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期

成都,是全球罕见能够看到7000米以上级雪山的特大城市。千年前,杜甫在成都留下“窗含西岭千秋雪”的名句,而如今成都有种“天气预报”,叫“开窗见雪山”。2018年上半年,成都共有30天能在主城区见到雪山,其中6月中就有14天能在成都市区遥望到雪山。
  广元昭化柏林沟,这座藏匿于巴山丛林中的小镇,远在秦汉时期就为葭萌故地,如今,以关羽封地、关兴墓、马超衣冠冢等为代表的三国文化,以魁星楼、夯土墙民居等为代表的建筑文化,以金钱棍为代表的川北民俗文化,在这里相互融合、相互映衬,诉说着蜀道的前尘往事。
  继《故宫的风花雪月》《故宫的隐秘角落》《在故宫寻找苏东坡》“三部曲”之后,著名散文家祝勇又推出一部“故宫美文”《故宫的古物之美》。这次,他用文字建造了一座“纸上博物馆”,连缀起一部故宫里的艺术史,再现中华文明的营造之美。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在成都遥望天边的雪山
一里老街诉说蜀道往事
《故宫的古物之美》

本期关注

成都的“雪山”

如今成都有种"天气预报",叫"开窗见雪山"。

“温江山间彩虹”“彭州九顶山方向晨曦”“小雪隆包日照金山”……7月3日清晨5点52分,“在成都遥望雪山”QQ群(以下简称“雪山群”)已炸开锅,来自双流、郫都、温江、成都市区的网友按下快门,纷纷汇报“遥望战果”。
  当天7点11分,一份《2018年7月3日观山记录》在新浪微博新鲜出炉,成都上百公里外的大雪塘、华西雨屏峰、九峰山……在天边一字排开,张张照片清晰【详细】

纪录:上半年成都有30天能遥望雪山

据雪山群《2018上半年成都遥望雪山记录》统计:2018年上半年,成都共有30天能在主城区见到雪山,其中2018年成都首次肉眼可见雪山的日子为1月16日,比去年的3月13日提早了近两个月。

  今年6月10日前后,距成都主城区直线距离约120公里,海拔6250米的四姑娘山幺妹峰,几乎以“高清大图”的呈现方式,出现在成都市区鳞次栉比的高楼背后。当天,“幺妹”腰间系一条洁白雪线,山峰一侧被粉红朝霞照亮,恰似少女的“腮红”,让城市多了诗意。
  提到2018年成都上半年的观山情况,雪山群里热爱摄影的“追峰人”抑制不住兴奋。“今年被‘幺妹’连续‘撩’了7天,突破去年连续6天的记录【详细】

拍摄:新视角让雪山不再“高冷”

2018年,成都雪山摄影师不再满足拍摄单独的雪山,他们或把雪山与人们日常生活场景相结合,或拍下雪山伴随的天象景观等,让“高冷”的雪山走近寻常百姓家。

  老拍雪山不会腻吗?今年成都雪山有什么新玩法?怎样才能拍到雪山?记者专程探访了几位资深雪山摄影师。
  “光华大道上有个新点位。”6月13日一早,成都拍雪山界的“大神”田相和的手机就没停过,不少爱好者看到他在朋友圈新发的傍晚雪山图,纷纷“讨教”,到底在哪才能拍到这样的照片。原来,这张照片一改往日多以高楼为背景的视角,市民仅在平地马路,透过车辆川流不息的街道和整齐排列的路灯【详细】

成员:“学霸”考究出古诗文中的雪山

雪山群中有不少“学霸”,他们一直从科学的角度去论证和推动“成都观雪山”这项活动,最近雪山群的伍松,还考证出除了“窗含西岭千秋雪”以外的古诗词里的成都雪山。

  自2012年成立至今,雪山群已走过6个年头。目前,雪山群从最初的寥寥几人发展到有1291位成员,其中不乏“学霸”。今年7月从四川农业大学毕业的伍松,就用8000字长文,考证“古诗文中的成都雪山”,作为自己的毕业礼献给母校。
  伍松发现,关于古人看雪山,杜甫《绝句》中的“窗含西岭千秋雪”并非唯一的一句,也不是最早的一句。目前他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一句是西汉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的《白头吟》,其中有诗句“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意为爱情【详细】

魅力:雪山有望成为城市生态名片

全国范围内,能看到雪山的城市并非成都一座,但成都是唯一一座能在主城区看到7000米以上级雪山,并拥有千万级人口的特大城市。此外,成都遥望到的雪山多为亚热带雪山,每座山拥有2-5个垂直自然带生物多样性,这使“雪山”有望成为成都的一张城市生态名片。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执行总编单之蔷曾撰文分析,成都并非国内唯一能看到雪山的城市。新疆地区的乌鲁木齐、阿克苏、喀什能望见天山。西藏的定日、札达、波密、当雄等县也被雪峰簇拥环绕。甘肃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敦煌都能看到南面祁连山上的雪峰,不过是季节性的。至于云南丽江的玉龙雪山、大理的苍山十二峰就被更多游客所熟知。【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柏林沟古镇

这座藏匿于巴山丛林中的小镇,远在秦汉时期就为葭萌故地。

在广元市昭化区境内,有一个地方因柏树成林而得名——柏林沟,它是米仓道分支利阆古驿道的重要驿站,东出夔门,西达成都,北通西安,南接重庆。这座藏匿于巴山丛林中的小镇,远在秦汉时期就为葭萌故地,明代改为葭萌驿,清代则改为柏龙乡,现在是柏林沟,其镇址所在的向阳村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6月25日,记者走进柏林沟。以关羽封地、关兴墓、马超衣冠冢等为代表的三国文化【详细】

