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期

法国巴黎的马克在成都洛带开餐厅,马来西亚的阿明在都江堰柳街镇种蔬菜……越来越多的“洋面孔”放弃在中国大城市里的生活,而选择在小镇上创业。
  “对我来讲,好莱坞就是我,我就是好莱坞。去好莱坞,讲我的故事,这是我从年轻时就有的梦想。”斯皮尔伯格携新片《圆梦巨人》亮相北京,与记者,与影迷,畅聊自己的电影世界。
  摄影人杨松从2010年到2015年间,自驾游走于巴山蜀水之间,在8万公里的行程中,为150多座场镇拍摄了10余万张照片,为那些“正在消失的古镇”留下影像记录。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小镇创业的"洋面孔"
对话斯皮尔伯格
摄影人为巴蜀古镇留影

本期关注

洋面孔

来四川创业的外国人,最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小镇和乡村里。

“马克餐吧在哪里?”“哦,是那个法国人开的餐厅嘛?沿这条路一直走到头左拐。”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中国艺库的安保人员最近经常都要为“马克餐吧”当指路员。

  和这家餐吧的老板马克一样,来四川创业的外国人,最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小镇和乡村里。外国人背井离乡、又放弃在中国大城市里的生活,而选择在小镇上创业,是一时兴起还是“另有所图”?【详细】

他们为什么来小镇?

有人看中了好山好水,有人看中了商机发展……来小镇创业的“老外”各有打算。

  出生于法国巴黎的马克与成都结缘源于十年前的一次旅行,而从2010年开始,他便下决心来成都扎根,并做起了擅长的红酒贸易。几年后,“中法生态园”落地龙泉驿区,在这里工作的法国人越来越多,马克也从中发现了“商机”。于是,他便和女友杨燕在洛带古镇中国艺库的街上开起了一家法式餐厅。
  从来没有开过餐厅的他们,从装修到经营,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从来没想过开个餐厅这么累。”杨燕说,他们每天从早上10点工作到晚上10点,最近实在忙不过来【详细】

老外带来的新观念

最初,马克开餐吧只是想和法国朋友有个聚会的地方,但渐渐地,店里的客人绝大部分变成了中国人。“洋面孔”在创业中经历了诸多“意想不到”,也把自己的生活方式与观念带入了小镇生活。

  法式红酒水波蛋、法式鸡肉卷、法式油封鸭……还有来自法国波尔多等地的红酒都上了马克的菜单。为了入乡随俗,马克还尝试把四川元素加入法餐中,比如在法式香肠中加一点辣椒,便是他的“得意之作”,这也让马克收获了很多的中国客人。不过,对于法餐的礼仪,马克却一点不让步。杨燕告诉记者,在法餐中对上菜的顺序以及时间都有较为固定、严格的要求【详细】

入乡随俗找到归属感

对于一些来四川发展的外国人来说,高速发展的都市,可能是吸引他们的原因。但小镇和乡村里淳朴的民风以及闲适的生活节奏却让他们扎下根来。

  “我非常喜欢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小镇,即使它和巴黎周边的小镇有些不一样”,马克告诉记者,虽然这里不像巴黎附近的小镇,还保持着一两百年前的样子,但对自己来说,这样的小镇更宜居。因为这里有干净、整洁的环境,有高科技的设施以及现代化的创业条件,这些在巴黎周边的小镇并不常见。
  在洛带创业,马克也和女友将生活半径搬到了以小镇为中心的方圆几公里内【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斯皮尔伯格

斯皮尔伯格对于前沿科技非常痴迷,同时也保留了最单纯的赤子之心。

执导过《大白鲨》《外星人E.T.》《夺宝奇兵》《拯救大兵瑞恩》《侏罗纪公园》等经典影片的好莱坞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10月8日来到北京,参加阿里巴巴影业集团与Amblin Partners的合作发布会,出席新片《圆梦巨人》在北京的首映等活动。
  记者也前往北京,采访了这位大牌导演。【详细】

童年情感影响创作

记者:10月14日《圆梦巨人》即将上映,很多人都好奇这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斯皮尔伯格:这是小说改编的电影。这个故事赋予孩子们勇气和梦想,让孩子们心怀梦想长大。这不是超级英雄片,虽然我也是超级英雄片的超级粉丝,但是自己不会拍这类题材电影。

