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记者:马占福是怎么牺牲的?

董贵生:当时在729高地,他冲上去堵炮火筒。1米2长,敌人推出来准备打,他就推进去,用胸口堵住。战斗结束后,他被授予“黄继光似的战斗英雄”称号。当时这样的情况多得很嘛。

记者:当年你们是如何做出承诺的?

董贵生:都是在冲锋前说的。1984年4月28号老山打响第一枪,4月30号我们者阴山打响第二抢。我们31师92团的,冲锋前大家互相就承诺,哪个死了,父母由活着的兄弟伙照顾。战场上,大家都打得互相认不出来。两个人碰到了,整张脸都是黑的,眼睛都看不清楚。终于认出来了,就骂:“你狗的还活起的嗦?”骂完就抱在一起痛哭。

记者:那么多战友阵亡,你印象最深的是谁?

董贵生:好几个指导员,好多战友就在我面前倒下。张林辉死之前,眼睛鼓起多大给我说:“班长,你说的话你要兑现,我的妈妈你要照顾。”

2
记者:当时怎么回事儿?为啥战友的妈妈要提刀砍你?

董贵生:那是第一家,我又不懂,带着阵亡通知书,钱、粮票、白糖就去了,我心想把东西放在那儿就走。走拢了,杨模山的父母都在,妈妈当时在切猪草。我说你们是英雄的爸爸妈妈,你们的儿子英勇杀敌,为保护战友,已经光荣了。妈妈耳朵又有点背,等到听清楚,站起来提起刀就跟到我撵,一边撵还一边吼:“我不要这些东西,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记者:听说你现在管好多牺牲战友的妈妈也叫妈妈,你当时怎么会想起来这么做呢?

董贵生:我们在战场上有承诺,要照顾牺牲战友的父母。我去阵亡通知书,所有的妈妈都不要钱,就要儿子,还说要去找部队儿子还来。天底下,最造孽的就是妈妈了,好多直接哭晕死过去了。他们没有了儿子,我肯定要替儿子奉养他们,所以我就给妈妈们说,以后,我就是她们的儿子。

3
记者:为什么你会设置这个安息地呢?

董贵生:发阵亡通知书之后,想到兄弟伙们,走到面前就倒下,想到就要哭。我想给他们设个安息地,也有人给他们上柱香倒杯酒点支烟。有人说我搞封建迷信,没上过战场的人是没办法理解的。我有时候生意不好,就抬个椅子泡杯茶,坐在这儿跟他们摆一下,想到他们,就觉得咋都好过。

记者:其实这么多年,你做这些事,有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

董贵生:肯定有嘛,原来还在老店的时候就有人说我脑壳有问题,一天到晚把战友供起,搞封建迷信。他们没打过仗,永远理解不了。我们在一起打仗,我们是生死战友,我们许过愿,跟现在和平时期的人比起来,是两个概念。我坚持了这么多年,终于社会开始承认了。习近平主席说正能量,我不懂啥叫正能量,但我晓得中国自古以来讲道、义、孝,孝在最前面,承诺最关键。

记者:为什么你会想起来带妈妈们去麻栗坡?

董贵生:我看着妈妈们年纪越来越增长,最小的也有79岁了,我去看他们,他们也爱到我这儿来。有时候妈妈来上香,一边上就一边说:“儿子,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去麻栗坡看你哟。”那种感觉很凄凉很伤感,我就想一定要把他们接过去看看。

记者:到现在有多少父母去世了?为他们你花了不少钱了吧?

董贵生:现在也有30多位父母去过了,这么多年我也花了七八十万了,就是香一年也要七八千嘛。但我当到天说,这个不能以钱来衡量。在我肩膀上,都走了4位妈妈了,我要抓紧时间。

4
记者:其实你不管这些事,生活会更好。你后悔过吗?家人支持吗?

董贵生:后悔个铲铲,当时都许下承诺了。看到战友躺这儿,没有任何后悔。我们一家人军人情节都重,儿子也是退伍军人,老婆当年还给我佩戴过红领巾。

记者:今天天气这么好,听涛园也没啥客人,你们平时生意也这样?

董贵生:现在这个地方被征用了,主顾些也不来了,我都亏损了两个月了,着急得很。

记者:那你选好新地方了吗?

董贵生:选了,在温江公平镇,也在芙蓉大道上,我连租金都交了。但我现在最头痛了,想修房子不批啊。我搭点板房,要给战友的安息地继续弄起。还想修三五间房子,装上空调,妈妈些来了也好住。95%的妈妈都喜欢到我这儿来,不让我修,这些咋个弄嘛?关键是搬了,我不可能把战友丢在这儿。我1000多号兄弟,天天喊到名字,丢下了,哪个给他们点烟倒酒?我去麻栗坡,咋个有脸去见他们?

  记者手记: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决定去采访董贵生之前,我真心有点小激动。一见面我就说,我们以前有跟老山前线的解放军叔叔通信。园子里,虽然没有客人,但络绎而来者,都是知道董贵生事迹的、不同年代的退伍军人。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叔叔们开心地回答我,他们也收到过信,也收到过鞋垫、红领巾之类。可我突然发现,我只知道老山,并不知道还有个者阴山。我更不知道,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叔叔”,好多当年也还只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青春,还不及在他们生活中盛开,他们就远离了这个世界。【详细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今年52岁,时至今日仍在践行着冲锋前与战友间的承诺:“哪个死了,父母就由活着的兄弟伙照顾!”28年来,他一直替27名阵亡战友尽孝,成为27对父母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