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艺术圈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自带光环进入这个圈子;他们享受着父辈的荣耀,却也承受压力;他们渴望独立,却被困在父辈的名气里——他们的父辈是国内极负盛名的艺术家,他们常被人叫做“艺二代”。
  独立音乐人指没有和任何唱片公司签约的音乐人,从音乐创作到宣传推广,都是自己上阵。在成都的独立音乐人看来,“独立”不是标签,而是为了保持纯粹。
  美术馆和画廊持续办展,同一天同时开幕三四场展览,商场等空间抱着不同目的做起了艺术展——这是2016年成都艺术展的缩影。“众声喧哗”中,“真金”与“泥沙”混杂,艺术爱好者还得有明辨好坏的火眼金睛。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艺二代"的"独立"路
独立音乐人
2016成都艺术展

本期关注

艺二代

因为名声显赫的父辈,他们行走路上充满叛逆与挣扎。

2017年1月,艺术家朱明正在紧张地为“2017西班牙成都周”设计展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著名艺术家朱成的儿子。
  艺术圈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自带光环进入这个圈子;他们享受着父辈的荣耀,却也承受压力;他们渴望独立,却被困在父辈的名气里——他们的父辈是国内极负盛名的艺术家,他们常被人叫做“艺二代”。【详细】

异于父亲的暗黑系艺术家

她站在德国卡塞尔威廉高地公园山上,看着天空渐渐变成深蓝色,她觉得自己很渺小,一阵风就可以随时把她带走……这是周褐褐幼年最深刻的记忆,神秘、诡异、刺激,她说这些片段对她的性格和成人后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她的艺术风格,完全异于父亲周春芽,暗黑,是她最爱的颜色

  周褐褐,著名艺术家周春芽的女儿。2010年3月从日本东京文化服装学院毕业后回到成都,2011年6月在北京三里屯举办个展“狂热者2010”,她用古怪惊悚的骨骼模特展示亲手设计并缝制的衣裙,以另类无畏的姿态,让人们记住了她的名字【详细】

与父亲活在两个世界

求学时,他有一件设计作业,因为听了父亲朱成的建议而遭到外籍老师的鄙视。从此以后,他的作品不再向父亲讨教,他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朱明,著名雕塑家朱成的独子。2008年从新西兰奥克兰科技大学空间设计系获取硕士学位,在成都创办了自己的艺术设计工作室“石筑营造”。他为奢华别墅营建样板间,参与宽窄巷子的空间设计。极简的线条,超前的理念,让中国设计界为之一震。艺术圈里的人,爱喊他“朱公子”,媒体总是称他“朱成的儿子”,朱明却说:“无所谓,‘富二代’可以‘世袭’,‘艺二代’怎么‘世袭’?如果真正成为‘艺二代’,那也是我自己的本事!”【详细】

没能成为父亲期许的雕塑家

从小他就很自由,可以拿着笔在家里的墙上画飞机、大炮和坦克;父母带着他周游列国,同龄的孩子还没走出重庆,他已经在欧洲的天上盘旋;为了不弹钢琴,他拿着小刀把琴键一个个划烂,父亲勃然大怒,却最终尊重他的选择……长大后,他没有成为父亲所期望的那个人——雕塑家罗丹,而是拿起了画笔。

  罗丹,著名画家罗中立的独子。他的作品,色彩强烈,个性张狂,如摇滚音乐般歇斯底里。面对父亲的盛名,罗丹不怯,他说:“现在,它是鞭策我的动力。有一天,我的作品足够好了,这样的标签自然会褪去!”【详细】

【记者手记】让人惊喜的“艺二代”

“艺二代”还有很多,雕塑家邓乐的女儿邓筱、国画家彭先诚的女儿彭薇、艺术家叶永青的女儿叶甫纳……你肯定也好,质疑也罢,他们已然成为当今艺术圈不可忽视的力量。

  剥开“艺二代”的华丽外壳,他们与身边任何一个普通年轻人无异。为理想拼搏,渴望三十而立。父辈盛名之下,他们彷徨过,挣扎过,外人看来得天独厚的优质背景,有时反而成为负担。好在他们坚持行走在自己那条路上。
  无论周褐褐、朱明还是罗丹,他们让人惊喜。从作品到思想都趋于独立,甚至是父辈望尘莫及的全新领域。【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独立音乐人

独立音乐人指没有和任何唱片公司签约的音乐人,从音乐创作到宣传推广,都是自己上阵。

“我想去没有人的地方,独自忘掉忧伤,我猜那星星会来陪伴我,陪我四处去游荡……”1月7日晚,在成都小酒馆,听到喜欢多年的“绿色频道”乐队唱起这首《没有人的地方》,“90后”吉克皓激动地在朋友圈写下“泪奔”两字。
  作为独立音乐人,吉克皓一周前在同样的地点也举行了专场演唱会,“现场来了好多人,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真的很感动。” 【详细】

