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期

刘震云女儿刘雨霖执导《一句顶一万句》,张艺谋女儿张末执导《28岁未成年》,曾志伟儿子曾国祥执导《七月与安生》,朱时茂儿子朱青阳执导《谍·莲花》……今年“影二代”站在银幕背后,走上导演这条路,也走进另外一片天空。
  《夸父追日》《开天辟地》《女娲补天》《精卫填海》……袁珂,我国著名神话学大师,将这些原本散落在《山海经》《淮南子》《归藏》等古籍中的神话故事化繁为简,写就中国神话研究史上第一部神话专集《中国古代神话》。
  因为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美国女子白灵芝和川剧结缘,不仅成为川剧“留学生”,与众多大腕合作演川剧,还翻译川剧剧本,在川剧与美国人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影二代"要靠作品说话
在中国神话里填海追日
川剧“留学生”白灵芝

本期关注

影二代

越来越多的"影二代"走上导演这条路,他们会比常人顶着更大的压力。

刘震云女儿刘雨霖执导的电影处女作《一句顶一万句》正在热映,下个月张艺谋女儿张末的电影处女作《28岁未成年》也将亮相贺岁档,加上之前曾志伟儿子曾国祥执导的《七月与安生》、朱时茂儿子朱青阳执导《谍·莲花》,今年仿佛成了二代电影人“井喷”的一年。
  这些没当明星的“影二代”站在银幕背后,走上了导演这条路,顶着更大的压力走进另外一片天空。

都在剧组磨练很久

和偶像明星一夜成名完全不同,这些“影二代”选择走导演这条路,受的磨练也更多。

  曾国祥从小就对电影产生兴趣,他坦言是受到爸爸曾志伟的影响:“他是演员,我从小自然会关注电影。但他总是演色鬼,小时候我觉得很低俗。”真正让他走入电影大门的,是导演王家卫,“他带给我很新鲜的感觉,原来华语电影可以这样拍!”
  大学毕业后,曾国祥进入导演陈可辛的电影公司工作。刚开始就是打杂,要负责送片子去影城、机场,还要给剧照P图。跟剧组的时候,他从场记做起,慢慢升到第二副导演。“那是一段难能可贵的时间,我现在对待电影制作认真细致的态度,都是从陈可辛身上学来的。”【详细】

台前幕后大牌力挺

当你的父亲是张艺谋、曾志伟、刘震云的时候,你拍起电影来肯定会有很多资源,这是作为“影二代”让人羡慕的地方。比如张末和刘雨霖,都毕业于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导演专业。这是世界公认的最好电影学府之一,想要进这所学校,必须要有知名教授或名人的推荐,两人都是拿着李安的推荐信被录取的。

  张末从来不避讳父亲张艺谋给自己带来的光环,“因为我确实是他的女儿,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但张末也说,导演是她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我还是希望观众能从作品作出对我的评价,通过作品来审视我这个人。”【详细】

前景和钱景都被看好

不要以为“影二代”的崛起是因为关系,他们都知道不可能浸润在父辈的光辉中,特别是作为站在幕后的导演,更是需要自己的硬实力。从目前几位的战绩来看,他们不仅有了优秀的成绩,而且未来前景和钱景都被看好。

  2014年,刘雨霖凭借自编自导的短片《门神》获得第41届奥斯卡学生单元最佳叙事片奖,成为内地第一个获得奥斯卡奖的导演。不仅如此,《门神》还入围30多个国际电影节并获得包括奥斯卡在内的8个国际奖项。而刘雨霖在拍摄《一句顶一万句》的时候,显示出来对影片格局的把控,对拍摄成本的控制都非常成熟,得到业内一致认可。【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神话学家袁珂

这些入选课本的神话故事,都出自我国著名神话学家袁珂之手。

“于是夸父拿着手杖,提起长腿,迈开大步,像风似的奔跑,向着西斜的太阳追去,一眨眼就跑了两千里。”这是人教版小学语文三年级教材下册中《夸父追日》的故事,课本中浅显易懂的语言和精彩的描述,让夸父追日的神话故事深深地印在几代人的记忆中。

  今年是袁珂诞辰100周年,由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研究员王永波牵头编辑的【详细】

与《山海经》结缘

像《夸父追日》这样的神话故事,原本散落在《山海经》《淮南子》《归藏》等古籍中,但对于年轻读者来说晦涩难懂。袁珂,这位中国学界公认的中国现当代继鲁迅、茅盾、闻一多之后的神话学大师,将这些古僻深奥的神话故事化繁为简,写就中国神话研究史上第一部神话专集《中国古代神话》。

  在中国,神话作为一门学科,草创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当时一大批文学家、史学家、语言学家、民族学家从不同的角度来研究神话——顾颉刚从史学角度、闻一多从文化人类学角度、鲁迅从历史文化学角度……在这些先驱的努力下【详细】

