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期

梁思成说:“独是建筑,数千年来,完全在技工匠师之手。”中国传统建筑的营造分工相当精细,一般有掌墨师、木工、石工、瓦工、泥工、漆工,有些建筑甚至还涉及雕刻师、泥塑师……在成都,就有这样一群“技工匠师”。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在游戏、动画快速泛滥VR的背景下,真人实景拍摄的VR影视也开始兴起。VR实景拍摄在制作上和传统影视有哪些不同?前景如何?
  大渡河大峡谷,是一个旷世深峡,两侧壁立千仞、千姿百态、如画如雕,堪与三峡雄峻风光媲美。在险峻的峡谷深处,有一座博物馆依山而建。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我在成都修古建
成都VR实拍产业启航
险峻深处的铁道兵记忆

本期关注

维修古建

维修古建的工匠,虽分工不同,但他们的技艺都已传承上千年。

“望江楼马上就要脱下厚‘外套’和游客见面了。”9月27日,记者从成都市望江楼公园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历时三个多月的望江楼漆面修复工程将于10月完工,望江楼将于11月重新对外开放。

  在成都,各式古建筑都需要专门的工匠定期维护。这些维修古建的工匠,虽分工不同,但他们的技艺都已传承上千年。【详细】

漆工:湿度超过80%,漆面才最巴适

土漆在空气中洗礼一番,由黄变黑,古朴厚重。其中浸润的,是工匠们在无数次修复中练就的精湛技艺。

  时间回溯到一个月前,正逢成都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中午时分,记者抵达望江楼的维修施工现场,当时的户外气温已经飙至37度,然而,望江楼却披上了厚厚的“外套”。
  “现在气温高,但湿度是不够的”,望江楼修复工地上的漆工许名全全身已被汗水浸透,“上土漆是技术活,气温最好在25度左右,湿度要超过80%,上出来的漆面才最巴适。”他招呼工友们稍作休整,静候“佳期”。在这段时间里,他随手拿起漆筒里的刷子【详细】

木工:凿出的眼像铸的一样方正

用木头修房子,在木桌旁看书写字……国人对木头有着特殊的情感。而做木工的匠人,则在传承和创造中将这种情感发挥到了极致。

  骆正明擅长的是木工。最近,他和工友们就在修复武侯祠荐馨殿、旌忠门、东配堂、西配堂的木结构古建筑。
  “传统建筑中,除了房屋阶基、踏道等石作、瓦作的部分,其余的材料几乎都是木头,房屋的柱、梁、枋、檩、椽、门窗等都在我的业务范围内。”骆正明说。
  在成都维修古建,一定是按照四川的传统建筑特色来的。骆正明指【详细】

掌墨:修房造物图纸全在头脑里

“掌墨师”是古代修房造屋时全程主持建设的“总工程师”,掌控从堪舆选址、规划设计、地基开挖、来料加工到掌墨放线、房屋起架、上梁封顶等一系列建造、监督活动。

  “相比‘专家’的称号,我更愿意把自己定位成‘工匠’,我所做的事情大部分类似于古代的‘掌墨师’。”古建筑专家、曾主持过成都琴台路改建及都江堰老君阁重建的鲁杰对记者表示。他介绍,中国传统建筑的营造包含技术、艺术、文化和智慧四个层面,故分工也相当精细,“一般有掌墨师、木工、石工、瓦工、泥工、漆工,有些建筑甚至还涉及雕刻师、泥塑师……”【详细】

困境:技艺落寞,后来者少

收入低、干活累、年轻人不愿意学,和不少传统技艺相似,修古建的工匠们如今也面临着传承困境。

  “我从业几十年也带了30多个徒弟,但是现在还在从事传统土漆技艺的人数还不到一半”,说到传承,许名全有点落寞,“现在干我们这行收入不高,还特别累,年轻人都不愿意学。”
  许名全自己十多岁起便开始跟着师父学习土漆技艺,从最基础的刮灰到掌握熬漆的技术,学了6年方才出师,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学做土漆,每个人都要经历‘过敏’这关,过敏的时候全身发红发痒【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VR实拍

在VR产业链中,有一个难度最大的环节还处于拓荒阶段,这就是VR实景拍摄。

2016年被称为VR(虚拟现实)元年,大批资金涌入VR行业的各个环节,VR游戏、VR动漫、VR乐园、VR体验区几乎一夜之间就扩散到全球各地。

  在VR产业链中,有一个难度最大的环节还处于拓荒阶段,这就是VR实景拍摄。由于整个行业在全球都处于刚开始发展阶段,从业者非常稀少。不过,记者获悉,成都已有了几家年轻的团队【详细】