  记者:童年对您的创作影响很深吗?
  斯皮尔伯格:那是当然。那些童年趣事一直伴随我的生活和工作。跟大多数人一样,我的童年是我人格的一部分。在童年时光,我感受到孤独和冒险,而那些感受也深刻地印在我的人格和想象中。【详细】

致力于关注身边的事

记者:整个电影行业非常缺乏创造力,全球票房冠军都是超级英雄片的续集,您怎么看这种现状?
  斯皮尔伯格:这种担心是合理的。无聊、枯燥或一个充满热情的人失去创意对我来说是很恐怖的事,要解决这种创造力的缺乏,我们这些创作者就必须用更多的热情来进行创作。

  记者:在好莱坞那么久,您认为电影产业中什么变化最大?
  斯皮尔伯格:我认为变化的核心应该是,我们有更多的能力可以执行这些改变,就像是梦醒之后,你想将你的梦境尽你所能生动地写下或画出一样。【详细】

面对挫折坚持梦想

记者:您有自己欣赏的同行吗?
  斯皮尔伯格:有很多我所尊敬的导演,像希区柯克,他一直专注于一种类型。像马丁·斯科塞西,我最喜欢的当代美国导演,他也是如此。

  记者:在成为大导演之前,您拍电影有被拒绝的经历吗?
  斯皮尔伯格:在我的生命中,被拒绝的次数远远大于被肯定的次数。当我刚进入这一行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不行,年轻人不可能成为导演,好莱坞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系统,很少让外行人进到这个圈里面。【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巴蜀古镇

那些遗漏的古镇,我以后还会继续补充,希望有机会出版"巴蜀百镇"。——杨松

祖籍湖北,生于安徽,现居广州——摄影人杨松的人生轨迹,看似与四川、重庆并没有太大关联,然而,他却从2010年到2015年间,自驾游走于巴山蜀水之间,在8万公里的行程中,为150多座场镇拍摄了10余万张照片,为那些“正在消失的古镇”留下影像记录。
  今年8月,杨松注册了一个名为“行知古镇”的微信公众号,开始分批上传巴蜀古镇图片【详细】

5年多时间,自驾行走8万公里

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杨松在摄影媒体工作了10多年,从事器材和技术版块的编务工作,大量时间花在试用最新器材上,因此也拍摄了一些作品,“虽内容广泛但缺乏系统”。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他渐渐明白人文纪实才是自己最喜欢的,希望能创作一系列作品。

  2010年,杨松辞去《影像视觉》杂志主编一职来到成都创业,众多巴蜀古镇走入了他的视野。“我并不认为古镇雷同,拍出来千篇一律。只要真正去了解其历史、聆听其故事、融入其生活,你就会觉得那里的每样事物都是鲜活而可爱的,同时又极具个性而难忘的。”【详细】

遍访角落,记录时间流逝痕迹

对于古镇,杨松几乎“无所不拍”,建筑、特产、风俗等都一一收入镜头。这些照片中,大都有人的活动和踪迹:成都青白江城厢镇骑车的少年,乐山夹江木城镇缝补衣服的老奶奶,广元元坝柏林沟镇晾晒玉米的大伯……“我希望体现更多人文内涵,带有更多时代气息,人的存在和活动恰好就能提供契机。”除了广角镜头拍摄全景,杨松的镜头还对准门窗、栏杆、柱础等建筑细节,展现巴蜀古镇建筑的独特韵味。

  “很多古镇并不大,街道往往只有几百米长,有些细节一不小心就略过了。”每次拍摄,杨松会仔细搜寻古镇各个角落,这让他拍到很多被人忽略的景致。【详细】

留住原貌,必须发扬工匠精神

2013年,杨松前往一座古镇拍摄时,正赶上沿河明清古民居打围改造,只得筹划日后再去补拍。为了方便联系,他加了镇里一位负责人的微信。

  今年上半年,这位负责人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宣称古镇升级改造完毕。当杨松看到古镇的新貌,不禁感到有些诧异:原本古朴纯净的吊脚楼,仅有屋顶保留了传统的灰色瓦片,包括外墙和门窗框架在内,都被涂上了五彩的色块,看上去像被抹了“花脸巴儿”。“据说是参考国外‘多彩小镇’的形式,进行一种‘错位发展’的探索。而在我看来,这种土洋结合的方式并不协调。”杨松感到非常惋惜。【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