一生“神话痴”

从兴趣到学术研究,袁珂的“神话之路”并没有那么容易。在繁琐的案头工作上,袁珂往往要耗上十几个钟头,写故事时,更特别投入其中,常与笔下人物同悲喜。

  长期以来,西方有一种偏见,认为中国是一个没有神话的民族,这深深地刺痛了袁珂的神经。他想理清中国神话的脉络,使之成为既有科学性又有文学性的一门独立学科。
  在担任编审工作之余,他常常遨游于《山海经》《淮南子》《楚辞》中,1947年,袁珂在台湾出版了第一部著作《龙门神话集》。后来,由于台湾局势动荡,1949年,袁珂回到了成都。
  1950年,袁珂的第一部神话研究著作《中国古代神话》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详细】

几十封书信解释中国神话

袁珂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研究神话,半个世纪以来硕果累累,不但在国内影响大,还是国际知名学者。海外学者了解中国神话,多是从袁珂的著作开始的。

  早在上世纪50年代,袁珂的神话著作就被介绍给苏联的读者,俄文版《中国古代神话》在苏联多次出版,每次都要印数十万册,有些版本甚至印了上百万册。为了更好地研究和传播中国神话,有苏联学者不但在书函中多次向袁珂请教,还不远万里,到成都登门拜访。
  “外国人对中国神话很难理解,书中有个炎帝的大臣刑天被砍头的故事,黄帝用宝剑砍掉刑天的头,刑天怨气冲天,仍以双乳为眼,肚脐为嘴【详细】

病榻上的坚守

在病床上,袁珂仍然执着地钻研着神话,他说:“中国神话永远有着鼓舞人志气的力量,它不会使人颓废、消极、动摇,即使在逆境中,也能让人看到光明。”

  “学术是学者安身立命的根本。”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贾雯鹤依然记得恩师二十多年前对他的教导。
  “跟袁先生相处时,聊得最多的是关于神话的研究。他是一个纯粹的学者,大部分时间跟文献打交道。”袁珂对学术的执着和严谨也影响到贾雯鹤,“我现在带学生,也在用袁先生的方法,鼓励学生多读原典,广泛涉猎文、史、哲、考古等学科的知识。”【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白灵芝

白灵芝是第一位参加川剧比赛的外国人

10月18日,川剧“留学生”、美国底特律腹地剧团团长白灵芝又回四川母校了。

  2002年至2005年,白灵芝在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学习川剧,并参加了2003年的“四川省青少年戏曲表演大奖赛”,成为第一位参加川剧比赛的外国人。2005年毕业后,白灵芝返回美国继续深造并攻读硕士学位。但浩瀚的太平洋并没有隔断这位美国“80后”与川剧【详细】

因《四川好人》结缘川剧

白灵芝和川剧结缘,源于著名德国剧作家贝托尔特·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布莱希特曾经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对中国革命十分关注,写出了一批从中国历史和现实中移植而来的作品,《四川好人》更成为其经典之作。

  1999年,白灵芝在美国一所大学读书期间,老师爱德门塔组织学生排演了《四川好人》。白灵芝在剧中扮演三位神仙之一的东方神仙,这引发她的思考: 为什么布莱希特的这个剧本要以中国的四川为背景?现实生活中的四川人都是什么样的?……这些问题,让她对四川生出许多向往来。
  在一家美国公司的支持下,2000年8月,白灵芝来到北京教育学院学汉语【详细】

与众多川剧大腕合作

2002年6月,大学毕业的白灵芝申请到一笔基金资助后,回到成都,计划学习川剧。

  白灵芝回忆说,当时自己汉语还说得不好,问了很多人找了很多地方,结果大家都以为她是想看川剧,将她引到茶馆里去。但当她向茶馆里那些唱川剧的人提出收自己为徒之时,人家都婉拒了。
  一天,白灵芝在九眼桥附近偶遇了几个穿着印有“四川省川剧学校”衣服的女孩子,通过她们才打听到学习川剧的学校——四川省川剧学校(今四川艺术职业学院)。
  经过申请和学校的特别研究,2002年10月,白灵芝终于成为一名【详细】

翻译六部川剧剧本

2005年,白灵芝从四川艺术职业学院毕业后,回到美国继续学习艺术。之后,她又创办了腹地剧团,进行戏剧实验。“川剧中的唱念做打,尤其是肢体动作和虚拟表演的艺术表达,对我在研究生期间的学习和如今的创意有很大影响。”白灵芝说。

  此后每隔几年,白灵芝都要回四川。而每次回来,她都会带一些艺术交流的项目,搭建川剧与西方文化交流的平台。
  2011年,白灵芝带着剧团回到母校,和师生们进行交流,探索如何将川剧传统的戏曲身段、程式、基本功等融入到美国的戏剧表演中。双方还一起合作实验【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