360度全景,拍摄无死角

9月27日,成都迎来难得的大晴天,成都VR实景拍摄形象片团队早上6点集合化妆,7点抵达太古里。7点30分,当阳光刚好斜射进太古里的时候,剧组已经拉开了阵势:导演肖郁将一台造型非常科幻的设备放在一块空地的中央,该设备大小和人的头差不多,上面开着8扇褐红色的圆形小窗户,都像变色龙的眼睛一样凸起,颇像降临地球的外星探测仪。这就是价值50万元的一体式VR实景摄像机OZO。

  由于剧情需要,演员都以舞蹈的方式入镜。和传统影视拍摄不一样,6位舞蹈演员围着OZO站一个圈,导演一声“开机”,演员开始舞蹈。【详细】

转型“实验”,大家从头学起

OZO是目前最先进的虚拟现实摄影平台,能够捕捉360度全方位的音频和视频,同时还有实时监控、快速回放等功能,大大缩短了拍摄周期。由于会用这种设备的人相当少,刘一和他的团队只能边拍边摸索。为了确保形象片的最后效果,每一组镜头在启用OZO拍摄之后,团队还会用8台运动摄像机组合的设备再拍一次。这种拍摄手段是目前国内比较流行的,设备成本低,剪辑时间长,但整个操作过程大家都比较熟悉,便于更好把控效果。

  昆明埃舍尔科技有限公司3个月前在成都成立分公司,主攻VR实景拍摄领域。其制作总监冯先生告诉记者,之前公司是做传统影视,转型VR之后【详细】

钱景看好,就要占山为王

嘿嘿科技上个月完成了自己第一部商业VR实景拍摄作品,每秒5000元,收入近百万元。这个作品是台儿庄古城的宣传片,在十多个VR平台上线之后都被放在头条位置,一个多月累计点击率30多万。“这个点击率放在传统影视上简直不值得一提,但是在VR实景领域已经非常高了。”刘一告诉记者,VR实景拍摄在商业上的价值正在逐步被开发,旅游、酒店、房产、汽车领域对VR最积极。

  今年6月,美国NBA总决赛最后一场第一次启用VR直播,震惊世界。在这次直播中,所有观众都身临其境地“坐”在了球员替补席,大牌球员就在你身边【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大渡河大峡谷

当年,大渡河大峡谷入选《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的中国最美十大峡谷第八名。

“大渡河大峡谷,是一个旷世深峡,两侧壁立千仞、千姿百态、如画如雕,堪与三峡雄峻风光媲美。它的旷世之美,还养在深闺中,鲜为世人所知。”9月20日晚,在乐山市金口河区举办的“相约大瓦山,探秘金口河”山地文旅专家论坛上,省地矿局工程师、大渡河峡谷的发现者范晓回忆起2005年参选中国最美十大峡谷为大渡河大峡谷写下的推荐语。【详细】

大峡谷里惊现“一线天”

9月20日,记者由金口河区经过江上大桥进入大渡河大峡谷,只见百余米宽的河床被夹在两岸的峭崖陡壁之中,大渡河水急流奔涌而去。

  大渡河大峡谷总面积500余平方公里,东西(东起尖山顶山脉,西至蓑衣岭山脉)宽17公里,南北(南起雅安汉源县乌斯河,北至乐山金口河)长26公里。悬崖上石头层层叠叠。范晓说,这些岩石就是一部一页页翻开的“地质天书”,记录着大峡谷上亿年的演化历史。
  大渡河峡谷两边的老苍沟、白熊沟等支沟隘谷,深不见底,窄如刀缝。老苍沟两边刀切斧砍般的山崖绝壁高达200多米,谷宽仅20多米,最窄处10余米【详细】

一炮轰出一个火车站

电影《观音山》里,范冰冰饰演的南风和两个死党爬上火车,对着世界大声喊叫。火车穿过一个一个的隧道,风吹乱了范冰冰的头发,他们的叫喊声在隧道的黑暗里、在阳光的照耀下飘荡……这一让很多人感觉到青春的迷茫和张扬的场景,就拍摄于成昆铁路金口河至乌斯河的大渡河峡谷地段。

  这段铁路总长21公里,其中有14座隧道,占该段线路长度的80%以上,也使这段铁路几乎完全成为地下铁路,而隧道之间几乎全为桥梁相连。
  其中,最有名的隧道便是长6107米的关村坝隧道。它是成昆线进入【详细】

铁道兵带着藤帽打篮球

从关村坝火车站往上望去,便是全国唯一一座铁道兵博物馆。博物馆依山而建,于2012年落成,现保存各类珍贵历史照片150余张,生产工具、生活用品、书籍、证章、影像资料等文物500余件。其中有种藤帽,不仅是铁道兵战士进入隧道施工或者在架设桥梁时使用的安全装备,还是他们打篮球时必戴的设备。

  原来,在紧张施工之余,铁道兵战士们时常举行篮球比赛。由于山上树林茂密,居住着不少猴子。它们看到下面的铁道兵战士们打篮球,模仿能力极强的猴子也活跃起来。
  战士们传球,猴子跟着传球,战士们投篮,猴子也跟着投篮。【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