中心已有30多个员工,年龄从20岁到70岁不等,既有学习图书馆学专业的研究生,也有退休教师、超市收银员和家庭主妇。“我们不看员工出身背景,只要有耐心就行。”彭德泉说,不过,修复中心聘用的每一个员工,都要经过9个月的封闭式培训,才能上岗。前3个月,是训练剪纸、裁纸等基本功,学习辨别纸张颜色、厚薄等,“学员必须要练成在没有任何参考物情况下,用剪刀直接剪出一条直线的技能。”通过考试后,才能在老师的带领下开始接触古籍修复工作。

  修复破损古籍,首先要配纸、染纸,分解粘连在一起的书页【详细】

继续坚守 修复人员要耐得住寂寞

四川是文献大省。据初步统计,全省馆藏单位有各类文献250多万册。此外,还有大量的私人收藏。同时,由于四川温热、多雨、潮湿的气候,纸质更容易霉变腐烂,很多文献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损毁。

  然而,四川的古籍修复人才又很缺乏。据了解,目前全省专业修复人员不到60人,按照每人每年平均修复50册计算,至少也要上千年才能修复完成现有的损坏文献。
  彭德泉认为,造成人才缺乏的原因有二:一方面由于工作相对枯燥,修复人员要耐得住寂寞;另一方面,收入并不太高。“从事这个行业,需要真正热爱这份工作。”【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