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期

1985年1月,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正式成立,四川省图书馆成为首批成员馆。30年来,省图的何先进和同事们一起,按下200多万次快门,抢救拍摄馆藏珍贵文献2527种。
  近年,流行于英、法等国的洞穴探险在国内逐渐兴起。在四川洞穴探险队队长晋浩看来,洞穴探险是一个综合性的“学科”,涵盖了水文、地质、动植物、人文等多方面知识,不仅是一项户外运动,同时具有很大的科研价值。
  今年初,“百部看四川”发布《从拾荒者到书法家》,巨笔书法家张贵生为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书赠“和平”二字之事,也为更多人知晓。从最初习练书法到如今“运巨笔如飞”,张贵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看人生百态,品世俗百味。在这里,天府周末与你每周相约。

更多
让珍贵典籍"再活500年"
地下洞穴的奇妙冒险
"巨笔书法家"张贵生

本期关注

缩微

缩微技术不仅能够真实反映文件原貌、节省存放空间,其不可更改的特性也让其具有法律效力。

8月23日,由国家图书馆主办,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以下简称“缩微中心”)、四川省图书馆等单位协办的“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工作成果展”在四川省图书馆开展。
  除了回顾1985年至今,缩微中心与全国25家成员馆对馆藏珍贵文献进行抢救性保护的成果之外,还利用便携式缩微阅读机,将四川省图书馆的镇馆之宝——《洪武南藏》的缩微胶片展现在每一个普通读者面前。【详细】

珍贵典籍拍照 “延寿”500年

缩微技术,即采用专门的缩微拍摄器材,把经过编排和整理的文献拍摄到感光胶片上以长期保存,并利用数字还原的方式,对文献加以管理的技术。

  国内的图书馆大规模使用缩微技术,最早是为了抢救珍贵典籍和文献。
  1982年6月,著名学者任继愈到山东曲阜查阅孔府档案,却发现其损毁情况严重,保存状况堪忧。他随即写信给中央领导,建议采用缩微技术对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进行抢救并得到批复。
  抢救珍贵文献,任继愈为什么会建议采用缩微技术?四川省图书馆馆长何光伦介绍【详细】

《洪武南藏》拍了一年 放大58倍也清晰

四川省图书馆第一批抢救的对象,是列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历代典籍。这其中,重中之重便是四川省图书馆的镇馆之宝《洪武南藏》。

  “受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小组委托,我们于1985年6月,启动了《洪武南藏》珍善本的试拍工作。”何先进告诉记者,四川的缩微工作比全国其他地方开始得都要早。
  《洪武南藏》一共678函,1600部。何先进告诉记者,2台缩微摄影机,4位工作人员一天8小时的工作,用了一年时间才拍完整套《洪武南藏》。
  馆藏的善本古籍并非一拿出来就开拍。在履行手续将善本古籍调出库房之后【详细】

一拍成本一元钱 三套库存保安全

缩微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已经抢救的缩微文献中,至少有70%的原件已经不再提供一般阅览服务,因此,缩微文献的读者服务率相当高。

  能够放大58倍依旧清晰,和缩微拍摄使用的胶片也有很大关系。据何先进介绍,缩微胶片都是从日本和美国进口的专用无孔胶片。“银离子特别微小,感光度很低。”何先进说使用这种特制胶片,加上冲印等费用,每一拍的成本大概在一元钱左右。
  而为了确保胶片的质量,每拍摄完一定数量的胶片,都会有专门的技术人员用专用阅读器、密度计、显微镜等检测设备对母片进行严格的检查。【详细】

补缺与数字缩微 化解藏与用的矛盾

在抢救拍摄珍贵古籍文献的同时,在缩微中心统一协调下,各地图书馆还在全国调派人员,开展了大规模的文献补缺工作。30年间共补缺报纸1180钟,224余万版,期刊上千种,近2万期。

  缩微文献之所以重要,还在于其完整性。何先进说,对于缩微工作而言,补缺非常重要,同样也非常繁琐。
  在抢救完第一批进入国家古籍善本目录的图书之后,四川省图书馆随即启动了旧报纸、期刊的缩微工作。“报纸是最难保存的文献之一,”何先进说,为了补齐馆藏的报纸期刊【详细】

图集

本期关注

洞穴探险

洞穴探险必须经过专业培训并携带专业设备,同时还需要缜密默契的团队协作。

8月27日,天气晴好,晋浩带着几名爱好者,来到乐山一个地下洞穴探险。
  出生于1985年的晋浩,是四川洞穴探险队队长,2009年开始从事洞穴探险,现为一名职业洞穴探险队员和领队,多次参与中央电视台《地理中国》录制,探索国内洞穴数百处,还曾多次参加并组织中法、中英的联合探险活动。【详细】

