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期

4月23日,第25个世界读书日。书香天府,从城市到乡村,从楼宇到田间,不是每年一次的热潮,而是日久天长的生活方式。从古至今,从乡场上建起的第一间图书馆到眼下遍地开花的“3+2读书荟”,乡村阅读的蓬勃开展,正是天府文化蓄力积淀的另一种景象。
  变身升级!百年“老戏窝”悦来茶馆开始拆除重建,2022年底,拥有“双剧场”的成都川剧艺术中心将全新亮相。作为不少戏曲界人士的起航之地,这里也留下了许多戏迷溢满茶香的铿锵记忆。
  台下没有观众的“小剧场”,被210万人线上“围观”——《晏山河》,这部成都原创小剧场剧目,筹备半年,受疫情影响,最终以线上免费直播的方式首演,竟意外试出不一样的“古蜀神话”。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以文铸魂
四川戏曲
线上直播

本期关注

承自文翁,百年乡村阅读的上下求索

2020年4月23日,第25个世界读书日。

在四川,全民阅读的“全”,从城市到乡村;书香天府的“香”,从楼宇到田间。近日,成都作家朱晓剑的新作《铸魂:百年乡村阅读》由成都时代出版社推出,在这部13万字的书稿中,朱晓剑以大邑县为主,梳理了川西平原近百年的乡村阅读史。从古至今,从乡场上建起的第一间图书馆到眼下遍地开花的“3+2读书荟”,乡村阅读的蓬勃开展,正是天府文化蓄力积淀的另一种景象,其强劲持久的生命力,终迎来遍地书香。

文翁兴学 全民阅读始于教育

朱晓剑考证了史实,认为西汉汉景帝末年,来自安徽舒城的文翁担任蜀郡太守,在成都提倡读书,成都的阅读风气有了新气象,且影响深远。“虽然是设在都市里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学校,我们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其实这些学生的来源不只是城市,也有周边乡村的学生。”朱晓剑称文翁为川西阅读的“领读者”。对于这段历史,记者从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谭继和那里也得到了证实。谭继和说,汉代蜀文化曾达到“文化弥纯,道德弥臻”境界,靠的就是文翁以人文化蜀,转型为书香阅读社会的风气。“文翁兴学不仅极大地推动了汉代文化教育的发展,也推动了全民阅读的风气蔚然兴起。”【详细

耕读传家 抗战期间乡村阅读都未停止

“从古至今,四川有耕读传家的传统”,在谭继和看来,这就是“书香天府”。“天府之国,历史上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古以来都注重阅读文化。不仅是读书人喜欢读书,就连普通的老百姓,包括生活在乡村里的,靠耕地种田为生的村民,都爱读书。他们挑着锄头,锄头上挑着经书,这就是锄经文化。”谭继和提到宋代成都、涪州草市上卖竹箍卖甜酱的老翁,也是边读易经边做买卖,还难倒了年轻的程颐、程颢,两兄弟不得不佩服“易学在蜀”,足见蜀人阅读当时已成社会风气。“唐宋成都府邛窑和玉堂窑生产全国独一无二的省油灯,是专门为读书人夜读创制出来的,可见蜀人对书香的崇敬。”【详细

助力全民阅读 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朱晓剑说,他对乡村阅读的上下求索,缘于2018年的一次偶遇。当时,朱晓剑与两位朋友计划到邛崃的高何镇考察民俗,路上,他们聊起了阅读。朋友告诉他,这里有一个女企业家做的书店,朱晓剑好奇了,像高何这样典型的山区小镇,做一家书店靠什么盈利?或者说,这位老板做这个书店是因为喜欢书还是别的缘故呢?带着这些疑问,他决定去探探究竟。“这是一个典型的川西小镇,街道只有一两条,也许是因下雨的缘故,街上行人和车辆稀少,书店坐落在小镇主街上。”映入朱晓剑眼帘的书店,左边是一家理发店,右边是一家皮鞋店,都比书店显眼。一位朴实的当地大姐是“店长”,打开书店门,朱晓剑看到了书店的真面目:靠墙立着数个书架,图书数量并不算多,有法律、生活、健康等类别的图书。可以看得出来,书店更多的是满足当地的阅读者需求。“我想起多年前在故乡小镇上,是多么渴望有这样一个可以容纳思考、阅读的场所。”朱晓剑很感慨。【详细

志愿者发力 三加二不只等于五

乡村阅读任重而道远。更多的志愿者正纷至沓来,用朱晓剑的话来说,“这是一群爱书爱到死的人”。

8年来,朱晓剑参加过很多乡村阅读活动。他的女儿说:“老爸时常去大邑、蒲江、邛崃等地参加各种阅读活动。这是爱书人之间的互相倚靠。我从这交往中看到了爱书人的相互支持,那是无私的。”朱晓剑不记得每一次活动志愿者到底有多少位,但从每次参加志愿活动的新面孔来看,不少年轻人对这样的乡村阅读活动是有着期待的,而且一旦加入,便全力以赴。【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市井茗香中更迭的戏曲人生