来自各行各业,只因热爱音乐

吉克皓来自凉山州美姑县,2016年因参加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而步入公众视野。他的声音干净、细腻,重新改编的《找自己》中加入彝语歌《甘嫫阿妞》,得到周杰伦、汪峰、那英、哈林四位导师一致认可。比赛结束后,吉克皓没有选择签约唱片公司,而是回到成都,自己写歌,接商演,跑音乐节,开专场演唱会。

  吉克皓原本是学医的,2013年毕业后去珠海工作了半年就打道回老家。一天,他在家里边弹边唱彭家熙的《四月》:“20多年来这疯狂的自我/曾想做个拒绝长大的孩子/渐渐发现那是不可能……”唱着唱着,吉克皓号啕大哭,“不甘心啊,我就应该唱歌。”【详细】

最真实的表达,才能打动人

独立音乐人不大容易被别人影响、干扰,他们有自己的节奏和个性,透过音乐表达自己对这个时代、生命、爱情、自由等的态度。

  2013年一天,思斯做完节目下晚班,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周围正在施工,运渣车来来往往。思斯在尘土飞扬中坐上公交车回到市中心的家,“刚来到这座城市,没有什么朋友,很迷茫。”于是,便有了《穿城》这首歌。歌词中写道:你言不由衷,你痛定思痛,穿梭而过城市迷宫……
  而“鱼尾纹”乐队最新单曲《茧》,也是施颖有感而发。施颖说【详细】

成都扶持音乐产业,有了更多机会

“坚持做独立音乐,真的很难。”树子之前所在的“绿色频道”乐队,2002年成立,2008年解散,9年后又“合体”。“有些成员没有把音乐当做事业,在沟通上有矛盾。”树子说。

  做音乐要“烧钱”,这让很多独立音乐人望而却步。“所有的东西都得自己掏钱,出个专辑,请编曲、混音,如果制作得比较好,每首歌要投两三万,十首歌就是二三十万,还不包括发行、宣传、设计。要求低一点,有些工作自己完成,费用要低一些。”思斯说,不仅录歌,排练也要花钱,“好一点的排练房,每个小时要300块,每个礼拜要排十几个小时。”而演出还要请调音师、混音师等,“每个人又是几千。”【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成都艺术展

"众声喧哗"中,"真金"与"泥沙"混杂,艺术爱好者还得有明辨好坏的火眼金睛。

1月8日,去年底开幕的“四川省第八届新人新作美术作品展”结束,为四川美术馆过去一年的展览画上句号。2016年全年,四川美术馆的展览日程表排得很满,共举办各类展览30余场,涉及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画、书法、摄影等类别。
  这也是2016年成都艺术展的缩影。同一天同时开幕三四场展览,并不是什么稀奇事。美术馆和画廊持续办展,商场等空间抱着不同目的做起了艺术展。【详细】

【坚守】目光瞄向“未来”,要的就是“特色”

四川美术馆青年策展人冯石,最近刚结束“中青年视觉艺术策展人赴美策展工作坊”,从纽约返回成都。2016年,她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便是参与策划“手作匠心——首届西南青年版画创作推动计划”展览,推动150多位西南地区青年版画家的近作亮相四川美术馆。

  四川版画的“江湖地位”由来已久,从抗战时期至今,一直聚集着众多高水平版画家。1992年,我国首个专门从事版画收藏、研究、展览的博物馆——神州版画博物馆落户成都,如今已收藏近8000幅作品,成为亚洲版画馆藏最丰富的博物馆。“我们的定位是以版画为主线。”2015年四川美术馆新馆开馆【详细】

【转型】摸着石头过河,有困境也有突破

2016年,已经举办3届的成都蓝顶艺术节有点“撑不住”了。由于政策、资金等因素制约,蓝顶艺术节一度考虑暂时“停办”。巧合的是,演员李亚鹏、艺术家叶永青共同发起的“COART在路上”成都站活动,选在国庆期间落地蓝顶艺术区,蓝顶艺术节这才借势举行。

  回顾2013年到2015年的三届蓝顶艺术节,无不以策划精巧的主题展,以及丰富的配套展览著称。例如2015年的主题展“绘画札记”,不仅呈现了全国各地近20位艺术家的作品,还通过图文、影像、实物等展示了创作思路和过程。【详细】

【争议】捆绑“商业”,展览难免“掺假水”?

“成都跨界展览的良心之作,现场的声色气韵和空间运用都达到最佳状态,细节注重得‘令人发指’。”1月5日,艺术记者傅晓霞在朋友圈发文,极力称赞一场名为“浮生一席间”的展览。所谓“展厅”,其实是成都龙泉驿区一间主打“茶空间”的生活馆。油画家王崇学的作品与现场家具巧妙结合,营造出雅致的艺术氛围。生活馆的创始人、摄影家金平坦陈,最终目的是“卖画”和“卖家具”。为此,早在2016年5月开业之初,金平就在这里展出了自己的“榕树下”系列摄影作品。

  艺术展览走进商业空间,2016年的成都似乎特别多见:商场、售楼部、私人会所……【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