在地下发现“另一个”世界

最初与洞穴探险结缘,是由于一部国外关于洞穴题材的科幻电影。虽然电影是虚构的,但让晋浩对地下开始产生好奇和向往。

  2009年,他约上一个朋友,一起到成都邛崃一个地下洞穴进行探险。“那个洞不大,我们进去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出来了。”晋浩告诉记者,从此之后,他就迷上了这项运动,开始了自己的洞穴探险之旅,如今已在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湖南、陕西以及老挝等多地进行了数百次洞穴探险活动。
  越往地下走,晋浩越感受到地下世界的神奇和精彩。2013年,晋浩与【详细】

科学探洞很讲究

2010年,晋浩成立了四川洞穴探险队,并由他担任队长,从最初的4个人发展至今,已有了20多个相对比较稳定的成员。

  晋浩告诉记者,云贵川高原、广西、湖南等地,洞穴资源都非常丰富,但这项运动却在国内十分小众,有名的洞穴几乎都是由国外的探险队员所发现。虽然近年来由于影视作品的影响等,洞穴探险开始被大众所认知,逐渐揭开面纱,但依然不够普及。“现在国内有经验且相对比较成熟的探险爱好者,应该不会超过500人,但在英国和法国,至少有几万人。”
  同时,晋浩认为,国内对于洞穴探险的认知,也还存在很多误区【详细】

珍惜大自然的瑰宝

随着探洞人数的增加,晋浩却开始担忧洞穴的保护和环境问题。

  在成都附近有一个洞穴,由于风景壮美且安全系数较高,有不少人都会到那里进行探洞活动。但让晋浩觉得十分痛心的是,随着去的人增多,那里开始出现了人为造成的破坏,不少人看到洞穴里美妙的钟乳石、水晶石等,总是忍不住掰一块带走。
  此外,还有随手乱扔的包装袋垃圾。“很多洞穴都是经过长达上亿年才形成的,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瑰宝。”晋浩说,洞穴探险,应该是发现而不是征服。【详细】

【小贴士】洞穴探险 安全第一

随着洞穴探险的兴起,意外事故偶有发生。在晋浩看来,目前国内洞穴探险的前期知识普及、专业培训方面是空白,同时,与登山相比,国内也还没有专门的洞穴探险领队的资质要求和评判标准,也没有专业救援队。

  晋浩提醒,没有技术没有装备的爱好者贸然下洞非常危险,这项运动一定要有经验的人陪同进行。

图集

本期关注

巨笔书法家

从最初习练书法到如今"运巨笔如飞",张贵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8月27日中午时分,成都锦里游人如织。闹中取静的“锦里书苑”中,法国画家马克正和这里的主人、巨笔书法家张贵生兴奋地攀谈。2015年,马克从朋友那里偶然了解到张贵生的巨笔书法,好奇之下不远万里从法国专程前来拜访,此番则是两人再度在蓉城交流艺术。
  今年初,“百部看四川”发布《从拾荒者到书法家》,张贵生为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书赠【详细】

红泥水废报纸,练出巨笔书法家

跟许多书法家的工作室类似,“锦里书苑”也摆满了文房四宝,不过规格却大得多。记者提起一支毛笔,只见笔腹足有小臂那么粗,重量估测约有数斤。张贵生习惯写完字不洗笔,毛笔必须在这种条件下保持韧度,因此其质地多为马毛、牛毛甚至人造纤维,而非羊毛或黄鼠狼毛。

  常规执笔法显然无法驾驭这样的毛笔,张贵生通常抓住笔杆,饱蘸墨汁后在宣纸上拖动,脚下不断变换方位以完成书写。他也不用墨锭磨墨,而是囤了数十箱墨汁,每次创作便倒出10多瓶。其他工具也大得吓人,10厘米见方的印章,盘子大小的印泥盒子【详细】

沙中作书练臂力,36斤棉纱当毛笔

后来,张贵生经济压力缓解,能将更多时间和精力用于精进书法技艺。“书法界有句俗话,叫做‘一张好纸,三千废纸’,我自己是‘一张好纸,三万废纸’。”

  张贵生注意到,除了“榜书”之外,传统书法对于“大字”的书写不是特别关注。“有些摩崖石刻虽然字很大,但并不是直接写上去的,而是在地上做好模子后刻在崖壁上。”加之时间、精力和经济上的宽裕,张贵生开始了巨笔书法的探索,这一写就是10多年。
  练习巨笔书法伊始,张贵生便抱定信念:必须站着在书案上写【详细】

图集