"疫期剧场一直关闭,悦来茶馆目前正在重新打造。"施工现场的工作人员说道。

4月17日中午,记者路过成都华兴正街的锦江剧场,发现位于剧场西侧的悦来茶馆已堆满土石和杂物,橙色的挖掘机正在施工,依稀能在废墟上分辨出悦来茶馆的八字青瓦屋顶。
  随后,成都市川剧研究院院长雷音证实:“悦来茶馆在3月23日已开始拆除重建工作,随后锦江剧场、成都川剧艺术博物馆也将进行改扩建,预计2022年底完工,它们将组成焕然一新的拥有‘双剧场’的成都川剧艺术中心。”

设计:中国红外观+双剧场 打造“有戏有茶”的潮人聚集地

“悦来,近者悦,远者来”。悦来茶馆始建于清末,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最早这里有梨园祖师李隆基的庙宇,近代川剧史上最重要的演出团体“三庆会”曾在此萌芽,新中国成立后悦来茶馆多次修缮、改道开门。几乎每一代著名的川剧艺术家、不少戏曲界梅花奖获得者、民间戏曲艺人都曾在此演出,被西南票友们亲切地称为“戏窝子”“根据地”“文化地标”。
  雷音告诉记者,随着时代的发展,近年来包括悦来茶馆在内的川剧演出场地设施已较为陈旧、功能也比较单一、场地相对狭小,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川剧表演的效果,限制了川剧艺术发展,因此在今年启动“川剧艺术中心改扩建”项目。【详细

追忆:蓝光临等名家曾在此演出 李伯清“散打”在此走红

拆除前,约2300平方米的悦来茶馆,各厅由有关专家制作楹联、匾对及川剧曲牌命名,保持着古朴的庭院式风格,建有仿古式万年台。每周定期演出川剧精品折子戏,由成都市川剧研究院优秀的老、中、青演员以及梅花奖获得者等轮流演出。
  “我十多岁初来成都就到这里看戏,那时候,观众边喝茶边看戏,好不热闹。”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获得者陈巧茹说,后来她登上悦来茶馆表演,也带着一批批川剧人在此演出,“在茶馆表演离现场观众更近,也督促自己每一个细节都要严格要求自己。”【详细

回应:边喝茶边看小戏 品味梨园百年风尚

韩立在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工作了大半辈子,他先是从事舞台管理工作,5年前转岗到悦来茶馆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初,悦来茶馆一进门就像是公园一样敞亮,庭中一口天井直望蓝天。”韩立回忆,茶倌们提着长嘴铜壶疾步穿梭在长长的走廊上。茶客们坐在竹椅上翘个二郎腿,要一碗现冲的盖碗茶,然后边喝茶边摆龙门阵。早期的茶客,有登三轮车的、做零工的、挑扁担的,他们爱听接地气的川剧,爱听与他们生活有共鸣的相声。如今,茶客群体来自各行各业,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从线下到线上,《晏山河》试出不一样的“古蜀神话”

《晏山河》是成都新锐小剧场——一出艺术剧场出品的原创开年剧目

4月15日晚,不少文化爱好者在微信群里争相转发一条名为“《晏山河》原创古蜀神话肢体剧”的直播链接。点进链接的不少网友开始好奇:古蜀神话题材和世界顶级的太阳马戏团的演员究竟能碰撞出什么火花?当晚8点钟,演出准时开始。50分钟的直播,伴随着网友线上聊天送来的虚拟“鲜花”“鼓掌”“红包”,这个谜底逐渐被揭开。

台下没有观众的“小剧场”,被210万人线上“围观”

首演结束当晚,一出艺术剧场艺术总监蒋维昕硬是花了近半个小时,专门去核实直播数据是否准确。平时小剧场演出能容纳207人,这次线上演出却吸引210万人次观看,让团队成员们既开心又“受宠若惊”。蒋维昕和独立音乐人KUN,一起制作《晏山河》的原创音乐。“我深知作品有很大提升空间,但能收到这么大的关注量和好评,除了有大家的喜爱,更多的是大家的鼓励吧。”蒋维昕说道。【详细

望生灵见天地,柔韧肢体诠释原创古蜀神话

《晏山河》的开头,一只长满羽毛的白色小神兽在舞台灰色的幕布中央先探出头环顾四周,它先伸出手,再小心翼翼地伸出脚,充满好奇地来到人间游玩。随后,巫师登台,她一会儿穿梭于吊环之间来回摆动,一会儿仅仅用双脚勾住吊环倒挂在半空中,在极限的杂技动作中展现出肢体刚柔之美。望帝和巫师在河滨举行祭祀活动,与天地神灵沟通,伴随着带有一丝神秘味道的萨满风格音乐,神秘的古蜀文明故事,就这样在舞台上徐徐展开……【详细

世界顶级马戏团成员,成都杂技伉俪归故乡

在《晏山河》的演出中,有一段双人表演片段,令不少网友印象深刻。他们借一根羽毛的力量,用杂技中的平衡术,来展示鳖灵与巫师女儿偷食禁果后带来的失衡。这段平衡术还融入源自法国的双人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主演该片段的伍一、林怡夫妇,均来自被称为“加拿大国宝”、世界顶级的太阳马戏团。伍一是中国最早加入太阳马戏团的中国人,而林怡凭借蹬伞的绝技,成为当时太阳马戏团唯一担纲单人节目的中国人。两人积攒的荣誉有很多:第25届法国明日杂技节银奖、全国杂技比赛金狮奖、第27届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根特奖、出彩中国人第二季总决赛3强……【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