山野荒冢埋忠骨,至今凭吊三国良将

柏林沟,以路兴街,素有三国蜀道重要驿站之称,现存的三国时期遗迹有蜀汉龙骧将军关兴墓、蜀汉大将军马超衣冠墓等,最值得称道的是汉寿亭侯——关羽的封地。

  公元前316年,秦灭蜀后,在嘉陵江西岸(今昭化古城)建葭萌县。公元128年,东汉时期,葭萌县因地域辽阔乃在柏林沟设置分治机构,位于今柏林镇政府附近。由此可见,柏林沟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
  公元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后,葭萌县治拆迁至东山下(今广元老城),并更名为汉寿县。刘备在汉寿县囤积重兵,北可入汉中北伐,又可兼顾利阆道方向的防御。作为葭萌县分治的柏林沟战略位置有所降低,改为柏林驿。此后,随着入蜀主路的改道【详细】

古刹老街写春秋,留存千年蜀道记忆

早在西汉时期,柏林沟就兴有街市,商贸往来频繁,后因主蜀道改道,昔日的繁华渐渐隐于萋萋山野。然而,正是这种境遇,让柏林沟古建筑得以保存,街道两侧的穿斗结梁式清代建筑,被乡土建筑专家季富政称为存留在世的川北民居“标本”。这里也是西南地区唯一保存完整的“夯土古镇”。

  柏林沟古镇,临水而建,依山起势,呈“丁”字型展开。记者从镇口进入老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刹“广善寺”。“该寺始建于东汉,稍微晚于洛阳白马寺,是古代我国腹地上建立的第二批佛教寺庙之一。”舒天元说,盘踞在寺庙的几株古柏,就表明了古镇的身世。
  据清乾隆壬戌碑记:“柏林沟广善寺为汉代名刹,寺前大柏树一株,院内二株【详细】

民间艺人话风情,一根细竹竿延续百年民俗

在柏林沟,除了追寻古人的足迹,还能领略到延续百年的民俗文化。金钱棍,起源于清代嘉庆年间,是一种当地老少皆知的娱乐方式,被称为川北民俗“标本”。而岚桥爱情故事传说,被改编成剧本《岚桥会》,搬上戏剧舞台。

  “一唱柏林风光好,山峦俊美花木繁,锦鲤天鹅嬉碧湖,云外水乡桃花园;二唱三国古驿站,米仓官道沧桑变,古街古墓古寺院……”一首金钱棍《十唱柏林沟》漫过小镇古老的青石板路,10多名表演者手持竹竿,腰缠红绸,边唱边跳,铜钱互相碰撞发出哗哗的声响,丝带随之飞舞,气氛非常热烈。
  “表演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随性而编,随性而演,或农家小院,或田间地头【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故宫的古物之美

用文字建造了一座"纸上博物馆",连缀起一部故宫里的艺术史,再现中华文明的营造之美。

继《故宫的风花雪月》《故宫的隐秘角落》《在故宫寻找苏东坡》“三部曲”之后,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当代著名散文家祝勇又推出一部“故宫美文”。这次,他用文字建造了一座“纸上博物馆”,连缀起一部故宫里的艺术史,再现中华文明的营造之美。
  7月8日,祝勇携新书《故宫的古物之美》亮相成都,为大家讲述了书中所涉及的18类国家宝藏的前世今生,并支招四川文创【详细】

近水楼台书写故宫系列

自2011年进入故宫工作以来,祝勇一边在一座又一座宫殿里追寻尘封的历史,一边用心去挖掘那些厚重的古老文明,一旦走进去,他“感觉就像一粒沙被吹进沙漠,立刻不见了踪影”。祝勇直言:“故宫让我们收敛起年轻时的狂妄,认真地注视和倾听。我曾笑言,那些给自己挂牌大师的人,只要到故宫,在王羲之、李白、米芾、赵孟頫前面一站,就会底气顿失。”

  得天独厚的工作优势,让祝勇与众多珍贵文物有了近距离的接触机会。“在我看来,文物和人一样,是有生命的,有情感、有呼吸、有记忆。它们经历了无数坎坷,甚至绝处逢生出现在我面前【详细】

精挑细选,窥一斑见全貌

继“故宫三部曲”之后,祝勇再次以集记叙、诗歌、论说等于一体的大散文手法,精选故宫18类藏品,推出《故宫的古物之美》。18类藏品,包括商周青铜、秦俑汉简、唐彩宋瓷、明式家具、清代服饰等。

  提笔之初,祝勇有过担忧:“这注定是一次费力不讨好的努力。”原因是,故宫收藏的古物,多达186万多件(套)。在庞大的世界面前,写作是那么微不足道。但也正因为如此,祝勇决定要把这本书创作出来,“迄今为止,尽管故宫博物院已付出极大努力,古物展出率,也只有0.6%。也就是说,有超过99%的古物,仍难以被看到。所以【详细】

理解何为美,方能传承美

祝勇说:“看到美,美不是奢华,不与金钱等值。美,是一种观念,一种对生命的态度,是凡人的宗教,是我们为烟火红尘里的人生赋予的意义。了解这一点,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古物之美。而现在的人,对美的感受力越来越迟钝,没有古人的那种智慧了。”祝勇希望这本书能唤醒人们心中对美的激情,“这些古物都是了不起的中国古物,是值得我们骄傲并去传承的华夏文明。”

  谈到传承,就不得不谈到如何去传承。怎样让“国宝”活起来、火起来?近年来,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热门栏目《国家宝藏》,还有故宫的文创产品、趣味推文都得到了公众热烈的回应。通过这些方式和途径,人们对博物馆里的古物【详细】

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